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曲韵曲牌曲谱与莆仙戏曲牌

    曲韵曲牌曲谱与莆仙戏曲牌

      俗语说:做诗、填词、制曲。做诗用的辞书是《诗韵合璧》,用平水韵106韵。填词用的辞书是《词林正韵》,用106韵平水韵,分为十九部。制曲用的辞书就大不相同,较之诗、词韵书复杂。

      曲韵。北曲以《中原音韵》为准,“平分阴阳,入派三声”分为十九部。南曲以《洪武正韵》为准,平上去统押的二十一部,入声单押的八部,共二十九部。曲的韵位由曲牌而定,而曲的韵位要求比诗词严,四声不得易用,尤其是尾句韵脚。曲文曲字用十九部韵目入曲的是北曲(元曲为代表),用二十九部韵目入曲的是南曲(昆曲为代表)。

      诗律宽,词律严,曲律倍严。曲与词句式都是长短句,音律要求一样严格,不过曲在实际创作中的组词造句,又不象词那么高雅,一般多顺从口头语,要求浅现通俗,还可以衬字增句,平仄方面平上互代,有所机动之处。

      曲牌。曲牌也叫曲题,俗称“题头”。与词牌相似,每支曲都有它理趣的名字。这个名字来源不一,有来自诗词佳句的,如:《满江红》、《满庭芳》、《沁园春》;有来自地名的,如:《梁州序》、《伊州令》、《八仙甘州》;有来自音节的,如:《步步娇》、《叨叨令》、《节节高》;有数字冠顶的,如:《一枝花》、《十二月》、《一半儿》;还有以方言命名的,时令命名的,人物命名的,花名命名的,寄托感慨的,感怀抱负的,不胜枚举。各种辞书记载的各地各流派曲牌不下一、二千支,而常用的只不过一、二百支。不过曲牌的名字与其内容毫无相干,如:《驻云飞》与云飞无关,《红绣鞋》不一定有鞋的内容。

      曲牌有器乐曲牌与文词曲牌之分,前者按宫调系统、律吕分类来体现各地各流派各自的音乐风格,后者则是按句式、平仄、韵位所作的曲文曲字。剧本作者既要精通十二律吕、九宫十三调的器乐格律,又要熟识内涵廿九韵、十九韵诗词曲格律。

      器乐曲牌有南曲、北曲之分。北曲较单纯,南曲随地方剧种、语言音乐、传统风格不同而不同,如:莆仙方言区所流传的曲牌大题“三百六”,小题“七百二”,不仅应用范围广,而且只要你说出曲牌,他就可以不加思索地哼出。莆仙方言区的曲,除戏曲之外,还有“师公曲”“经师曲”“鼓头曲”“和尚曲”,农村结婚用的“金文曲”。“题头”基本一样,可惜文词曲牌却均已失传,戏曲剧本只用五、七言排句,偶尔派用部分长短句也不是按曲牌格律谱的,“金文曲”中的一支“出灯金文”还偶尔保留较完整的《驻云飞》格律。

      曲谱。曲牌格律谱和词谱一样,是记述、标志每支曲牌固定的字数、句数、句式、平仄、韵脚的辞书,按这个固定的谱序填入所需要的字、词、句,便组成一支完整的曲。

      莆仙戏曲谱。莆仙戏是民间传统文化百花园中的一束奇葩,是文献名邦的珍贵艺术遗产。莆仙戏在源流史绩、剧曲编导、舞台艺术、表演技巧等各个方面,都不同程度地体现着浓厚的地方色彩,尤其是兴化方言有独特的曲白声韵与数字繁多的曲题乐谱。1958年福建省文化局戏曲工作室编辑的《福建戏曲传统剧目选集》莆仙戏第一集,小折5场:李陵,三鞭回双锏,梁山伯与祝英台,搜孤救孤,千里送。本戏6本:吕蒙正、姜孟道、取龙头、刘锡、杨恕、王德元。包罗140题曲谱。

      莆仙戏美中不足,存在较为突出的问题是曲牌不合格律,落后于同类剧种,这也许是历史遗留下来的缺陷。

      莆仙戏曲牌格律谱失传已有百年以上的历史。据戏剧界专家介绍,现在创作莆仙戏剧本没有派用曲牌,只是套上五、七言排句,然后由作曲家在编导时谱上乐曲就是了,许多较有名气的剧本也只是如此。至于先辈遗留下来的剧本也未见过有曲牌格律谱的。1958年集中许多莆仙戏老艺人收藏的手抄本、演出记录、回顾记忆、口头流传等第一手资料集成的剧目选集,也都是曲牌乐谱名称,而不是曲牌词谱,没有按格律谱填曲牌。

      莆仙戏既然是突出传统文化的,就应该有传统的味道。探绩索微,光前流远,我们应当抓住莆仙戏这个复兴的机遇,补救这个缺陷,同步于兄弟剧种曲谱,充分体现文献名邦的风采。 (武亚木)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