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戏路上的先行“马车”郑怀兴

    戏路上的先行“马车”郑怀兴

    点击查看原图

      1987年,《半月谈》杂志选出《中国人物·当代编剧》九位,郑怀兴与魏明伦、郭启宏被并称为“戏曲界三驾马车”。多年来,郑怀兴马不停蹄,风尘仆仆,又奋力登上新时期二十名“中国戏剧激情人物排行榜”。

      他以历史剧独步天下,引领潮流。1982年,其《新亭泪》摆脱了传统戏曲的忠奸斗争、政治斗争的窠臼,亦异于新时期对历史单向观照的反思文学和追溯先民部落的寻根文学,以诗人的眼光和哲学的头脑,将世道沧桑、人生奥秘与天地大化贯通起来,对东晋内乱作了立体透视和审美思辨,获得首届全国优秀剧本一等奖。一曲《新亭泪》,牵动举国情。十年内乱,痛定思痛。一时间,大报小报说“新亭”,诸子百家论史剧,奉《新亭泪》为史剧之新里程碑和圭臬。之后,《晋宫寒月》《要离与庆忌》《王昭君》《上官婉儿》等相继问世,莆仙戏、汉剧、高甲戏粉墨登场。这些历史剧以大题材、大气势、大手笔著称,蕴含着作家对民族精神的无限景仰、人文精神的终极关怀和对社会人生等的哲理性探讨。新编古代戏《青蛙记》《造桥记》《神马赋》等,往往在神秘、朦胧的幻象、意象中寄托着深邃的哲理性。因此他也被戏曲界称为善于思考的作家。怀兴在探索戏曲这一古老形式能够最大限度地承载作者情感、哲理可能性的同时,也较早地将目光投向传统,改编、整理了传统剧目《叶李娘》《蒋世隆》,努力抢救、恢复莆仙戏的传统表演艺术。他不仅写精英戏,还写《鸭子丑小传》《阿桂相亲记》等现代戏和《借新娘》《戏巫记》等轻松喜剧的平民戏。这些戏写的是小人物、小事件,风格上小叙述、通俗化,他自称为“业务戏”,戏曲界对此看法不一。但今天看来,他所走的雅俗兼备的路是对的,正如莎士比亚,“他既属于奥林匹克神界,又属于市场上的剧院”。

      郑怀兴是个戏剧家,苦守梨园,笔耕不止,创作了二十三部戏曲、五部电视连续剧。他说自己一旦停止思考、写戏,就会失常和生病,看来戏神已融进了他的生命之中。他也是个评论家,其《历史剧是艺术作品,不是历史教科书》的史剧理论结束了学术界旷日持久的历史真实与艺术真实的争论。1999年赴台湾讲学,出版了理论专著《戏曲编剧理论与实践》。这部书被列为台湾大学戏剧系教学参考书,为两岸文化艺术交流作出贡献。他热心于仙游鲤声剧团的“软件”和“硬件”的建设。他说即使当了“乞丐”,也不能丢掉戏曲这个“饭碗”,不能垮了鲤声剧团。

      文如其人,曲传心声。作家笔下的历史人物如寇准、叶李、左宗棠、林则徐、王昭君等,这些个性迥异的古人从正反面在不断地诉说着气节、道义和“士们”坚持的话题;现代人物阿丑、阿桂具有乐观、善良、古道热肠的性格;古装戏的乔管家看透了金钱世界而隐居山林……这里有作家“传统士子”与“现代隐士”的双重身影。他不涉仕途,但忧国忧民,情系社会人生;“隐居”于大蜚山下,静观世界变化,代表“社会良心”批判世间一切不合理现象。在知识分子边缘化的商品世界里,这辆“马车”拒绝装“货”,执著地负载着人类精神。“无恒产者有恒心,唯士能为”,他“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祝愿他一路走好! (马建华)

      郑怀兴,男,1948年出生。现为仙游县编剧小组成员、国家一级编剧,中国戏剧家协会理事、福建省文联副主席、福建省戏剧家协会副主席。《新亭泪》《鸭子丑小传》获第一届、第三届全国优秀剧本奖;《遗珠记》《借新娘》等七个剧本先后获福建省剧本一等奖;《王昭君》获第二届中国戏剧文学奖金奖。电视剧《武夷仙凡界》获福建省第二届百花文艺二等奖、《林则徐》获全国第六届五个一工程奖。

