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圳湖寻梦

    圳湖寻梦

      □野风 文/图

    1.jpg

      天气晴好。老婆昨天就说要带孩子们去看电影,我对动画片没什么兴趣,便提出负责接送,想着一小时半的时间继续流浪莆田,宣传莆田。

      我在朋友圈分享准备开车环游东圳水库的想法时,刘兄热情地邀我到他家喝杯茶。刘兄是潘师姐的同学,他是福建江夏学院的老师,是因为我的《野风集》,潘师姐将刘兄推送给我认识,我和刘兄虽然在朋友圈互动挺多,但一直没有见过面。刘兄写了一篇《家乡的东圳湖》,我把他印在了第二本书《跟着野风去流浪》里。刘兄在文中回忆道,小时候还没有通公路时,他是坐着手摇木板船颠簸着穿过东圳湖来到“坝头”,然后,再乘坐三轮摩托车到城里念书。他还在东圳水库里抓过鱼、游过泳。这个东圳湖,藏着刘兄的童年记忆。

      我知道刘兄是常太人,他和陈兄好像也是同学,陈兄称他为“人间神授”,大概是夸他的教学水平高吧。但我不知道刘兄就在东圳水库边上,他说就要回福州做课题,本来也要到城里找我见面喝茶。我一口答应,在东圳水库边喝茶话桑麻,也是美事一桩。刘兄便把导航发给我,说要在路边等我。我叫他不要等,我到了再联系他。因为我也说不准我会几点到,沿着环库公路,遇见美景,我会特地停车拍照。

      东圳水库当然很美。东圳水库是“平民县长”原鲁山主持修建,1958年6月动工,1960年4月竣工通水,共完成土石方2007万立方米,投工3643万工日,淹没耕地1.17万亩,移民2666户共13382人,拆迁房屋14847间。水库拦河大坝横亘“龙”“马”两山峡谷之间(天马山、地龙山)。水库面积10平方公里、库容量达4.35亿立方米。据说当时施工场面非常壮观,上场劳力达5万人,其中妇女劳力占65%,最艰巨的隧洞开炸任务由部队施工。占了一半劳力的妇女,可见贤慧的女人,顶的不只是一半的天。

      1962年,郭沫若来莆参观时,曾赋诗《题东圳水库》盛赞:

      北濑飞泉今化龙,

      木兰横跨起长虹。

      九华凿破壶公劈,

      天马羁衔风际通。

      名继四陂成伟业,

      泽流半岛颂丰功。

      萩芦南水东连海,

      万顷田园灌溉中。

      我先把车停在大坝入口旁的停车场,漫步坝上,感受这座莆田版“千岛湖”之美。2018年元旦,我参加了双驰举办的环库30公里健步走活动,最后是靠自己的毅力和终点队友给我留的一碗红烧肉的诱惑完成了全程。一路的风景和诗意,至今记忆深刻。

      车经长基村,离路边约50米的一座大墓十分显眼。那年环库走时,并没有看到,可能是当时的墓前被草木遮掩,这两年新修了墓前广场,才可一眼看到。这是宋代莆田名人李富的墓。李富是涵江洋尾村人,想不到他的墓竟会在常太的东圳水库边。

      李富是富豪,李嘉诚也是李富的后裔。据记载,宋建炎元年(公元1127年),金兵连陷南京、临安(今浙江杭州市),李富捐家财募义兵三千人,携粮响,乘舟楫,北上抗敌,隶名将韩世忠部,致金兵败退。宣抚使李纲荐其任殿前统制司干办公事官,以上书言收复失地为秦桧所扼,降承信郎,遂归乡。

      李富是抗金英雄,又是大善人,一生乐善好施,热心家乡公益,建桥筑堤,造福乡里。他修筑海堤,围垦造田万亩,在莆田境内建造了大小石桥34座,这些桥把兴化平原连成一片。梅峰寺是其母黄氏舍梅峰一百多亩地所建。宣抚使张渊赏识他的材略,荐任殿前统制司干办公事(简称“制干”)。李富十分重视教育,捐巨资修缮兴化军学,建卧云轩和梅峰书院,培养了一大批贫困学子。李富祠位于涵江区白塘镇洋尾村,为宋代建筑。岳飞十分赏识李富,当得知李富家族在修谱牒时,高兴地挥毫写下“李氏谱牒子孙保之”给李富。

      传说李富生前感到大限将至,只自前往深山老林选墓址,由于路途劳累,在常太镇长基席地而睡,梦中一白发老人自称乃本地土地公,知道李富来此目的,指引他找到了风水之地作为他的墓地,所以身为洋尾村人的李富把墓地修在了长基村。

      李富在兴修水利方面贡献突出,镇海堤、香山宫都可以看到后人纪念李富的塑像、雕像。湄洲妈祖祖庙陪神中,有一位就是李富。原鲁山也一样,一心为民,后人敬仰。

      大约十点钟,我到了刘兄的导航指引的位置,远远望见刘兄已经在路边等候我了。刘兄在院子里摆上了小木桌,准备了茶和茶点。刘兄说茶是他父亲种的,绿豆饼是他姐姐亲手做的。刘兄向他爱人介绍我,他爱人说春节在家闲着,一直在看我编的书,她说写得很好。昨天去笏石走亲戚,表弟向他读小学的儿子介绍我是“野风”叔叔。我有点不好意思,但很高兴很多人愿意拿起纸质书阅读,愿意通过文字更深地了解莆田。

      常太镇做糕饼是出了名的。刘兄的老家洋边村,主要是做绿豆饼。隔壁的南川村做的糕饼,曾经占上海滩百分五六十的市场份额,现在是“糕饼第三代”在做。还有渡口村的鸡公煲,家家户户都做。比较出名的重庆鸡公煲,就是渡口村一个叫重庆的人做的。刘兄遗憾地说,随着食品行业生产资质要求越来越高,他们村做绿豆饼的也少了,很多人开始转行做烤鱼了。

      刘兄的父亲听说我是新度人,就和我交谈起来。他说他认识我们村的陈通,也就是小时候送我们小学全校学生每人一支圆珠笔的好人陈通。刘父说他以前做绿豆饼,经常批发到我老家及附近几个村的食杂店。

      我知道莆田很多山区乡镇有种茶,但却是第一次听到以枇杷而名的常太镇也有种茶。刘兄说那是个山上荒废的茶园,前两年疫情时,他父亲闲着,重新整起来的。我觉得挺好。刘兄姐姐做的绿豆饼,也很香甜。

      临行时,刘兄特地送了我一本他的乡贤写的书《乡魂与乡梦》,他说这是他手头最后一本,特地留着送给我,以回谢我送给他的三本书。我愉快地接受了,我知道,这本书里,藏着一个人梦中的东圳水库。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