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荔园白话(121-130)

    荔园白话(121-130)

      □郑国贤

      荔园白话121

      《吕宁思》

      ——香港凤凰卫视总编辑(相当内地副总,有话语权)。俄乌之战爆发,他力挺俄,斥欧美援乌为“杀人”,令我震惊:怎可如此是非颠倒!

      吕宁思是俄国通,诺贝尔文学奖女作家阿列克谢耶维奇(白俄)《我是女兵,也是女人》的译者。

      一直信任凤凰卫视。年中香港朋友告诉我:已卖掉了。刘长乐太平绅士不够绅士,趋利避害也常情。可怜吕宁思端人饭碗,只能看权势者的颜色说话了。

      诗人雪莱、毛泽东都在冬天欢呼春天。宁思亦诗人,他的2022年总结把心底里的诗大声喊出……

      说是良知未眠,雅;说形势比人强,俗。

      理,都是这么个理。

      荔园白话122

      《新年献辞》

      这一年,儿子换了单位,买了车。我讨回一笔稿费。在城全家阳过,老家老母亲又养四只鸡,爱出门,被我严厉骂了三回,终于躲在二楼看电视关心国家大事。

      视频是朋友邱贵平制作的——我没有这水平。

      荔园白话123

      章武先生千古

      福建省作家协会六届主席,中国作协理事、全委会委员,着名作家陈章武先生去世。

      他着有《一个人和一百座山》(简繁两版本)《策杖走四方》等,当代首倡为妈祖命名“海峡女神”。

      他是“走进八闽县域”丛书的主要策划者之一,强撑病体以极大的毅力走完全省85个县区,最终无法参加全套书发行仪式,让夫人汪兰用手机转现场,令人感佩又怆然!

      勿此,缅怀老陈,天堂没有病痛,一路走好!

    2.jpg

    1.jpg

      荔园白话124

      《古人的宣传艺术》

      木兰溪治理,千年不朽的两个文明丰碑。

      莆商最早的贡献。有诗为证:“大户捧诏还自猜,疑是太师嫁祸胎”。陂成太师倒,且罪大恶极!

      怎么办?古人有智慧,遂有钱四娘,智日和尚,项目经理李宏的丰功伟绩,千年传颂直到今!

      蔡昊拍木兰陂入中学教科书,惊讶问:这张毫无艺术可言?我答:

      历史拒绝艺术,艺术就是谎言!

      荔园白话125

      章武《西海固老乡》

      2001.福建省报纸副刊在石狮评奖,孙绍振的散文被评为三等奖。我说:要么一等奖,要么不给奖。黄主任不理我!于是,《福建日报》送评的章武《西海固老乡》获金奖(同时获全省新闻一等奖)。

      获奖公布后,我给章武打电话:文中国家87扶贫攻坚决策者姓赵不姓周。

      这是章武获奖的最高成绩,他从此没有写入个人简历——他是政治上艺术上的完美主义者。

      这点与我截然不同。早期他会严肃批评,后来就持宽容和欣赏态度了。

      这是章武鲜为人知的一点。

      荔园白话126

      《龚校长的书生气》

      邱毅要去北大演说,被禁止,拉着拉杆箱回台,在首都机场骂街。

      请邱毅这馊主意肯定不是龚校长,理工男不懂这个。别人请示,他点头罢了。

      李部长书生,但无书生气,有平常心:邱在台骂台独,不就是骂领导吗?

      回去继续。这边大爷大妈为你点赞。北大禁止撒尿!

      邱毅一类,我们这边不缺啊:

      荔园白话127

      《我不知道啊!》

      今天是腊月廿六,刚挣脱恶鬼的神州大地缓过气来,张灯结彩扫霉气,迎新春,城皇爷都做善事,大红灯笼高高挂。

      划开朋友圈我大吃一惊:一串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这是怎么了?

      遂评曰:不吉利的话,大过年的不说。朋友李金贤昨倡:不讨债,不纠错。我赞成。

      但网络时代,不说,出丑出到全世界都知道了。回答可能是:我不知道啊!

      荔园白话128

      《着急》

      过年都高兴。蔡英文李显龙后天都会祝百姓高高兴兴过年。我们共产党人多一份着急,着急着百姓的着急。

      徐向阳主席的乡亲还住在租借的亲友家,眺望安置房工地如长颈鹿,着急啊!

      我本可以幸灾乐祸,猛觉有违初心。罪莫大焉!

      儿子放假回家,写报告上司地下室封顶。我看了转郑国雄副总,半天后莆田官方平台发了。次日西天尾书记去慰问看守工地的员工:惦记着百姓的着急啊!

      地下室工程浩大。过年后拿到钱的工人回来,上面的建筑物就快了。百姓回家的日子又近了一步。

      照片来自徐向阳的朋友圈:

      荔园白话129

      《回家》

      这是我姥姥家——莆田市埭头镇后郑村度边海滩,我童年少年时打滚玩耍,等待表兄弟们捕鱼捞虾的地方,位于兴化湾南岸,对面是黄瓜岛。

      视频里都是我表兄表姐的孩子,我只认得一个。

      荔园白话130

      《贺岁》

      着急着百姓的着急,

      高兴着人民的高兴!

      身在疫区,

      心在春城。

      祝各位亲友、老师新春快乐,阖家安康!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