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宋珏五言古诗录

    宋珏五言古诗录

      □黄劲

      【前言】

      明代宋珏(1576—1632)出生于16世纪中后期的福建莆田,一名,字比玉,号荔支子、浪道人、国子仙、莆阳老人,别号荔枝仙。兴化府莆田县城内双池(今荔城区英龙街双池巷)人,家世仕宦,先祖的发祥地为河南商丘一带。宋珏墨迹留存尚多,著有《浪道人集》《古香斋宝藏蔡帖》等。现存的诗文作品分别有:游介园1964年抄本《古香斋诗辑》《荔枝谱》《重刻白云集题词》《黄汉宫传》《徐夫人传》《杨京娘墓铭》《庚申十月游补陀记》《黑儿》《元对》《碧麓篇》和《与邦衡书》等;还有散落在别人诗集、题跋中的零星诗文篇。譬如,宋珏以“部下诸生”在曾鲸《胡尔糙像》画上题诗:“把其道貌,其古如松。聆其德音,其清如淙。岳神所降,天月所钟。处处甘棠,在在华封。我庇宇下,十载朝宗。不图今日,得御犹龙。鞭捶囊鞬,誓顾相从。”宋珏诗文的风格是丰富多彩的,无论是山水、咏物之篇,还是思乡、怀友之什,确以自然浑成、朴实无华的面貌体现出来。钱谦益《宋秀才珏》载:比玉为诗,才情烂熳,信腕疾书,不加持择。诗成,亦不留藁。其诗文有触即发、直抒胸臆,带有清新自然之美感,更是反映宋珏总体美学理想的一个重要凭证。“余曾见先生行草真迹一函,自记云:‘作此诗于舟中,未尝手书,伯珪每欲得之而匆匆无暇日,今日舆在门前将之留都,受伯出此纸属书,书六十三首而纸尽,姑持去,归日再书可也。丁卯五月七日珏记。’然以后再书不再书,殊不可知,而传抄只有此数岂。文字传与不传,中间有数存焉,非人力所能强也耶。游介园识。”笔者试从福建师范大学古籍部所藏1964年游介园抄本《古香斋诗辑》中的五言、七言长短诗,以及《说海》短篇纪实史料切入,初步勾画宋珏在外交游经历,分别以《宋珏五言古诗录》《宋珏七言古诗录》《宋珏文辑》为题拾萃成文,供进一步丰富其个人的艺术研究。

    1.jpg

      图1  国家图书馆影印室辑:《历代书画录辑刊》第五册《梦园书画录》卷十四“明林茂之宋比玉书画合璧卷”,国家图书馆出版社,第77页。

    2.jpg

      图2  国家图书馆影印室辑:《历代书画录辑刊》第五册《梦园书画录》卷十四“明林茂之宋比玉书画合璧卷”,国家图书馆出版社,第78-79页。

      宋珏五言古诗

      宋珏长于五言律诗,信手疾书,从不留稿。宋珏《江上别波臣》:“偶来萧寺宿,夜雨共钟声。易醒还家梦,难销恨别情。敲诗思破戒,从酒事逃名。我爱钟陵雪,先归建业城。”该诗借雨抒怀,写旅人思乡之情、怅惘之苦更能感人肺腑。

      宋珏《谒李太白墓》:“先生藏蜕处,精灵自往来。三杯躬再拜,万古宅重开。碑字当年篆,庭柯何代栽。徘徊难舍去,手为剪蒿莱。”

      宋珏《逢郑应台》:“柘浦班荆后,无端又十年。故人长短梦,世事去来船。留滞悲王粲,风流老郑虔。今宵淮上酒,莫论几多钱。”

      宋珏《初夏答友人见讯》:“单衣违夏令,早晚尚轻绵。存病难蠲酒,医愁只劝眠。月斜琴轸外,花落笔床边。总可焚香对,新诗亦懒编。”

      宋珏《十六夜独坐看月用沮修韵》:“谁信沟月,不同白下圆。高低分海气,南北异江天。村犬静方吠,城乌晓未还。行吟衣露重,只得抱琴眠。”

      宋珏《题画扇别长蘅》:“踟厨复不别,执手上高原。寒风左右吹,白日易为昏。四时枯树枝,但见暮鸦繁。终当就此辞,惆怅复何言。”

