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历经解放战争、抗美援朝的老战士郑九丕

    历经解放战争、抗美援朝的老战士郑九丕

      □黄黎强

    1.jpg

      郑九丕从部队退伍时发的光荣册上的照片及画图

    2.jpg

      郑九丕家乡旧民居

      一、少年孤苦

      上世纪20年代末,郑九丕出生在涵江塘头一个贫穷的农民家庭。七八岁时父母病故,郑九丕和弟弟只得依靠老祖母生活。四年后老祖母又去世,兄弟俩成了孤儿,生活无着,幸得几位远亲不时看顾。挨到十六岁那年,由远亲介绍,到福州马尾一个同乡开的店铺当学徒,只管吃不给工钱;弟弟却送给了亲戚当干儿子,后去新加坡谋生,从此兄弟二人天各一方。

      二、参加国民党军

      十九岁那年,乡里征配壮丁,保长说郑九丕家有兄弟二人,二征一,郑九丕被强令从福州回家当壮丁。同村张和堂同时也被征当了壮丁。1948年春两人从莆田被押到福州,在福州营前关了近半年。不久,就从福州用战船送到了辽宁葫芦岛(港)。一上岸,两人就被国民党52军某团接走,郑九丕分到那个团的3营8连6班,开赴营口前线,而张和堂却分配在另一个团。

      1948年9月初,东北野战军发起辽沈战役,攻克了锦州、辽西、朝阳、鞍山等众多战略要地。9月-10月间,郑九丕随军到营口后,奉命在营口外围布防,阻击解放军。由于共产党在营口的军队人数少,被国民党军包围。

      有一天,双方发生交战,副班长李金斗(四川人)带着郑九丕及另一个士兵假装前进,趁势跑到解放军方面表示反正。后来,郑九丕才知道另一个士兵其实是共产党方面的人。

      三、参加营口战役

      他们三人反正后,受到了解放军的热情接待,并被编入第四野战军第46军l38师413团1营机炮连。头几天,班长还给他倒(热)水洗脚,为他脱鞋,安排他睡在热炕上。吃饭时,排长还装饭给他吃……这一切都让郑九丕十分感动,心想,我不回家了。

      机炮连分三个排,一排负责马克辛机枪,二排负责轻机枪,三排负责六0炮。郑九丕分配扛马克辛机枪子弹箱。开头一段时间,经常接受马克辛机使用、装卸训练,还学习文化课。

      1948年10月底,辽沈战役逐渐进入尾声,东北的国民党军主力大部被歼。困守沈阳的残敌企图南撤营口从海上逃跑。东北野战军第7、8、9三个纵队紧急强行军从三路包抄营口,向营口守敌发起进攻。原来营口港是沈阳南面最便捷的出海口,此时,沈阳守敌已无路可退,唯有向南从营口港乘坐运兵船逃离东北。

      10月31日,郑九丕所在的138师三个团也参加了进攻营口的战斗,他随413团从郊区发起攻击,与机炮连的战友冲过大片密密的高梁丛狠打猛射,耳朵里还清清楚楚听见高梁地前方国民党52军某团3营7连(他原在8连)连长骑马在狂叫“你们给我打,给我狠狠地打”……

      经过一天一夜的激战,各部队全面肃清了营口市外围的守敌。11月1日,东北野战军7、8、9三个纵队从三个方向完成了对营口市的合围态势。11月2日早上,总攻开始。三个纵队击破了敌军的层层防线,直插营口市区。兄弟部队迅速攻占了营口港码头及周边海滩。此时,码头上敌人正在仓惶登船,为了阻止国民党52军逃跑,解放军的大炮和轻重机枪同时向敌人的运兵船发起猛烈射击。郑九丕所在的机枪连也追到了码头,在岸上架起机枪朝海面上开火。此时,海面上国民党多艘大型运兵船及许多木帆船已经满载士兵朝外海逃命。有一艘满载着2000多人的运兵船落后,正仓促起动,被解放军炮火击中,爆炸,浓烟滚滚,许多士兵纷纷跳海逃生。经过三个多小时的战斗,当天下午,营口解放。

