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涵江“黄家门”:莆商精英的百年涵养

    涵江“黄家门”:莆商精英的百年涵养

      □姚汉村

    1.jpg

      黄家门正门、内厅照

      晚清至民国时期,地处闽中滨海的兴化湾曾经崛起一个敢为天下先的莆商群体。这个群体中声名最为显赫的是涵江黄氏商帮。这个商帮因其队伍庞大,实力雄厚,被誉为“莆商之精英”。正是这支著名的莆阳黄氏商帮,书写了一幅幅“无兴不成镇,无莆不成市”的历史画卷。

      这支黄氏家族祖居地西天尾渭阳,后迁居涵江霞徐街。霞徐黄家清同治年间创立“瑞裕”“鼎和”“泉裕”“大同”四大商号商行,专营桂元干生意,经营规模占当时兴化同行总量的30%以上,坊间把这四大合伙家族联盟称为“黄家门”。涵江“黄家门”商帮凭借自己的勤劳智慧和开拓精神,形成了吾莆两个名闻遐迩的群体:一是“读书启智,兴学报国”的士人群体;二是“振兴实业,光耀家邦”的莆商群体。“黄家门”商帮从商的特质是“谋事无中探有,办事脚踏实地,事业有成,不忘回报桑梓”。

      黄家门商帮领头人黄邦杰,名步,字孟衢,19岁时,父亲客死他乡,他单身孤影前往宁波办理后事。办完丧事后身无分文,回不到家,只好在当地找了一家莆田老乡开设的店铺当差。他由一个赤手空拳的游民和店员起步拼搏,终成大器。时逢太平天国起义军兵临宁波,当地客商巨贾携家逃难。此时邦杰主动提出为老板护店,店老板为邦杰临危不惧的壮举所感动,许诺若能保住店产愿与邦杰对分。待时局稳定,老板回归后,遂践守诺言,毅然与邦杰均分店产。邦杰喜得意外之财,从伙计升级为股东。不久店老板善意鼓励邦杰独立门户。于是邦杰在宁波创办了“瑞裕”号桂元干商行,他无师破蒙,经商有方,生财有道,几年时间就身家百万,富甲一方。他一生恪守经商之道:厚道守信。他的经商信条是:“不可误良机,失时机,必须堵危机,抓契机。人创造路,路召唤人”。他不失时机地抓住商机,一俟生意兴隆、效益猛增后,立马购置一艘载重2000担的木帆船,取名“瑞安”号,往返于宁波、涵江之间,双头赢利。为了控制桂元干产地货源,邦杰将宁波商务交给弟弟邦彦掌管,自己坐阵莆田,从龙眼鲜果收购到烘焙包装一抓到底。后邦彦英年早逝于宁波,商务重组,由邦杰诸子轮流守店。邦杰教育儿辈;创业,守业务须坚守“三本四不”,才能站立潮头。所谓“三本”,即要有持家本性,有经商本领,要储存本钱;同时一定要修身养性,做到不嫖、不赌、不烟、不酒,是谓“四不”。1885年,邦杰病逝,下一代兄弟分家,把“瑞裕”号分为乾房、坤房,乾房经营原“瑞裕”号,坤房分设“鼎和”号。清末民初,“瑞裕”号桂元干商行稳居涵江商界的老大。清同治年间,莆田县衙选举孝廉,知县授予邦杰“孝廉方正”牌匾。以黄邦杰为代表的黄氏商帮精英弄潮商海,演绎了许多驰骋商海的传奇故事。

      “鼎和”号商行创立于1886年,先由黄智群经营,后由其儿子黄纪年接手。该行在宁波当地增设“南昌桂元干商行”,经营有方,管理有序,内设账房、销房、栈房和桂元干产品检验等卡口,统由直系亲属管控。商行还配有运输船只,资产积淀丰厚。抗日战争爆发后,商行生意受影响而停业。抗日战争结束后,虽重新开张,但生机难以复苏,最后关门歇业。

      “大同”号创始人黄孟誉,初期受雇于堂兄邦杰,后在邦杰引领资助下逐渐独立经营,商情年年在进步,岁岁有提高。后被当地黑道纵火行劫破财,落荒返回涵江,又是邦杰倾力扶助,重振店业。“泉裕”号创始人黄孟育与孟誉是同胞兄弟,桂元干商行创办于1904年,是“黄家门”诸商行中经营最差的商行,后由儿辈经营,逐渐恢复生机。

      在近代,涵江“黄家门”也是兴化海上运输业的先驱。清末,简陋的交通工具制约莆田海运的运力,那种靠天航行的帆船,每年春季四月份,趁刮南风季节扬帆北上,然后,又要等到八、九月刮北风季节南返,每年只走一趟。货船还要面临台风巨浪倾覆、海上匪盗袭扰随时货失人亡之险。这种原始落后的海运方式不适应当时经济发展的需要。