      作为一个游子,宋珏充满着诗人强烈的主体意识,把家乡名果与生活创新的原生状态生动地表现出来,写来如同叙家常之朴素,《荔枝酒歌》给人如见其人,如闻其声的感觉。例如,宋珏《与周六郎尝荔支酒》:“酿得荔支酒,泥头为汝开。香风绕屋散,翠色朴罂来。拟茗春来岕,方花雪后梅。一斟三赞叹,坐看玉山颓。”

      宋珏《与吴楚友人尝荔支酒》:“我有一尊酒,已是隔年藏。泥头虽未开,绕室生幽香。日夕迟所欢,缄固不忍尝。夫君自远来,下马坐我床。远行应渴饥,得无思琼浆。感此开泥头,盥水称一觞。君问此何酒?是名十八娘。暑月辨色起,裛露提筠筐。梢头掇繁星,树底数鞶囊。初卸紫罗襦,后脱绛纱裳。芗泽异兰范,肤理等雪霜。浴之以醽醁,肌骨日清凉。一酌祛世虑,再酌浇仙肠。三酌风满腋,吹君将翱翔。愿君且勿翔,爲我歌短章。妾本水晶球,今成琥珀光。无由观上国,老死守炎方。茗芋不成曲,惆怅情内伤。”

      宋珏《荔酒初熟纪事》:“傅酿璚浆法,叮咛授老妻。色纯精种火,味辣慎对泥。缸面收新漉,瓮头认旧题。世间何物比,应与岕茶齐。”

      宋珏《读金陵俞仲髦荔枝辞戏作五十四韵》:

      俞公晚好事,垂涎及荔支。

      愿贬枫亭驿,甘作驿丞卑。

      忘意荔熟日,端坐饱啖之。

      事有谬不然,倾耳听我词。

      枫亭闽孔道,迎送无停时。

      漳泉贵宦多,暑行喜夜驰。

      东迎接不及,南送已嫌迟。

      炎天夫马缺,每被豪奴笞。

      此亦丞常分,受辱其所宜。

      及至荔支熟,苦情公不知。

      驿庭只四树,树老半枯枝。

      每岁贡上官,皆派丞往赍。

      岁有熟不熟,上官循旧规。

      十万献抚按,百万分三司。

      四郡大乡官,例亦有馈遗。

      张家赊数担,李家复那移。

      封缄青笼内,渡江敢辞危。

      伺候烈日中,暍死敢言疲。

      门吏急使用,乃得进丹墀。

      不然香气变,色味复差池。

      小则受棰楚,大则冠袍褫。

      上官幸色喜,归见妻孥悲。

      张三昨索价,李四又忙追。

      门前递骂呼,簪珥典偿伊。

      衣衫准子钱,反言伊受亏。

      妻孥交口詈,驿丞两耳垂。

      荔支有此苦,谁说甜如饴。

      公思啖尤物,一事颇燥脾。

      莆多荔支园,园丁尽可为。

      五月六月交,朱实已累累。

      贩子未采摘,园丁不暂离。

      中搭四柱楼,夜以防偷儿。

      园丁卧楼中,两手如悬捶。

      珊瑚为我幄,碧玉为我帷。

      园林悄无人,惟有凉月窥。

      伸手即可摘,摘食复奚疑。

      口吮荔支汁,指剥荔支皮。

      皮核卸楼下,堆积如城陴。

      饱即扪腹卧,恬若陈希夷。

      既不费银钱,又无人把持。

      清福如此享,神仙亦妒其。

      家家亦有园,宋香品最奇。

      崔亭与鬯山,霞墩及东陂。

      陈紫比毛嫱,江绿匹西施。

      年年皆遍尝,题咏壁淋漓。

      自署荔仙人,不羡加太师。

      无端客钟陵,十载滞归期。

      荔熟必入梦,醒来空嗟咨。

      无罪坐自囚,无官反自羁。

      言梅宁止渴,说饼岂疗饥。

      清福不得享,作计无乃痴。

      昨为人写生,费墨及胭脂。

      今复弄纸笔,挥汗作此诗。

      诗以嘲俞公,因之以自嗤。

      宋珏对荔枝情有独钟,喜荔成癖,自号“荔枝仙”。其著《荔枝谱》含福业、荔社、术蔡、牒宋、荔酒、纪异、荔奴、杂纪等八篇。不难看出,宋珏对“即景会心”与艺术直觉的关系处理得当,以刹那间的直接把握,完整地展现景物的形态与意味。

