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闲话薛国平

    闲话薛国平

      □温建茂

      曾经在湄洲日报社旧址薛国平寓居的房间里,听到过他的几位同学在评点一幅画。很显然,他们对那幅画很感兴趣,但他们说的都是技法层面的东西,我这个外行根本不清楚。现在我努力搜寻记忆里的一切,反复比对画册,最终肯定他们谈论的是薛国平的油画作品《小镇余晖》。这是他创作于2006年的一幅作品,画作上半部的房子笼罩在太阳的光线里,下半部的左边一大半在阴暗中,一位黑衣人牵着一位矮半截的白衣人,靠近下端大概是太阳的反射吧,有些落日熔金的意味。那幅画一直就挂在薛国平家大门进去的对面墙上,开门时第一眼就可以看到。

      薛国平退休后把以前的作品编辑成册,书名《薛国平作品集》,中国艺术家出版社出版。整个封面呈中灰色,扉页整张用咖啡色留白,第三页的白底上印着曾任福建省美协主席翁振新题的“薛国平作品集”,第四页主人翁正式出场,黑底上简简单单一个字都没有多余的简介,另一边则是突出脸部为主的人像以及若隐若现的薛国平三个字。书简单、明了、自在,像极了他的为人。

      全书分《序》《油画作品》《水彩作品》《评论文章》《舞台美术》《自传》《艺术年表》《相册》和《后记》九个部分。薛国平在他的《后记》写道:“这次作品集的出版,是我多年的愿望;是我几十年艺术生涯的一次较为系统的梳理,展示了我从事舞台设计到美术创作的心路历程。从作品创作到心得体会感言和师辈朋友的评论文章里,可以窥视出我人生的艺术实践和艺术思想的追求轨迹。”

      薛国平说当年有幸在仙游鲤声剧团遇见陈仁鉴和郑怀兴两位先生。薛国平经常提起陈仁鉴所说的这一句话:“在省里获个奖不算什么,咱要的是和莎士比亚对话。”郑怀兴则告诉他:“生活要入世,思维要出世。”怀兴先生的胸襟和视野深深地影响了薛国平,薛国平也用一生去实践两位先生的教诲。薛国平把他多年积累下来的舞台美术设计经验倾囊相授,《舞台美术》这部分就是分享他的创作经验,所以也可以说这是一本很好的工具书。翻阅《薛国平作品集》,我惊讶地发现薛国平的文笔优美而又准确,朴素而又鲜活,画家的观察力兼具作家的笔力,可以看出里面蕴含着丰富的信息,透露出一个艺术家的胸襟和情趣。薛国平出行时,常常会随身携带一架卡片机,他非常关注那些模糊地带,关注光与影交错的地方,他就用这样的方式代替写生,有时就用几张摄影作品“拼凑”成一幅油画或是水粉。他的许多获奖作品,比如《蓝色的梦》《母亲》《哈萨克少年》《泊》《乡村乐队》等等都是这么来的。凡是他能够关注到的,都有可能成为他的创作对象。而薛国平就安静地隐藏在那些作品的后面,安静地注视着这个滚滚红尘。

      上个世纪90年代,我就认识薛国平。他是喜欢热闹的人,朋友、熟人众多,好像走到哪都有他认识的朋友。我们常常会在一起喝酒、聊天。其实我们在一起时,我大部分时间是做一个听客,薛国平都是主讲人,他的沉默不会超过5分钟,他说即使沉默可以换来金钱的话,他也还是要选择讲话。有时候我因为要上小课,挣小钱而爽约。他知道我手头比较紧,就直接“划拨”十万元助我在莆田买房。

      大家都知道仙游有李霞,有李耕,有林肇棋,还有黄羲,好像仙游就是国画的代名词。薛国平一开始就知道怎么避开锋芒,另辟蹊径。从上个世纪60年代末起,薛国平就认定了自己的选择,开始主攻油画。他知道怎么把中国传统绘画、舞台设计以及生活经验融入油画或是水彩创作,知道灯光的变幻和色彩之间的秘境,从而塑造出独特的艺术风格,连续四届叩开全国美展的大门,36次获奖入展,作品被文联、美术馆等官方广为收藏。更有意思的是第九届全国美展,他的油画作品《乡村乐队》和水粉画作品《红云》竟然同时入选,这样的“双黄蛋”不管是在哪届美展上都是很少见的。

      退休后的薛国平还是跟以前一样忙碌,他现在大部分时间都住在仙游,在城南他一下子就买了两套房子,上面的一套开辟为工作室,用于作品展示,偶尔邀请朋友喝茶聊天,或是相约出去小酌,他认为最为关键的不是吃什么,而是跟什么人在一起。

      我感觉薛国平本身就是一本丰富多彩的作品集,怎么说都说不完。

    <>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