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莆田辛亥革命志士黄纪星

    莆田辛亥革命志士黄纪星

      □姚汉村

      黄纪星的住宅涵江霞徐“大宫前”26号,是莆田市人民政府作为辛亥革命在莆田的文物予以保存。1993年6月3日,由莆田市政府公布为市级第二批文物保护单位,匾文是这样写的“本宅系明建清修建筑,保存完整,是辛亥革命莆田负责人黄纪星故居,是莆田市仅存的辛亥革命旧址,又是莆田第一所中学——崇实中学堂原址。”2002年9月16日至17日,福建省社会科学院在莆田市举办莆仙文化研究会,在会上,来自全省各地学者欢聚一堂,对莆仙文化起源、发展、特点等问题进行了探讨交流,形成了一些共识,对莆仙历史人物的研究,其中点到了对辛亥革命志士黄纪星,林师肇及其他参与者的研究应加强。黄纪星后裔很期待能看到这一类的文史报道。黄纪星孙女黄彩兰女士生前深情回顾:“祖父纪星早年从事莆田辛亥革命活动,怀揣梦想,志存四方,公而忘私,积劳成疾,生命短暂,仅活59岁,1935年病逝时,我才8周岁。继承了他的书桌、书柜、书籍和许多文稿相片,再无其他可供后人享用的东西。终其一生壮志已酬,宏图未展。”时至今日,这些尘封的书籍及稿件,恰给后人留下珍贵的瞬间,对研究梳理辛亥革命及莆田世纪风云留下印痕。

      黄纪星(1876-1935)祖籍西天尾渭阳村,从其父黄邦杰始移居涵江霞徐大宫前。黄纪星青年时代考取秀才后,正是清朝政府对八国联军宣战之时,但没几天,又惩办义和团。八国联军攻下天津进犯北京。北京沦陷后,八国联军四处烧杀抢掠,中国最繁华的津京之地变成了瓦砾场。1901年9月,清政府同西方11个国家代表签订了《辛丑条约》,清政府赔偿白银4.5亿两,分39年还清本息,共计9.8亿两白银……。《辛丑条约》是空前严重的丧权辱国的条约,是帝国主义强加给中国人民的沉重枷锁,标志中国完全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此时,黄纪星大有正义在手,怀恨在胸,并觉醒到中国只有自强,才能救亡图存,而要振兴中国就必须走教育与科学救国的道路。因此他摒弃科举仕途,视个人功名如草芥,在家庭压力之下,勉强参加乡试,自甘沦落,不觅封侯。在交卷时不加誊正,任由落第或被人冒领中举而不顾。

      1902年,黄纪星与内侄黄绶、堂兄纪云召集涵江镇上绅商曾简仲、曾述洙、陈杰人、陈怀忠等人,共同捐资创办兴郡崇实中学堂,校址设在黄家本宅。由黄绶任堂长,学堂推行新学,提倡政治革新的宗旨,先后聘请地方名流张琴、关陈谟、陈世馨、陈沇、陈霁湖、陈朝金、李郁、郭嗣同、魏显荣等担任教职员,黄纪星也兼课讲授。本届学堂共招收学生百人,科目设数、理、化、生物、英语等。

      1903年,黄纪星与内侄黄绶共出资6000元,派人到上海设立“达文编译社”,聘请陈沇、李郁、陈世馨为编译,联络福州革命志士郑权等人,译著中外新书《瓜人惨祸予言记》及《福建之存亡》二书。宣传鼓动民族主义,社会影响极大。不久达文编译社在上海被清政府查封,上述二书同时被禁。1904年,兴郡崇实中学堂在黄纪星推动下,校内师生革命情绪高涨,学生林君汉、林宗汉、黄湘等青年学生与城内革命志士凃开榘、陈乃元等在城内马巷创办“醒社”,设置阅览室,供光临人士阅览,旨在开启民智。

      接着凃开榘、陈樵、陈乃元等人又在城内另一地点顶务巷创办“莆田砺青小学堂”,凃开榘捐资最多,被推为校长,第一期招收学员43名,这就是莆田砺青派的发端,也是当时莆田第一所讲授新学的私立小学。当时省内舆论认为:砺青学堂是“传播民主革命种子之一机构”,与福州的益文社、桥南公益社可相提并论,黄纪星也是该学堂教员之一。他与内兄凃开榘,纯尽义务,不领薪水。在校学生在他们悉心调教下,革命人才层出不穷,与之前崇实中学堂堪称伯仲。砺青小学堂同原崇实中学堂的师生平时都与上海、福州进步的革命党人都有互动联系。如黄纪星、林君汉、黄如亚、黄胜白、陈乃元、陈樵、林师肇、曾倩三等16人,于1906年前后,相继加入林森1903年就在上海建立的革命联络机构,旅泸“福建学生会”,并成为该会的会员。其中林师肇、陈樵与会内梁济川、陈苍贻加入福州“桥南公益社”,林师肇还担任福州于山起义的炸弹队队长。1911年11月9日,福州革命党人在攻打于山将军府的战斗中,砺青派的学生也参与这次光复福州的战斗中。