      天启四年(1624)十一月,林古度和宋珏合作《书画合壁卷》,该青绿山水作品堪称皇皇巨制,可惜已佚。宋珏以行草作五言八首(图1-2),内容为:

      春山已如笑,春服亦既宜。郭外逢野人,坐对自无机。梅放桃未花,胜游已不迟。因悔汨红尘,白日怄中移。入山未遑住,四顾事幽讨。策杖陟山颠,风急云如扫。列岫如列仙,丹砂杂朱草。何年九转成,龟鹤年长保。山颠通帝座,俯眺小垓埏。其下洞穴奇,虎豹尽常穿。我爱百道泉,卦坎流平田。坐久万虑空,不知别有天。贤者思避世,从古已若斯。惟有避秦人,传有桃花溪。羡君澄其怀,远与古人期。扰扰名利途,梭走欲何为。胜日惬良游,遂与尘鞅射。寻壑复经丘,流赏至中夜。山静日月长,在春已似夏。农事渐欲兴,盈畴足禾稼。藤花交艾纳,青红烂满架。且无野人嗔,那有官长骂。石林何太密,恠洞时一逢。拔棘复班荆,呌啸坐此中。仰睇石上云,碧浪几千重。布袍两袖宽,习习吹天风。天风鼓众树,哀响若奔泉。我欲植万松,于此山之巅。醉后卧石床,泉涛奏管弦。羲皇一枕中,此乐谁能传。我闻服大丹,驻颜能转少。其次身心闲,延年亦却老。在世少闲人,相随采瑶草。决计愿从君,学仙苦不早。

    1.jpg

      图3 1964年游介园抄本《古香斋诗辑》,福建师范大学古籍部藏。

    2.jpg

      图4  1964年游介园抄本《古香斋诗辑》,福建师范大学古籍部藏。

    3.jpg

      图5 《黄道周集》/(明)黄道周撰;翟奎凤,郑晨寅,蔡杰整理。北京:中华书局,2017年7月,第1995-1997页。

      天启六年(1626)夏月,宋珏五十一岁时回闽途中作《江行诗》,其序曰:“丙寅年夏月,由扬子至钱塘入建溪,和钱起江行诗一百首。”

