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旅游>“泉石烟霞”华严寺

    “泉石烟霞”华严寺

      □刘爱红

      “南广化,北华严”,在吾莆禅宗历史上,华严寺、广化寺,一北一南,并峙齐驱。唐代士林推崇非儒即僧,相当长一段时期里,华严寺是士庶景仰的圣地。

      唐代已构建现今消失的华严寺曾有两处选址。一在鸡足峰前,即“玉涧北岩”,在今龙桥街道北磨社区下斜村一带;二在今龙桥诗山一带,约谊来别墅等建筑群所在(如图1-3)。

    1.jpg

      图1

    2.jpg

      图2

    3.jpg

      图3

      说起“玉涧北岩”,先提及大象峰,大象峰发脉于龟山,与石室山连。山形如大象,得名。而鸡足峰自大象发脉而来,岐而为三,如鸡足,以形似名,又名“北岩”。鸡足峰前,唐时有“玉涧北岩”。在今北磨社区下斜村入山二三里处,巨石上还刻有隶书“玉涧”两字(如图4)。

    4.jpg

      图4

      唐代莆田先贤陈峤、许龟图、黄彦修曾同读书于玉涧北岩。黄滔等名士骚人亦于此唱咏不绝。黄滔有首《送僧归北岩》诗:

      北岩泉石清,本自高僧住。新松五十年,藤萝成古树。题诗昔佳士,清风二林喻。上智失叩关,多被浮名误。莲扃压月涧,空羡黄金布。江翻岛屿沉,木落楼台露。伊余东还际,每起烟霞慕。旋为俭府招,未得穷野步。西轩白云阁,师辞洞庭寓。越城今送归,心到焚香处。

      这首诗我尤爱两个词眼,“泉石”“烟霞”。清代华严寺移建,“下平地小构”于今龙桥诗山一带,而后终废。古寺遗址今谊来别墅后山尚存一佚名隶书“泉石烟霞”题刻(如图5)。

    5.jpg

      图5

      亦爱明代中丞林大辂的《鸡峰杂兴》诗,诗中写到“玉涧”“烟霞”,写出一片清幽:

      玉涧草堂静,栖栖遗世情。烟霞元发改,岁月白鸥盟。门避高轩过,席从野老争。幽居春不浅,风雨近山城。

      由“玉涧北岩”至“华严寺”,可溯源由来。唐大中六年(852),刺史薛凝题为“华岩”,以僧行标能讲《华严大乘经》,故名。十一年(857),疏闻于朝始改为寺,即称“华严寺”。浮屠七级有泗洲文佛像。弘治志载:“华严寺,在县西三里右厢界内。后为鸡足峰,前山环绕如左右扉然,亦附郭幽胜之处。”乾隆志亦载:“乾宁五年(898),县令吕承祐造木塔三层。后火,塔尽焚,而像(泗洲文佛像)如故,时俗异之。随复建塔,又有妙峰堂、壁立轩、环秀亭、放生池。”至宋时,北岩的华严寺已成为名刹,环秀亭是宋兴化军进士题名之所。

      历史上关于木兰陂未成时与华严寺还有一段渊源。宋代李宏欲作木兰陂,南陂成,累坏,是后众心孤疑,宏诣僧伽塔下百掷筊杯,上下如一,众心不惑,遂以成陂。

      宋代理学家,曾任兴化军通判的刘子翚游华严寺,兴起题《华岩寺诗》:“浅水荷花开傍桥,晚钟楼殿碧山椒。林松绕路行不彻,野鸟避人飞更遥。”这时寺还是颇有规模的。

      元至正十六年(1356)(《八闽通志》作“二十六年”),华严寺复毁于火,不久重建,至明代又为废墟。万历间(1573-1620),有僧建佛殿一座,不久又荒废。明林尧俞诗云:

      鸡足峰前寺,相违知几年。山僧今易主,旧路尚依然。地远黄茅瘴,池分玉涧泉。时来访灵澈,一榻伴云眠。

      清安徽霍山知县林弼《华严寺》诗则道出兴废存亡之慨:“法王宫殿历千春,乱后轩楹又一新。门外兵消存旧垒,山前塚古出青磷。蕉花径绕风声冷,菜甲庭平霁色匀。僧老伴游能不倦,兴亡指点说都真。”

      今华严寺虽盛名不再,胜迹难寻,后人却津津乐道她的风华。

      采风中,北磨社区的老协会会长郑玉堂说起他奶奶口中的华严寺:北磨有个华严寺,过去叫九座寺,因为有九个殿堂。宋朝时仅剩很少的建筑。现福兴路南侧靠北有个大祠堂,那是寺的天井所在地。华严寺后角即他们家土改时分的田园。“尾殿里”石人石马很多,后被偷运至仙游县赖店镇。

      传说中华严寺“宋朝时仅剩很少的建筑”,从南宋文坛宗主莆阳先贤刘克庄作《九日游华岩寺二首》可见一斑:“堂闭厨荒藓壁颓,重寻陈迹故堪哀。残僧远避游山屐,饥雀空窥施食台。鬓换绝无黑丝出,樽空不见白衣来。千林摇落秋容老,未有黄花一朵开。”“古塔东偏景最奇,年深何处认苔基?碧纱笼毁雷轰壁。黄缬林疏叶脱枝。鹘没暮云天杳杳,鹤归旧里冢垒垒。牛山泪与龙山帽,雨洗风吹在者谁?”

