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旅游>一座官帽山,半部源头史

    一座官帽山,半部源头史

      □纪子谦

    1.jpg

      仙游山仙狮灵光(张力摄)

      仙游山,不是一座山,而是一片山。

      传说神仙游历此处,故得名。到底是何方神圣?有的说何氏九仙飞升经过,有的说太乙天尊漂洋而来,早已无从考据,神仙毕竟虚妄。

      神仙走了,山一直在。后人却为“仙游”县名来历演绎出一桩“汉唐公案”。一方坚持“神仙说”,认为唐天宝元年别驾赵颐正乃考汉代何氏九仙故事,逐改为仙游县;另一方确信“地志说”,翻出唐宰相李吉甫撰《元和郡县图志》载:“仙游山,在县西三十里,县因以为名”。殊不知,何氏九仙并非蜗居九鲤湖一角,亦会四处游历,足迹遍及仙游山,仙游山之名即便源自九仙,亦不足为奇,“神仙说”与“地志说”,二者有机结合,并无矛盾。

      老家在仙游山,推开门窗,望见的山,名曰天马寨。其山势巍峨雄峻,自不必多言。

      天马寨,别名官帽山。站在郑纪祖居——纪氏祠堂前观望天马寨,山形犹如一顶明代乌纱帽。飞山诗社社长余永健有诗云:

      《过官尾村》

      官帽山前别有村,尚书生里俗风敦。

      传言未必来空穴,轶事何妨满故园。

      坐放檐声穿牖入,立看鹭影隔溪翻。

      水穷云起寻常遇,疑即辋川摩诘门。

      官帽山下最有名的是郑纪出世故事。郑纪为官清廉公正,体恤民情,口碑极佳,民间有“莆田出卜死,不如仙游出郑纪”的乡谚,同时有“生在纪家、养在郑家”民间说法。

      郑纪生父纪陆家境贫困,独自一户人家在仙游山官帽山下烧炭为生,露宿饮居于坝头溪边上。虽是贫贱夫妻,却也恩爱和谐,只是年近半百,尚未生得一儿半女,引以为憾。纪陆夫妇为人厚道诚正,日常以行善为乐,对天地神明异常敬畏,遇庙烧香,遇佛拜佛。或许冥冥之中感动神灵,果然大开天门,老来得子。据说郑纪出生时红光闪闪,把附近山头照得红彤彤一片,方圆几十公里都可瞧见,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纪陆烧炭把山给点了。

      郑纪自幼聪颖好学,纪陆夫妇年老贫困,无力供养就学,只好过继给郑员外抚养,以姓冠名。郑纪二十八岁考上进士,因政见不合,归隐故里达20余年;年逾半百方奉诏复出,大器晚成,名满天下,官运终达“一品尚书”极限。郑纪清廉自守、刚正不阿、体察民情、官声斐然,为父老乡亲们做了大量的好事善事,尤其是彻底纠正了当时对仙游赋税的不合理征收,仙游民间世世代代感念他的恩德。

      官尾村庄居民多以纪姓为主,仙游山纪氏本聚集海洋尾而居,后来纪陆族亲从海洋尾迁往官渡尾,纪氏后人就在坝头溪边建造起了纪氏祠堂,算是郑纪祖居吧,原本规模宏大,装饰华丽,正对着官帽山,风水神韵俱佳,门前还竖立有旗杆夹。在封建朝代,凡是村里有人考中举人、进士,为了光宗耀祖,流芳百世,便在本村本姓的祠堂门口立一对旗杆石。祠堂前的一对旗杆夹据说是清光绪二十八年,乡人纪有堂考中举人时所立。值得一提的是,自纪姓先祖奉礼迁居仙游山后,其孙纪用金榜题名,二甲赐进士出身,官授江西九江府通判。而至清代文风鼎盛,贡生、举人并不鲜见,甚而乾隆年间有贡生纪进华与清代才子纪晓岚联谊交好,乾隆四十六年纪进华与夫人生日寿辰,纪晓岚还为其亲写寿辞,赠送寿屏。寿屏保存完好,美谈留传至今。