      江水清且漪,开帆欲渡时。好趁暮潮至,缄书报武夷。

      牛羊登丘壠,松柏半为薪。试问重泉客,曾为得意人。

      吴臣愁越霸,鲁妇恤周衰。今古丘中貉,只争势与时。

      云坠半依石,霞飞尽入江。晚来天似墨,急雨打篷窗。

      三杯扶宿醉,一雨生秋凉。雁识怀人意,疏疏字八行。

      江溟牵愁至,时深得酒迟。徧沽无玉带,何处解金龟。

      夜短征夫梦,秋高戍妇心。枕边一行雁,云外数声碪。

      江月如眉浅,江沙若掌平。江舟刚一叶,截得楚腰轻。

      千载辽阳戍,魂销战鼓鸣。奴酋闻已老,何事未休兵。

      吴儿轻似叶,越女艳如花。卖眼畏人知,佯羞去水涯。

      沧江落日里,种种断人肠。竹影龙松影,山光罩水光。

      银汉当秋夕,双星待报章。黄姑昨夜降,天上少牛郎。

      晓江霞欲散,凉月未成沈。枯冷埋尘靣,深虚生道心。

      璧存犹滞楚,裘儆岂干秦。经过无故物,犹有旧时人。

      风高帆翅怒,舟去入青旻。三老急传桡,恐惊查上人。

      听鸟寻僧去,闻歌逐妓来。此时思白下,日落雨花台。

      不识隋堤暮,何知椘苑愁。并船逢估客,开口说扬州。

      石斜围作径,树密匝成村。客问河头路,人开竹里门。

      醉唱无腔曲,闲吟有感诗。此生原独赏,不要一人知。

      已说枭邉将,重闻戮谏臣。长教草莽士,思作太平人。

      竹石倪和赵,云泉米舆高。篷窗饶纸墨,倚醉一挥毫。

      越山新雨后,暮霭似锺陵。欲作南宫笔,经营尚未能。

      身与虚舟侣,心将流水同。载书兼载酒,随浪复随风。

      交交黄鸟唤,拍拍白鸥飞。田叟荷锄立,渔人解网归。

      匣琴名绿绮,佩剑号青萍。携入孤舟里,相看似敬亭。

      溽暑蒸人醉,梦回归路迷。明朝知有雨,昨夜竹鸡啼。

      谷隐新篁密,峰高宿鸟稀。水禽闲不去,争食又争飞。

      夏水千章合,凉风百顷深。隔溪茶臼向,似听捣衣碪。

      湘纍遗恨在,此日更风波。有赋悲鹦鹉,无文吊汨罗。

      渭滨垂钓日,何事著兵书。不若严陵叟,羊裘只钓鱼。

      罗袂香风牵,相逢美少年。等闲不相识,肯并木兰船。

      女郎学垂钓,意不在求鱼。罢钓复摇舟,含羞采芙渠。

      白下天中节,秦淮生夜烟。长干小儿女,结伴看灯船。

      月沈生鬼火,夜半客心惊。何处闻僧梵,空江持呪声。

      少时曾好武,闭目诵阴符。今日疏钟鼎,操舟入五湖。

      一水牵为镜,千峰叠似屏。茶钟兼酒椀,都付舆樵青。

      桂醑连宵满,兰膏激曙光。欢乐不可极,诗人戒太康。

      奇鸟思芳树,神鱼守碧潭。吾生无根蒂,何事恋江南。

      惟有江行晚,云山事事幽。风帆将月卷,渔网带霞妆。

      山月照孤影,溪风吹暮吟。萤流明灭火,蝉续短长音。

      新月坠寒水,凉风吹好天。白沙千点雁,碧柳一声蝉。

      刚柔倐易佐,祸福遂无门。本是龙行健,翻为牝马坤。

      故人分手日,相约荔支时。昨夜香风至,山行恐后期。

      一鹤先咮雨,双虹已报晴。晚来月似水,舟楫倚天行。

      菱芡未成实,苹菰已满塘。谁能荡桨剧,不采藕花香。

      影向云中见,形随月下逢。香为木芍药,色是醉芙蓉。

      霞收山尽暗,露坠江初寒。故国归心急,沈吟倚小栏。

      从古趋炎热,冷灰有死时。当时九锡客,谁看路旁碑。

      匡庐曾一望,遥忆晋贤风。贮酒招陶令,焚香事远公。

      樵子歌声远,渔翁灯火微。田夫还古趣,荷锺月中归。

      富国抽丝茧,用人积湿薪。君看伴食者,何必读书人。

      溪水如江水,滔滔海作宗。但能安舴艋,不欲驾艨艟。

      骚雅推江左,风流忆帝乡。时逢善画顾,亦有说诗匡。

      交道投江海,茫茫何处寻。新交虽若水,终是重黄金。

      久改云中靣,新生雪里头。一春扶瘦骨,何计度深秋。

      远水望无涯,高天落断霞。孤舟原不系,何必泛仙槎。

      夜久人声断,天凉远梦多。晓来看镜笑,昨夜梦如何。

      怪石溪边路,山含岈与水争。夜来新水涨,别作一般声。

      乌桕未经霜,枝头叶已黄。待得叶如花,千林橘柚香。

      深林见远火,多半渔翁家。翠竹绕柴门,门前有白沙。

      牢落安时命,飘零怨酒杯。无言长隐儿,多病罢登台。

      对酒须生喜,闻歌且自宽。乐天难别素,表圣亦留鸾。

      冕旒非不贵,薜荔尽故衣。懒慢嵇中散,犹思囗孝威。”

      宋珏的《江行》不仅有意识地描绘出新奇幽峻的外物景观,凸显其交游间的所见所闻,还鲜明地表现自身内心世界的独到思想和相应时代的审美精神。

      天启六年(1626)秋,宋珏在钱谦益的拂水山房作《梧桐秋月图》,题款:“书楼高百尺,岿峙出梧桐。倚槛话秋月,忽闻云外钟。”透过此奇致逸韵的山水画题诗,景物描绘和语理陈述相映生辉,在运用章法构成、笔墨形式及视觉审美方面,尤见作者水墨技法一气呵成的深厚功力。这年秋末,五十一岁的宋珏亦归莆阳故园,噉龙眼作五言诗纪之。宋珏《龙眼》:“平昔轻旁挺,不堪荔作奴。今知奴有等,贤蠢亦多途。方囘及陶侃,自比常奴殊。外衮黄金饰,中怀白玉肤。臂破皆走盘,颗颗夜明珠。更怜核似漆,湛湛小儿矑。龙目与虎目,比喻何其愚。但恨荔熟时,主在奴不俱。安得共盘敦,牀头捉刀夫。际此清秋候,晶晶空满孟。尼父思伯玉,使乎复使乎。”该诗咏物而托情,则情思停留于物,以动静结合的情趣,使得龙眼更加鲜活诱人,同时也饱含着作者不脱离生活实际,及对家乡名果深深的钟爱与赞美。正如钱谦益《宋比玉墓表》载:“比玉好爲诗,横从穿穴,信其手腕,出之于心肾,犹无与也。”

