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如闲云野鹤的“摄影痴人”

    如闲云野鹤的“摄影痴人”

      □游晓璐

      近期多雨,张力总是往仙游山区跑。他带着相机,拍雨中、雾气中的石苍乡、书峰乡老村。

      张力是仙游县的一名职业摄影师,是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省摄影家协会理事、市摄影家协会副主席。他拍摄的风光照片已成为仙游城的名片。为了拍好一处风景,有些景点他甚至去了十次以上。这个“摄影痴人”,十几年来,穿坏了十几件摄影马甲、用坏了7个摄影包、4个三脚架和3个露营帐篷。他拍摄的作品曾获得“福建土楼·客家永定”国际摄影大赛二等奖、福建省非物质文化遗产摄影大赛一等奖等奖项。

      张力瘦,沉静,常年穿军绿色的衣服,背着一个重达15公斤的摄影包。

      “以前,我家住在仙游东门土寨村的一个大院子里,不知道这个院子有多少年了。院里种着一棵芒果树,墙用小小的鹅卵石铺成。墙角里,瓦盆随意放,葫芦随便长。房子是土木结构,傍晚时,白色炊烟升起来,空气里都是干爽的柴火味。父亲在作画,孩子和狗在玩耍。现在一闭上眼,还能闻到气味,看到颜色。后来院子征迁了,可惜一张照片都没有留下来。这世界变化太快了,我开始懂得,如果不记录,这样的场景随时可能消失。”张力说。

      20多年后,张力仍然对1996年冬天的仙游城关老桥记忆犹新。

      “那天,一群画友画完画,打算出去踏青,可不知道往哪走。后来大家抓阄,决定往南走。那时候的桥,还是木头造的。你想象这样一个画面,冬天的夕阳里,一个农夫牵着牛在独木桥上走过。我突然觉得这个画面很美,就在桥头用胶片相机拍下了画面。”

      后来,独木桥消失了,盖起了现在的兰溪大桥。在他的镜头下,仙游慢慢地在变。变新,变大。他是仙游景象最熟悉的旁观者。

      张力安于待在故乡。仙游这个县城里,有他的乡愁和回忆,痛苦和幸福。“我始终觉得,如果能把一个地方拍好,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张力曾说,自己是只“闲云野鹤”。其实,在他闲云野鹤的背后,是强度极大的自我试炼。他已经40多岁了,对万物还保持着初见的好奇。“给你看一张照片。”张力说,“这是兰溪三月的桃花,仙游县城里也有这样的花。”他的眼睛在黑夜里很亮。走在夜里的兰溪,他可能随时会被已经拍过无数次的景物吸引,像孩子一样喜滋滋的。

      “你看,天空离地面最低处是墨蓝色的,高处紫红,光打在水面上,水有了光的皱纹,像不像莫奈的一幅画?”

      作为摄影师,张力非常注重“当下”。他继续在夜里走。这时,隐藏在草丛里的音响开始播放音乐,是《千千阙歌》的笛箫版。他觉得这首歌超级好听:“你闭上眼睛,可以听到水流的声音,还有曲子里的笛声。水流动,却无比静。”

      张力是“打开的”,他时刻会被水色、风声、晨雾以及某个夜里的星空所感动。

      身处古典工艺家具之都仙游,张力拍了众多家具。“每一件工艺品、家具,细细看,都是有表情,有生命的。”

      “我兴趣广泛,喜欢这个,也喜欢那个。”张力笑着说,“我以前喜欢画画,离职业画家就差了一点点,后来迷上摄影。”

      “他会花很长时间面对同一件家具,布光、取角度、按快门,重复着一样的动作,只为了能拍到他自己满意的那一张。家具拍摄前,主人一般都会先把家具擦拭干净,但张力往往都不满意,总能找到细微处的尘埃。……张力只认准自己是在摄影,作品就是代表着自己。”《古典工艺家具杂志》出品人林育程这样写张力。

      张力的身上,有一种不自知的诗意。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张力在黑夜中,对万物的兴趣,在凸起的石盘丛中跳来跳去,我不会说他依然像孩子一样。和这世界交手的许多年后,他光彩依旧,兴致盎然。

      一天清晨,在通宵达旦地修图之后,他打开窗户,看见整个世界笼罩在梦幻般的晨雾之中。他顶着熊猫眼,背起摄影包,飞速骑上摩托车,融进大蜚山的雾中。此时,这个城市有了水墨一般的意境。他按下快门,就像每一次独自拥有一片山水那样,充满隐秘的快乐。

      当太阳升起,晨雾散去,公交开动,人们出门上班,刚才的一切,仿佛从来不曾出现过。

      但他已经拍下了。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