     

    ——————————————————————————————————————————

      郑怀兴:感恩戏曲

      62岁的郑怀兴是著名的剧作家,与王仁杰、周长赋并称福建戏曲作家“三驾马车”。上世纪80年代,《半月谈》杂志选出9位“中国人物?当代编剧”,郑怀兴与魏明伦、郭启宏被并称为“戏曲界三驾马车”。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所近日为他主办了剧作研讨会,在人们慨叹戏剧作家流失,并为他至今仍住在仙游县执著戏曲创作时,他却说,是戏曲在他走投无路时给了他一口饭吃,他以感恩的心创作戏曲,而且十分快乐。

      尽管目前已是国家一级编剧、中国戏剧家协会理事,身兼福建省文联和剧协两个副主席,但郑怀兴仍是那么质朴和谦逊。1970年,退伍回乡的他没有给安置工作,于是动笔为剧团写一些小戏,靠此专长当上了民办教师,后来调到仙游县鲤声莆仙戏剧团作编剧,1981年他创作了描述处于内外交困的东晋小王朝的莆仙戏《新亭泪》,一举成名。之后,一发不可止,创作了《晋宫寒月》、《叶李娘》、《荷塘梦》、《神马赋》、《鸭子丑小传》、《要离与庆忌》、《上官婉儿》、《傅山进京》、《王昭君》、《寄印传奇》等20多出戏,涉及莆仙戏、京剧、高甲戏、评剧、歌仔戏、越剧、汉剧等多个剧种。其中《王昭君》获第二届中国戏剧文学奖金奖,晋剧《傅山进京》获得第二届中国戏剧奖?曹禺剧本奖,并入选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十大精品剧目。

      郑怀兴以写历史戏见长,著名戏剧家郭汉城评价他的历史剧创作是“不为了历史忘掉现实,也不为了现实牺牲历史”。他笔下的历史事件和人物,均史出有名,且尊重历史。他深入辽阔的历史时空,将世道沧桑、人生奥秘与天地大化贯通起来,对民族乃至人类的历史以一种诗人的眼光和哲学的头脑进行宏观的透视和审美的思辨。他剧中的人物,都展示出人类普遍存在的自审情绪和顽强的生命意识。透过这种自审情趣,作者自然而然地引导人们对民族和人类的历史作出整体性观照,这样,他的作品就被赋予了历史剧所应有的凝重与丰厚。

      郑怀兴的剧作都很好看,因为他善于描写人物关系,重视舞台呈现,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如《乾佑山天书》中,寇准与丁谓的关系独特而耐人寻味:寇准曾因痛斥丁谓妄造天书而被贬,他为了重掌朝政违心附和丁谓,本想重新掌权后伸张正气,但却一步步落入丁谓的圈套。此外,《上官婉儿》中上官婉儿与武则天的爱恨纠缠,《潇湘春梦》中王闿运与名妓花艳芳的无奈爱情,《傅山进京》中傅山与康熙惺惺相惜却不愿顺从的矛盾心理等,都描绘得淋漓尽致,引人共鸣。

      时下,历史剧任意颠覆历史的现象屡见不鲜,剧作者多是为了求得轰动效应。郑怀兴尽管“看到别人的戏在媒体上出风头,我也倍感寂寞”,但传统的文化观念使他沉静下来,“如《周易》所说的那样,‘穷理尽性以至于命,精神专一,奋苦数十年’……就我来说,此生已安身立命于戏曲,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甘为戏曲作吐丝的蚕,燃血的烛。”

      不少剧作家改行写电视剧去了,郑怀兴也写过《林则徐》等电视剧,但他还是觉得写戏曲更过瘾。他说,1972年,他去看望曾创作出《春草闯堂》的著名剧作家郑仁鉴,郑为读不了书、写不了戏而苦恼。如今他赶上了好时候,他将继续戏曲创作。徐晓萌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