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五日节”的瑞草

    “五日节”的瑞草

      ——“艾”与“凤花”的民俗文化内涵

      □陈锦

      农谚云:日长五日节,暝长给(到)冬节。

      意思是说,一年之中,“五日节”是昼长的极点,而“冬节”则是夜长的极点。其“五日节”就是“端午节”,“冬节”就是“冬至节”。

      稍有天文历法常识的老乡应该都知道,一年中夜长的极点确实是冬至日,但昼长的极点是夏至日,而不是端午节……是不是民间不知道这个时间节点?回答是否定的。民间不但知道昼长夜长的极点,还知道昼长和夜长的中间点(民间有“春分秋分,暝日平分”的谚语),之所以不言“夏至”而谓“五日节”(端午节),那是因为,夏至不像“冬节”那样正好节气与传统节日同日,谚语为了使所表达的昼长极点通俗可感,因而选用了时日接近于“夏至”并为民间所熟稔的“五日节”……

      包粽子、赛龙舟和插艾,是汉民族过端午节的通例。南迁先民沿袭了这些源于北方的习俗,但跟方言与汉语的差异一样,由于在特定地域的长期流传过程中,这些习俗发生了地域性的演变,最终与源头习俗和其他地区的习俗形成了较大的差异。

      老乡们是否留意到一个语言现象:“包粽子”在有些地方习惯以连读变音的“卷粽”表达,而大多数地方习惯以不连读的“包粽”表达。进一步地寻究我们可能会有所发现,那就是,习惯说“卷粽”的老乡多来自有包粽子传统的小地方,而直言“包粽”的老乡,则多来自没有包粽子传统的小地方。

      不过,从民俗文化的角度来说,本地端午节与其他地区端午节的最大差异不在卷粽子,而在于两种瑞草的运用和寓意,这就是“艾”和“凤花”!

      这个“艾”对应汉语“ài”音,方言文读同汉语,平读作“hüa(去)”,但在许多地区习惯读为方言鼻音韵母音,读作“hüam(去)”(声母同方言“虚”,韵母同平读0线)。艾草在方言单称一“艾”字,是本地端午节专用的瑞草。其中,作午时草用的,通常割取其地上部分;用于插、挂的,则为带根须的鲜全草。具体插法是插在门框两边或门环上,而跟“凤花”扎成束的则悬挂在门顶上。

      端午节插艾并非本地民间所特有,而是全国大多数地区彼此通同的习俗,但本地插艾的民俗文化内涵跟其他地区迥然不同。其他地区通常认为,插艾是为了驱蚊虫、防毒和辟邪祛病等;而在本地民间,“艾”谐音的是“敏精翘竖”,插艾的目的无非就是让人“敏精翘竖”……

      “敏精翘竖”是方言成语,形容聪明敏锐,头脑清醒,或者形容精神状态好,无睡意,无倦色。

      “翘竖”本指植物的叶、茎及干挺立着,不下垂,不萎蔫,形容生长状态好,并引申为精神状态好,不萎靡……

      “敏精翘竖”为四字连读词组,“精”和“竖”均变音,其“竖”平读音本作“küa(去)”(方言“骑马”之“骑”去声),连读变音后读音接近于平读“艾”,因而,“敏精翘竖”就成了“艾”的谐音成语和吉言。方言说法如“插艾,敏精翘竖”。

      那么,与“插艾”有关的“敏精翘竖”,是指“聪明”呢,还是指“清醒无睡意”?应该说,二者兼有之,因为人们都希望自己或子女变得更加聪明慧智。不过,更切实的期望应是后者,也就是“醒神,驱除睡意”……

      这是因为,从前一年的冬至起,白昼就一直在逐渐变长,气温总体上也在逐渐回升,人也逐渐变得困倦喜睡,饭量也在变大。民间谚语云;“排一寸,人爱困;排一逮,人大吃”。意思是说,当松树的新芽抽到一寸长的时候,人会感到困倦;抽到一拃长的时候,人就容易感到饥饿,饭量变大。本地松树差不多在春分前后抽芽,这个时节正好是昼长由最短向最长推进的中间点,人体会因为白昼的明显增长而感到困倦和饥饿……而到了民间观念上认为就是“夏至”的“五日节”,人的困倦也达到了极点,这时候最需要的“敏精翘竖”自然就是“醒神,驱除睡意”了。

      艾草香气雅正,是传统常用中药,也是民间常用土药。由此,老乡们可能认为,插艾应该与“辟秽”“辟邪”“祛病”的寓意有关。其实没有,在传统民俗观念中,插艾就是为了“敏精翘竖”!

      本地端午节期间天气温热潮湿,是疫病高发时节,而传统民间实际上也把端午节当作“卫生节”和“平安节”来过,健康、平安的节日主题异常突出。但是,民间把节日主题交由另一种瑞草去表达,这就是“凤花”!

      “凤花”就是“白茅”。“凤花”是古老的方言植物名,为连读变音词组,其传统口语表达跟直接从“凤”“花”二字连读变音而来的通用读法有所差异,“花”字带有明显的“b”声母倾向,读同传统方言的“兰花”之“花”。

      在其他地区,端午节与艾草并用的另一种瑞草是菖蒲。在本地,凤花就是取代菖蒲的瑞草。究其因由,则应与菖蒲的自然资源有关。其他地区使用的这种菖蒲,也叫“水菖蒲”,是天南星科菖蒲属的一种湿地植物。本地不产菖蒲,但有跟菖蒲相近的方言叫作“溪棕”或“溪菖蒲”的“石菖蒲”。石菖蒲植株较小,但香气更浓,野生资源很丰富,想当然可以替代菖蒲。但石菖蒲多生长在山间水湿处,平原区的居民必须专程采集才能获得,农耕时期忙于农事的前人显然不会这么做……应该就是在这种情形下,前人最终以随地可采而地域性民俗文化底蕴更深厚的“凤花”取代了菖蒲。在民间的传统观念中,“凤花”最突出的特性就是“犀利”。别看凤花的叶子柔软无毛,边缘也没有锯齿,但刚出土的茅尖却异常尖利。所以,民间俗语云“凤花出土就利”,并以此形容孩子早慧,早懂事。而作为瑞草,“凤花”也由于其犀利的特性而取代了道教徒所尊崇的辟邪神器“桃木剑”,并亮相于所有的红白喜事,净化所有脏秽,屏除所有阴邪……

      只是,我们还说不准,这凤花究竟是“成名”后才用于取代菖蒲呢,还是取代菖蒲后才“成名”……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