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两句地道的莆田俗语

    两句地道的莆田俗语

      □王琛

      “看见壶公山,聪明花就开”,和“担钱兰溪去做县”,笔者戏称为地道的莆田俗语。因为里面有壶公山和兰溪,壶山兰水是莆田典型的地理标志;“壶兰雄邑,文献名邦”。可是这兰溪乃浙江省一个县(今兰溪市),不是莆田木兰溪,担钱的人确是莆田人,姓王名家彦,明朝天启间进士,出任兰溪县令。他家在今莆田市秀屿区东峤镇先锋村山美。中国古代有句俗语:“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说做一任三年清廉的知府官也能挣十万两白花花的银子。可莆田这一俗语不说做县官担钱回家,反而说担钱去做县官,是为什么?原来王家彦家风清廉,他为人端正刚强,决心为官忠国惠民,不取一分非分之财,所以他带钱去做县。他从清官起步,后来一直升至兵部右侍郎,协理京城戍政。当时明朝即将崩溃,李自成农民起义军大兵压境,王家彦守北京德胜门与士卒共寝城楼半载,城陷。王家彦投身城下,未亡,自缢于民舍中,屋被焚,王家仆人收其尸已失一臂,何等惨烈。到清朝顺治九年,书谥忠毅,钦赐建祠予祭三坛,春秋两祭。南明隆武三年,在荔城府学西,原莆田一中今擢英中学那里建有表彰名宦乡贤的公祠。其中有王家彦的旌忠祠,谥忠端。又赐建坊于北高吴城村,石坊自然村。1958年修建东圳水渠时,坊被毁,2010年11月重建。现在“担钱兰溪去做县”成了莆田王氏祖训。世事沧桑,为官清廉效命于国,泽惠于民的人终竟会受到人民的崇敬。但是,“担钱兰溪去做县”,有时也会被人反用做讽刺不善经营生意的人,很好的差事被做得失本倒贴。

      下面讲另一俗语“看见壶公,聪明花就开”。上一句俗语有历史记载,壮烈事迹;这一俗语只有民间传说,风趣谈资。俗语主人翁柯潜,是个才子,明朝景泰间中状元,在荔城大道街古时有为他立的坊,知名度堪比王家彦,可他当官没什么壮烈事迹。他家在莆田市灵川镇柯朱村,传说他幼年时生性活泼俏皮,寄居荔城一姓赵的塾师家里读书。小柯潜从乡村来到城里,看到什么都好奇,塾师教了一段时间,测验时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塾师觉得此子不是读书的料,就亲自送他回老家。

      从荔城往柯朱经过壶公山脚下一片平原田野。小柯潜看到水田里一只死青蛙,背着地腹肚朝天,四肢张开。小柯潜惊叫道:“老师,老师,那是一个‘大’字。”塾师一看,果然死青蛙摆成像个“大”字。塾师说:“你在城里读了那么久书,考你一个字都不认得,现在却认得‘大’字。”小柯潜说:“谁说我不认得字,我是懒得说。只考字太没意思了。”塾师觉得很惊奇,柯潜他不但认得字还会别的,就说:“那我出一句对子给你对,你能对吗?”小柯潜说:“好!”塾师看当时久不下雨,一片瓜田的瓜苗都被晒得蔫蔫的,就指着瓜田出对:“日曝瓜囝(瓜的秧苗)死彻彻(莆田方言彻的白话音为tà,即都死光光了.莆仙方言“瓜”与“柯”同音)。”

      小柯潜知道老师是说他柯潜没出息,就立即回了一句:“风吹尿鼓臭漫漫(漫mán,尿莆田方言与赵同音,尿鼓是盛尿的缸,形如鼓,鼓与古同音。臭漫漫是臭味四溢)。”暗射赵老师古板——(赵古),浑身腐气。

      塾师非常惊讶,觉得这孩子这么厉害,也许是碰巧,就再出一句:“女子独行谁敢拦?”小柯潜立即接着对一句:“先生欲出我实留!”塾师说:“我的出句是橄榄——水果。”小柯潜说:“我的对句是石榴,也是水果。”

      柯潜为什么前笨后智呢,莆田的传统答案是:“看见了壶公山,聪明花就开。”这个答案就成为俗语。

      莆田置县至今一千四百多年,确实出了许多杰出人才,人们称赞莆田:“十室九书堂,龙门半天下”、“地不大于曹滕,俗已几于邹鲁”。究其原因,有人说是“地瘦栽松柏,家贫子读书”。南宋大理学家朱熹曾经到过莆田,仰望屹立海滨,高入云霄的壶公山说:“莆田多人物,乃是此公作怪也。”常言道:“地灵人杰”、“山水钟灵毓秀”,也许有些道理。不过“看见壶公山,聪明花就开”,却说得太过分了,太夸张,经不起实践的检验。壶公山下人群千千万万,有愚有贤,各有因果。这一俗语只能用来提升爱乡观念,壮一壮自豪感罢了。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