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荔园白话(41-50)

    荔园白话(41-50)

      □郑国贤

      荔园白话41

      《旗袍》

      说妈祖大爱,无毛病。谁都应该大爱,基督教试图一统天下,要的就是博爱普世价值。例如,乌克兰战场打了13个将军,不打俄士兵,没有指挥权的军官也不打。

      把旗袍纳入妈祖文化,则是胡闹。妈祖界外人,宁可破衣烂衫,也不穿旗袍的。我22岁离开家前,从不见旗袍。进城前20年,也没见旗袍。1990年后始见旗袍,穿者也是城里人、平原人或嫁给界外的人。与妈祖无关。

      荔园白话42

      《叫声妈妈太沉重》

      这歌词作者龚爱书,在湘潭纪念彭德怀征文颁奖仪式上说:歌是为建党80年写的。90年时,湖南省委宣传部对我说:再来一首亲爱的妈妈吧!

      龚回答领导:我得叫你爸爸!

      建议全国人大设立爸爸节!

      荔园白话43

      徐主席《荔园夜话》333

      别什么父亲节母亲节,心中有父母才是真情。看到哪些从来没对父母生前好过的人,天天在朋友圈讲孝,说德,言佛……,而且很起劲,手舞足蹈,滚你他妈的!

      荔园白话44

      《互赞空间》

      徐部善于学习:既学叫郑部,又学郑部一笑置之。

      2.特朗普若问我,我会告诉他:会,中国老大爷老大妈在手机上发起飓风袭击美国。

      附,徐部原文:

      《荔园夜话》 326

       那些年,一遇见福建日报驻莆田记者站站长陈荣富先生,他就称我“徐部”,不知是鼓励还是当做“贬义词”来使用?我往往一笑了之:又任命了!

      不辩解、不解释,是人生聪明的活法。这一点,我还是知道点,不会妄自狂大,不会飘飘然,更不会自以为是!

       有一次,在部长办公室,在正副部长等众目睽睽之下,阿富先生又尊称我“徐部”,在场的头头脑脑面面相觑。还好,我很自在,因为年纪最大,脸皮最黑也最厚,又是一笑了之。

       今早特朗普同志又问其顾问:中国是否有“制造”飓风袭击美国的能力?

       据美媒披露特朗普同志曾多次问其顾问这个问题了。

       不管这是有意还是无意为之,我们都要淡定,如同阿富先生叫我“徐部”那般,别以为自己真的是“徐部”,一笑了之就好!

      荔园白话45

      《感激欲啼》

      《乡村造梦记》作者:沉洲,原巜福建文学》小说编辑,杨金远小说,大部分由他编辑刊出。

      《乡村造梦记》主人公林正碌,莆田市秀屿区埭头镇人。莆田系中一分子。

      徐剑,新任报告文学学会会长,何建明时代骨干,大国……系列作者。

      令我惊喜的是:徐会长对我老乡创作的文化,如此高评!

      出了江口桥,我一向谦虚,一向自卑的。

      荔园白话46

      《人行道》

      一个月前,我在微信朋友圈发:三迪希尔顿、旷远、凤达酒店门口的人行道丢了!

      徐主席怼我:让你去当主要领导!

      我也想:“荔园白话”,意即:不说白不说,说了也白说。

      今天坐28路去谊来别墅,拐弯处偶然往窗外一看:嘿,三迪门口的人行道有了,砖红色的地砖崭新崭新的,绝不是大雨冲刷的效果。

      感慨:莫道手机老无用,该说话时就说话。

      照片是返回时拍的,坐着,懒啊,效果极差。关心创城的朋友,雨后去走一走吧。

      这一回莆田市委网信办及时上传“敏感信息”,立竿见影。在此予以表扬!

      荔园白话47

      《茶品》

      都说china是瓷器的谐音,我觉得应该是茶叶。

      两位大老板送我茶叶。一位说:高级。一位说:不好不差。

      崔社独自喝茶,喝出了伊梅尔达的味道。我笑:危险的品味!

      三位都是老朋友,合作伙伴,合作愉快。我回家喝他们的茶,辨别不出差异,但悟出三种人生况味。

    1.jpg

      荔园白话48

      《读书有害》

      张翔在朋友圈不见了。

      黎晗来电:倒了,晕了,后果不堪设想。倒在文旅局任命他正科的那天。他打电话给蔡院长,蔡痛骂文人不要命,有病不吃药,只吃书。

      张馆长这是读书害的。上月还在推销《莆仙方言大辞典》。我说那么厚的书,大大的有毒。他不以为然。这不后果出来了!

      比书更有害的是手机。萧参谋长说:这鸟东西害人不浅,但隔离中,没手机还真不行。

      张春桥:知识越多越反动。

      我选择反动,不选择张翔。

      祝张翔醒来!

      图片提供:莆田市作协副主席张玉泉。

      荔园白话49

      《妓院》

      吴冠中对阎纲说:“美协、画院,都是官办机构,他们的活动就是搞展览、办大赛、搞评奖。他们手里有权,你出钱我就给你办,这跟妓院有什么两样?这样一个环境里,空头文艺家泛滥,好的艺术当然出不来了……”

      为阎纲老师打广告:曾经的《文艺报》《人民文学》编辑文章发不出来了,要看,只有买他的书。这书文短字大,好读。篇长与徐《荔园夜话》同,是苏《荔园白话》两倍,水平则N倍!

      荔园白话50

      《幸福路口的卤肉摊》

      前天,夜深了,想面包店关了,但门口有一卤肉摊,便过去了。

      店没关,便买了面包,过去买鸡爪。莆田话问,答普通话。问哪里人,答三明人。来好几年啦。生意好吗?还可以啊。

      称半斤鸡爪22.8元,抓一鸡翅收23元。问加辣吗,回锅加热时,我问:这一天能赚多少?他说还得回去算才知道。我问昨天呢?他一时语塞。

      我拎着鸡爪走时,他悟出我并无恶意,可能还是个官吧,遂大声说:一天三四百!

      我问开到几点?十二点。早上几点起来?七点。睡够吗?不够,得起来卤煮啊!

      今夜细雨轻寒,我又买面包。看着他静坐的背影,我掏出手机……想起易中天痛骂央视记者到处问人幸福吗的弱智行为。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