      达文社、醒社是莆田最早宣传民主革命思想的社会团体。1905年至1906年,这个团体中凃开榘、黄湘、陈乃元、林翰、陈樵等10人赴日本留学。这时孙中山也已在日本创建“中国同盟会”,提出了“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民国,平均地权”的革命纲领。莆田这些留日学生思想上接受孙中山的革命纲领。他们回国后,以砺青学堂为阵地,大力宣传民主革命。

      1910年,黄纪星被选为省咨议局议员,立宪派企图借他的名望扩大君主立宪制影响。黄纪星只热衷莆田的文化教育事业,并以教书为掩护,从中宣传孙中山的革命主张。这一年,黄纪星与刚从日本返回的内兄凃开榘侄子黄湘共同捐资,在兴化明伦堂创办兴郡师范简易科。黄湘独资创办义务小学堂,自任堂长。黄纪星也在西天尾渭阳祖居地创办蚕桑讲习所,教授养蚕、机械纺织等技术,他们在办学的同时,不忘宣传革命思想,唯一忧心天下事,何时宪政大开张。

      1911年11月12日,莆田革命党人黄湘等人邀请万云程,召集莆田城内的知名绅士和各界名流,在东岩山新军军营召开会议,宣告兴化府光复易帜,废除大清国号和宣统年号,起用黄帝纪元。随后,万云程率全副武装的士兵,在兴化府内游行示威,宣布起义成功,清王朝在莆田的统治彻底结束。辛亥革命在莆田虽然以和平形式宣告成功,但莆田社会的性质并无改变,民族民主革命没有完成。军阀出身的福建都督孙道仁,担心全省各地的政权被同盟会会员所控制,数日后就委派亲信余文藻担任兴化府知府,莆田参加辛亥革命的仁人志士,刚砸烂封建统治的枷锁,又坠入军阀统治的黑暗之中,昔日莆田的现实:“名民国,权实拥于官厅;号共和,祸更惨于专制”。

      辛亥革命莆田的“易帜”光复,是莆田仁人志士黄纪星内侄黄绶、黄湘,内兄凃开榘为代表的革命党人,艰苦卓绝奋斗的结果,并配合全国大环境和好局势终至水到渠成。在全省内衡量,莆田也是走在全省的前列,受到省都督府的认可,1911年11月25日,派邑人林师肇回莆“告慰”。中国同盟会莆田分部也同时宣告成立。黄纪星德高望重,参会人员推举他为分部负责人。黄纪星审时度势谦让推辞,只答应担任莆田治安事务所总务长,暂维持兴化社会秩序稳定。黄湘主动解散原募集的地方乡兵百人,各奔前程。而自己专任兴化府临时劝借粮饷总局局长之职。叔侄两人高尚品德操守给周围同仁留下美谈。

      从民国后,黄纪星潜心兴学教育事业。1924年,涵江中学创办之时,家道早已中落,从一介书生爱国济民的爱教情怀,以布衣取卿相,采取毁家办学,卖掉涵江尾梨巷祖业,捐助涵江中学修建校舍。1927年,涵江中学升格办高中时,他与儿子黄苍麟(1926年上海南洋大学毕业),将一学期的教薪都捐给校方,作为教学购买仪器的资金。黄纪星修学遗风,造就了黄家门近现代英才辈出,1928年后,支持儿子黄苍麟、黄典麟参加共产党在莆田地下活动。1930年10月,最小儿子典麟在江口张贴标语,分发宣传传单时,被反动当局抓捕后在城区北门英勇就义,时年未满17周岁。莆田烈士陵园碑亭勒石纪念。

      毛主席曾这样说:“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黄纪星一生香贻暮年,几十年始终如一,正性修身成正统,贬非褒是写春秋,是一辈子做实事、好事、善事的人。黄纪星已沉淀在历史的烟雨中,今日把这些鲜为人知的故事讲出来,写出来,让后代人了解他,历史记住他,大家缅怀他。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