      文史专家黄国华和黄祖绪补充了一些史料。道华严寺其一为禅宗殿堂,二为兴化军初试进士放榜所在。可见影响之大。熟知莆田历史的人都能历数吾莆科举年代三个学子放榜处,一为华严寺,二为南山广化寺,三为龙门下。提起华严寺,必提高僧神皎、行标禅师、义存禅师。

      玉涧寺监寺高僧神皎与唐太子詹事林披结为方外友,两者曾游憩于龙桥的名山胜水。行标是华岩寺开山始祖,幼时投神皎出家。义存禅师以“雪峰尽大地”思想名闻后世。

      关于行标禅师,黄滔撰《华岩寺开山始祖碑铭》载:师法号行标,俗姓方,祖荣,父安,莆之盛族。师生于建中二年(781)辛酉,龆龀即颖悟,异于诸童。九岁,投玉涧寺监寺神皎出家。……”

      出生于名门望族的行标仪梵肮脏(高亢刚直貌),言词雅直。贞元十七年(801),辞师北游,抵京荐福寺,受戒品,诣章教大师法会,章教奇之,令首其众。寻为功德使推入道场,宪宗善之。元和十一年(816)东归。武宗废除佛舍,师庐于西岩石室,律身守道,如居千众。及宣宗复寺,年已六十七即玉涧之北岩居焉。县令中山甄宿,与莆士庶争沐醍醐,共隆兰若。刺史河东薛戎(凝)延之入郡,同扣《华严》大义,几忘寝食。洎解印,与偕至北岩,题为华严院,以彻祠部。咸通六年(865)七月五日。师示寂,年八十有五,建塔于西岗。

      释义存(822~908),号真觉,泉州南安曾氏子,唐代高僧。父勉,家世奉释典。其先茔在杨山西,去城四十五里,一峰翔拜于前,俗谓:“胡僧设拜形。”相墓者卜其地出高僧。长庆二年(822),义存生。酷恶荤腥。襁褓中,闻钟梵声,或见旛花像设,必为动容。见者咸异之。九岁,恳母,求出家,不从。十二岁从父游莆田玉涧寺,见庆玄律师。遽拜曰:“我师也。”遂留侍焉。十七岁,祝发,改名义存。会昌五年(845)有旨,沙汰僧徒。乃以儒服谒福州芙蓉寺。弘照见而器之,留之左右。大中元年(847),奉诏还佛,再拜芙蓉弘照为师。

      义存禅师之禅学,带有南方玄学色彩。以为万法平等一如,归于一心,由此而破除人们因情见偏执而起的大小,有无等一切差别认识。此所谓“雪峰尽大地”思想,示众曰:“尽大地撮来,如栗米粒大,抛向面前,漆桶不会,打鼓普请看。”有《雪峰义存禅师语录》二卷传世。闽中文章初祖黄滔为之撰《福州雪峰山故真觉大师碑铭》。

      自唐至今,与华严寺因缘而聚的高僧大德,或文人墨客,风流人物俱随风而逝。我与文友一同探访故址现存“泉石烟霞”石刻,观隶书传递着端方而飘逸的情思,不禁感叹千年文脉悠然旷远,余韵袅袅绵延至今。

      文友介绍,上了年纪的老人口传原华严寺毁于清康熙年间的小刀会起义中。

      “泉石烟霞”石刻在谊来别墅后山,之下依山就势凿了三个荷花池。潺潺流动的山泉随着水管自上而下欢腾流淌。荷花池冬日仅见零星的几秆荷叶,夏日自是一番荷花别样红的美景。仰头望去,天然巨石横亘山脚,灰扑的天空下,天马山上天马阁一骏飞升。盛唐以来的风物如白驹过隙一骑绝尘。泉石犹在,却非旧时风景。想象中,日未升,云未开,雾未散的破晓时刻,烟霞伴着泉石变换种种姿态,华严宝刹的晨钟悠悠响起。随着云升雾散,烟霞褪尽。再随着夕阳西下,烟霞漫天,暮鼓响起,雾气笼起。如此朝朝暮暮,暮暮朝朝,千年的烟霭变幻了多少的分合聚散,“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参考肖亚生《兴化古城寻踪》、黄祖绪《历代高僧大德知见录》)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