      崇祯二年(1629)闰四月三日,挚友李流芳卒于檀园,享年五十五岁。宋珏作《过檀园追棹长蘅李三兄》:“仙游弹指顷,淹及小祥期。昔叹驴呜晚,今伤宿草迟。风流真顿尽,神理尚离披。无那西州路,重过复痛悲。君去日云远,我来何所亲?影堂空有火,华屋似无邻。壑暗萝悬月,廊鸣雨酿春。谁能当此际,忍泪不沾巾?未得还闽海,金阊拟卜居。偏寻方外侣,尽读世间书。此意久相约,追思分总虚。白头犹滞客,不是为无鱼。”

      崇祯四年(1631),宋珏五十六岁时作五言诗鼓励好友黄道周。例如,宋珏《辛未立春日闻黄幼玄上疏》:“百舌无声久,俄闻衰凤鸣。乾坤如乍寤,魑魅合潜惊。药石千言苦,身家一笑轻。堪怜食肉者,争说是沽名。”

      宋珏《十四日闻幼玄再进疏》:“疏入遭严诘,天顔殊未回。金方求砥砺,鼎豊忌盐梅。白简何难繸,丹心豊易灰。莫教明盛世,荃茝起疑猜。”

      宋珏《二月朔日闻幼玄被谪》:“封章三达所,亦是转园时。巽语终求绎,昌言尽可师。倾心应比藿,卫足幸如葵。迁谪何足论,孤忠自古危。”

      宋珏待友情深,以诗言志,如作《宋比玉自南都见疏靥诗十二章依调爲答》:“岂不畏风雨,胶胶须一鸣。但教白日出,忍受青燐惊。百折两肱在,千金双剑轻。自看犹琐琐,非分享狂名。何堪留直道,不易报明时。鬼怨作书者,天怜触乳儿。微霜经柏翠,初日领烟欺。四海各秋色,容谁照白眉。故事且休说,但看坠地身。江河无柱骨,岛娇岂安鳞。开眼别天梦,强颜当客嗔。不知生死大,何处合伤神。天地此龙野,诗书今血场。绿图还马背,白版自云章。祸尅有才火,膏摧多韵香。省躬纷纰漏,頫仰未苍茫。国步虽云泰,天心尚九回。毒根缘小草,死渴爲津梅。自振火中雪,谁经溺下灰。眼光殊不怪,夜道苦相猜。安危难托业,最下爲修词。援古救时拙,至言归论卑。日中人不决,野获世何疑。小鸟空劳劣,风雨轻上诗。言路多贤者,雷书但苦同。蓼虫生独苦,媒鸟信难通。赍梦三生外,訏谟万岁中。未应将贾陆,轩轾论二公。主涕满云汉,臣私尽卷阿。许身犹落翮,触地已层波。簸海应愁若,焚崑不论和。野人抛帝力,陇首自赓歌。亦是拜昌会,翻愁谷默时。无才随蚁马,何道答君师。短智渐居蔡,良谋拙卫葵。《伐檀》多少恨,报塞为明危。笔橐饭尘事,尧刍横草功。洗肠吹野水,断指塞柔风。旧髪劝人老,新书判鴈空。犹余赤骨宦,堪抵黑头公。危疆何日奠,绝学几时闻。壮志啼红日,余生泣白云。鱼虾吴越市,鹿豕匡罗羣。誓梦祇今晚,腰银早欲焚。长才憎显命,阅历想当然。所遇明堂器,多沦《秋水》篇。糟缡倾泽国,燹烧尽绵田。见尔新诗在,清风入坐偏。”

      因此,宋珏的五言律诗长短篇,融诗情画意于一体,风格清澹简远,意境清幽空灵,其“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营造与表现,正是诗人生活和心灵的象征。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