      为了拓展闽沪船运商务,1912年8月,“黄家门”瑞裕、大同、泉裕三大商行,联合创办了“上海福兴轮船公司”,为莆田海运之始。该公司在上海设立总办事处承办涵江至上海及宁波等地的航运业务。该公司花8万元从英国赉赐公司购一艘载重量800吨的客货两用的轮船进行远程航运。该轮原为英国海军淘汰的小军舰改装而成。福兴公司购买后改名“国民”号。按原薪继续雇用该船内所有船员。福兴轮船公司只派二三名业务员在船上管理货物。该轮固定走一条航线,即从上海至涵江,每月定期开一个返回航次,以货运为重,客运为辅,单程航行日期为3天。但“上海福兴轮船公司”从创办伊始就已经落入英国人的圈套。他们利用莆田人不懂英文之机,将购轮船的合同改成租用的合同,租期一年。满一年后,英商借助租界警方,派人上船赶走福兴轮船公司船上的业务人员。由于“国民”号被诈,公司于1914年4月宣告破产,刚起步的莆田海运业遭受严重打击。原上海福兴公司虽败犹荣,该公司毕竟履风涛历险阻,开创了莆田海运历史的新纪元。

      不久,原福兴轮船公司股东,瑞裕、泉裕、大同商帮在风云激荡中继续圆梦之旅,重新筹集资金,再创办“鲲南海运公司”。商帮向上海宁绍公司租用一艘800吨位的“南兴”号轮船,往返上海、宁波、涵江之间。与此同时,“黄家门”商帮还涉足金融业,在涵江开设当铺、钱庄。民国初年,中国银行在涵江开设营业所,由“瑞裕”号承办。“泉裕”号还开设恒安票局。瑞裕、鼎和两商号还到新加坡创办侨汇局,吸收资金。后部分资金被黄祖荣、黄弼夫挪用去广州资助反袁护国运动。

      “黄家门”商帮致富后,不忘报效桑梓。黄邦杰常谆谆教诲商邦同仁:“要做个品端、心正、俯仰无愧天地之人;要敬业乐群,团结互助,不可离巢单飞;要乐善好施,尽力纾难济困,不可为富不仁。”“黄家门”商帮筚路蓝缕,艰苦创业,发家致富后不忘造福乡里,先后资助建设青龙港石堤,府县文庙明伦堂、城隍庙、涵江宫口朱子祠,梅峰西来寺等祠、堂、寺、庙以及道路、桥梁等,为社会公益事业竭力奉献。

      随着岁月流逝,“黄家门”商帮精英先后离世,生意逐渐走下坡路。后邦杰时代,子孙后代开始华丽转身,舍商贾趋儒业,从原来弄潮商海,转身兴学育人,实现从实业发家到知识救国的境界转变。在近现代史上,“黄家门”走出了一大批涵盖社会诸多领域的杰出人才,如清末刑部郎中黄纪元,曾任漳平县教谕、福清县训导的黄纪云,莆田辛亥革命发起人、福建咨议局议员的黄纪星,参加同盟会起义后任江西建昌府知县的黄绶,1923年任莆田知事的黄湘。黄纪星第四儿子黄苍麟早年考入上海南洋大学(现上海交通大学)并在校入党,与陆定一在同一个中共支部。1927年7月,黄苍麟毕业回莆田把组织关系转莆田中共支部,任县委委员,协助陈国柱开展革命活动。黄纪星第八个儿子黄典麟就读涵中中学,并任校团委书记,积极从事革命活动,油印传单张贴标语。1930年6月,在江口参加活动时被国民党抓捕后,英勇就义,时年未满17周岁。今莆田市烈士陵园烈士碑亭存有勒石纪念。据涵江文史资料披露,“黄家门”从1908年至1974年出生的学子,考入全国各大专院校的有210人,其中有30人是硕士生、博士生等高学历人才,其中留学深造者多人。黄文魁、陈淑英夫妇执教兰州大学,而他们的下一代二女、一男、一媳,一门四博士。还有家境清贫的才女黄香珠,是抗日战争之前考入北京清华大学的莆田第一位女生。还有黄维干、戴匡渠夫妇,1946年考入前国立中正医学院,解放后分配在江西省人民医院,黄为内科主任,戴是亚太地区国际病理学理事。

      追忆涵江“黄家门”商帮,多少风光成往事,峥嵘岁月浑如梦,但他们富于传奇色彩的创业史跌宕多姿,足以启迪智慧;而黄氏族人勤奋创业、敢于拼搏的精神,仁爱诚信、扶危济困等优秀品质,则是一笔弥足珍贵的财富,值得后人永久缅怀,并期望世代弘扬传承。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