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涵江国欢黄霞村刘国栋的打铁生涯

    涵江国欢黄霞村刘国栋的打铁生涯

    点击查看原图

      打铁,是一种传承千年的原始锻造工艺,当人类进入刀耕火种的时代,便有了铁匠。用历史的眼光打量,铁匠于铁器时代的角色,应绝不亚于工业时代的工程师、信息时代的IT人士。而随着时代变迁,铁匠铺那响彻千年的“叮叮当当”声,也慢慢退出了我们的生活。当机械化的工业时代来临,铁匠打的注定已不再是时尚,铁匠这个行当也就如那声逐渐消失的“磨剪子菜刀喽”一样,在我们的生活中渐行渐远。

      寻着打铁声而来

      走进涵江国欢镇黄霞村下宵自然村的一条小村道,耳边不时传来一阵清脆悦耳的铁器敲打声,如同一曲自然的乡村余韵,亲切、悠远,耐人寻味。11月28日,循着清脆的敲打声,记者走进这家不显眼的打铁铺,看到里面摆放着陈旧的打铁机器和堆满了各式破旧的铁具,烧得通红的炉子映着灰黑的墙壁,飞溅的“铁花”使人欲闪不及。

      打铁铺的主人是72岁的老人刘国栋,他身板硬朗,精神矍铄,身穿着灰粗布的长衣长裤,站在铁墩前面,一锤一锤敲打着,铁墩周围掉了厚厚一层的氧化铁。长期炉火熏烤让刘老汉的皮肤呈现出一种健康的红润。“打铁可是个技术活”,刘国栋自豪地说:“打铁从选材、打制到成品,要经过拣料、烧料、锻打、定型、抛钢、淬火、回火、泽油这八道严密的程序,捶打时更是要注意大锤、小锤的配合。”

      几十年来,村里的居民听惯了刘家铺子铿锵有力的打铁声,而刘国栋已经度过了半个多世纪火花飞溅的春秋。

      刘老汉的打铁生涯

      刘国栋从小就跟着父亲学打铁手艺。由于他悟性极高,16岁时就能打出一手质量优良的铁制品,于是便挑起了担子,开始游击的打铁生涯。20岁那年,刘国栋进入涵江铁工厂做锻工。在工厂一干就是30余年,直到53岁退休。退休后,为了生计,他便在村里开了这么一个打铁铺,继续自己的打铁生涯。

      曾经,在中国农村,几乎村村都有这么一个小小的打铁铺,且往往设立在比较显眼的地段。这些年,随着现代科技的发展,传统的打铁生意已陷入困境。昔日的手工打造,现在许多已被机械化制造所取代。古老的打铁铺也在慢慢变更着固有的方式:木炭改用了煤炭,手拉的风箱变成了电控的鼓风机,锉刀手工打磨换成了电动砂轮自动打磨……尽管如此与时俱进,但还是逃不过逐渐被淘汰的厄运。

      这几年,种地的人少了,人们所需的农具也相应少了,但由于刘国栋技术好,为人忠厚,坚持诚信经营,深藏于小村中的打铁铺,除了平时来光顾的一些老主顾,也常有邻村的人慕名找上门来。建筑工地的老板或工头经常会到铁铺里订做一些钢凿、撬棍、钻子一类的用具,附近的居民也来修理菜刀、斧头等。

      一生不变地坚守老铺

      “世上有三苦:撑船、打铁、磨豆腐,打铁就是个苦活。”刘国栋感叹地说,打铁作为一门传统手艺,这活比较苦,想学打铁就得能吃苦耐劳,多数年轻人都不愿学,时间久了难免就会失传。如今的年轻人都嫌打铁脏、累,而且收入也不高,为此,就连他的两个儿子也不愿继承他这门手艺。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儿子们都成了家,也不再需要通过打铁来维持生计了。儿子们见刘国栋整天忙在打铁店里,穿破旧衣服、浑身灰尘、满面油污,都强烈反对。但他的手却闲不住,几十年养成的打铁习惯,仿佛早已渗透在血液里。于是,家门口那间房子依然不时响起 “铛!铛!铛!”的打铁声。

      可是,这“铛!铛!铛!”清脆的打铁声还是渐渐被淹没在车水马龙的喧嚣里。说起打铁的现状,刘国栋脸上更多的是平静,在50多年的打铁生涯中,他早已习惯守着这些工具,还有那“呼呼”作响的打铁炉,不管将来怎样,他知道,自己会一直这么坚守下去的……   林涵 文/图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