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神姑祈雨救庶民

    神姑祈雨救庶民

      传说,林默二十一岁那一年,莆田地区碰上了百年不遇的大旱灾,山上的树木烤焦了,沟渠里的水干涸了。田地被晒得象乌龟壳一样————四分五裂;农作物的叶子被烤焦了,不见青绿。百姓叫苦连天,四处去求神拜佛。

      从平原到沿海,从山区到城涵,不知有多少老百姓在祈求苍天降下甘霖。他们夜以继日,一共乞了七七四十九天,都不能感动东海龙王和玉皇大帝。在无可奈何之际,有人提议,向县尹大人告急,请他到新安里去请神姑林默,施法降雨,以济万民之急。

      县尹大人沉思片刻,就对乡老说:“既然神姑神通广大,你们为何不去请她呢?”乡老说:“此乃一县之灾,大人官居县尹,应为民作主。神姑惟有大人亲自去请,方肯设坛求雨。”县尹觉得有理,就点头应允去请神姑林默。

      新安里的渔民百姓,看见县尹大人来了,男女老少都围拢过来看热闹。此时,早有乡人跑去报告林默的父亲,说是县尹大人带一班人马坐轿来见林默。林默的父亲林惟悫,赶快叫家丁备茶伺候,并吩咐女儿出来迎接县尹大人。

      县尹大人来到林府门前,就下轿步行。走到大厅门前,躬立作揖。林惟悫领女儿林默出来迎接。

      “神姑父女在上,卑职这厢有礼!”县尹施礼问安。

      “大人万福,请进用茶!”林默和父亲请县尹到客厅去。

      县尹喝了一杯清茶解渴,林默首先提问:“大人到此,未知有何赐教?”

      县尹说:“卑职听百姓之言,专临贵府请神姑施法求雨,以济万民之急。”

      林默说:“天干地旱,乃苍天究罪降灾,民女岂敢触犯天庭法规!”

      县尹说:“卑职为官为民,不敢造次。若有不法行为,请神姑恕罪!”

      林默说:“官不清,民不顺,故苍天困此一方人。旱魔作孽,以儆效尤”。

      县尹说:“神姑解危,卑职自当悔过!”

      林默见县尹有悔改之心,又念四方百姓之苦,沉思片刻,还是以慈悲为怀,便对县尹说:“大人驾临,为民请求降魔消灾,我为君为民请命于天,预计壬子申刻应当降雨。”

      “谢神姑!”县尹站起来道谢,就要告辞。

      林默马上叫住他:“大人且慢!要求苍天降下甘霖,还须求你一事。”

      “何事?但请明言!”县尹迫不及待地说。

      林默说:“大人回城,须斋戒三日,壬子之日设香案于衙前,与我一同求雨!”

      “若不灵验,作何处治?”县尹严加追问。

      林默不慌不忙地说:“申刻不见下雨,愿受极刑!”

      “若言过其实,休怪律法无情!”县尹再次声明。

      “一诺千金,决不后悔!”林默斩钉截铁地说,就送县尹出门。

      壬子那天,林默在金龟山上设坛求雨,周围百姓观者如堵。但见她站在坛上指手划脚,作呼风唤雨的动作,口里还念念有词,面向苍天求雨。

      这一天,县尹也头扎白巾,身穿素服,设香案于县城衙门前,跪在地上求雨。他被烈日晒得满头大汗,实在忍受不了。看午时已到,天上还是烈日当空,不见一丝云彩。他发火了,大发雷霆地说:“此乃刁民,何能称神!胆敢欺骗本官,该当何罪!”

      他站了起来,下令跟班人员:“来人哪,带上兵器、刑具,速往新安里擒拿装神作鬼的林默入城问罪!”

      “遵老爷严命!”县尹一声令下,跟班人员蜂涌而上。他们随带令旗、兵器,冒着酷暑,向新安里进发。

      不知何故跟班人员刚出发不久,县尹大人还没走进去,就晕倒在衙门口,不省人事。与此同时,林默在坛上大声疾呼:“风来兮———雨来兮———”

      没过多久,四边乌云骤起,铺天盖地而来。烈日被乌云遮住了,不见了。紧接着,一阵大风刮过,电光一闪,雷声隆隆,雨就象天河决口,哗啦啦地降下来。

      县尹的跟班人马,才离开县城不到一里远,就被大雨蒙住了。他们埋怨七品芝麻官不听神姑的话,害得他们变成了落汤鸡,一个接着一个狼狈地向后转———往回跑。

      雨越下越大,从申时一直下到午夜,平地上雨水有三尺高。莆田的旱情一下子解除了。 这年秋季,农作物普遍获得了丰收。县内平原、沿海,连日来大演社戏,千家万户喜庆五谷丰登。百姓们啧啧地称赞:“神姑功德,不可思议!”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