      官帽山,是山,更是寨,因此天马寨名更为人所知。寨,一般指驻兵的营地或强盗聚居的地方。天马寨住的却是村民。上山路径比较陡峭,仿如马脖子,一群人只容纵队通过,山顶却比较平整,村民原在山顶上累石筑屋,多达120间,如今尚有石基遗址,但被满山遍野疯长的铁芒萁覆盖的严严实实,至于何年何月建造已说不出个子卯寅丑。山顶没有水泉,印象中山腰倒有一汪源泉。小时候村子里学校组织野炊就爱往天马寨去,爬到山腰后就在水泉边搬两三块大石头垒个简易灶,弄点被太阳晒干的铁芒萁引火,再架上锅就可以煮了。

      天马寨顶原有的石屋,乡人口中流传甚广的就是“逃土匪”故事,意为躲土匪。仙游山是仙游、德化、永春交界地,鸡啼闻三县、一脚踩四乡,早前很多客商行人要打此经过。土匪们占据险要地段,利用地偏路窄的小山沟,拦路抢劫,祸害当地村民和来往客商。更为甚者,进村入户打家劫舍,绑“票子”,掳人勒赎,把家境稍好的子女绑走,让家里人拿钱赎回,或遭其贩卖,惨遭杀害亦有,一来犹如蝗虫过境寸草不留,村民深受其害。每逢土匪来打劫,村民闻风即跑,逃到天马寨山顶,每户一间,并在关隘处布置栅栏,然后安排人把守,土匪要攻上山,把守人就往山下扔砸石头,山上石头取之不尽。山顶虽没有水源,村民居留此处不是长久之计,但是土匪也不能久待,当时有乡保民团负责剿匪,因此村民得以渡过难关 。

      土匪历朝历代有之,仙游山纪氏族谱曾记载,明嘉靖四十年贼匪首洪九在乡里倡乱,有一先人名讳元清,魁伟勇力过人,有次被十数个贼匪抓住,勒令其替贼匪背刀,不料元清胆识过人,举刀怒目而麾之,众贼匪皆不敢近前;明万历壬寅卅年诏授冠带乡饮,黄文煜署仙游县事并巡检时,赠匾旌曰:恩宗耆德。戴氏族谱也记录了,民国时期,仁山戴加油担任保长,到任后敢与土匪较量,死了两个同胞兄弟和一个九岁的儿子,自己九死一生捉拿到匪首,县署授匾“锄奸功行”,让人信服,一时成为乡里风云人物。

      官帽山最为脍炙人口的故事,就是用作为游击队根据地。仙游山凭借地理位置特殊,上世纪四十年代仙游山成为游击队活动的重要根据地。

      1947年6月戴云纵队参加戴云山战斗,战斗失利后,游击队长毛票率领部分游击队员转移到南安八都、德化毛厝、仙游西区等地活动,有一阵子毛票和他的战友就潜伏在仙游山,很多山里人家都接待过游击队员,有一阵子毛票和他的战友就潜伏在祖父老屋里。

      毛票和游击队员多次集中在官帽山脚下开会研究大事,平时要安排游击队员站在天马寨山顶放哨。站在山顶上,可一览方圆几公里的动静,及时躲避国民党官兵的追捕,占据天时地利人和。1949年2月成立中共仙(游)德(化)工委,刘佐周、毛票分别任正、副书记。为解放仙游、德化,中共仙德工委根据闽中工委的指示,组建了仙德游击队,由毛票任游击队队长,木兰溪源头一带好几位农民骨干参加了这支名为“铁流队”的游击武装,为解放战争做出重要贡献,解放后当地仙东、仙西、仙山三个行政村都被授予“革命老区村”。

      历史为官帽山添涂了一笔亮丽的色彩。  

    <>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