      四、参加天津战役

      营口战役之后,根据毛主席、朱总司令的命令,几十万东北野战军,发起解放北平、天津、张家口的又一个大战役(史称平津战役)。

      郑九丕所在的46军138师也奉命日夜急行军,穿过锦州、跨过山海关,进入唐山,包围天津。当时,毛主席亲自指示部队“解放天津过新年”。1948年底,东北的天气格外严寒,风雪交加,但是,为了按时赶到集结地点,战士们不喊一声苦,不叫一声累,跨过几百里的路程,提前进入天津外围阵地。

      当时,平津战役已经打响,华北解放军已经包围歼灭了北平西面的张家口和新保安二地的数万国民党军,斩断了敌人西逃的退路,又迅速分割包围北平和天津两地的国民党守敌。

      国民党华北剿共总司令傅作义固守北平,副司令陈长捷固守天津、塘沽。郑九丕所在的解放军部队进入天津北郊,不住群众的房屋,不拿群众一粒粮食,老百姓十分高兴。

      为了打破敌人的层层封锁线,郑九丕所在的师团,奉命从二十里外天天夜里挖掘战壕,直抵天津城外,以利将来就近发起冲锋,打击敌人。但是,年底天气实在太冷,零下十几度的严寒,把泥土都冻硬了,铁铲怎么也挖不动!于是,战士们就从郊外田野上搬运大量高梁秸秆,用秸秆烧土,烧了再挖,但烧一次只能挖进几寸,又得再烧!天津城内的国民党守敌从高处远远发现前方火光点点,浓烟阵阵,就疯狂地开枪开炮,许多战士牺牲或受伤了,但这一切都不能阻止解放军的进攻气势。经过了一个多月艰苦的夜战作业,郑九丕和他的战友们终于偷偷地把战壕挖到了天津城下。

      1949年1月15日凌晨,总攻开始,成千上万的解放军战士分五路向天津发起总攻。躲在暗堡、坑道里的敌人负隅顽抗,双方展开了激战。郑九丕随138师413团1营机炮连向敌城防工事发起冲锋。当时天津城下到处是横七竖八的坑道、巨大的炸弹坑、炸翻的碉堡和大量零乱的铁丝网,冲锋十分困难。各营各团都组织扛梯队,郑九丕也被挑选为队员。他和其他战士一起冒着严寒和枪林弹雨,扛着长梯子,冲过一道道险阻,攀过被炸塌的城墙,一口气冲过了10多里地,一直冲进了市区,把梯子靠在街巷口的高处,其他同志就把马克辛机枪架上去,向周围顽抗的敌人猛烈开火。天津市区街道众多,巷子更多,它们弯曲狭窄,纵横交错,四周还有很多高楼大厦,敌军就躲在里头,不断向解放军战士射击,发动疯狂反扑,时常展开反冲锋,许多战士倒在了暗藏敌人的冷枪冷炮之下,从津东、津西、津南各方向敌人发起进攻的解放军在城区和敌人展开了激烈的巷战。

      1949年1月15日,经过了一夜的巷战,解放军全歼天津守敌,活捉司令陈长捷,天津解放。

      傍晚,10多万解放大军驻扎在天津的大街小巷,天津居民蜂拥而出,热烈欢迎毛主席派来的队伍,还从家中端来馒头、饼干、窝窝头等食物给士兵们吃。但解放军都婉言谢绝了。

      郑九丕和其他各部队的战士们一样,在大街上煮饭吃,没有筷子,就从附近折树枝当筷子;没有陶缸装饭,就用帆布扎起来装饭;没有大碗装汤,就把头上的钢盔倒过来装,严格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群众目睹了这支不扰民、不害民的人民军队,纷纷伸出大拇指称赞解放军,称赞解放军必胜。

      晚上,郑九丕和战士们一起露宿在寒风凛冽的街头。睡到次日清晨五六点钟,部队突然接到上级命令,立刻向东面的塘沽(港)出发,追歼国民党逃敌。

      五、参加塘沽追击战

      塘沽在天津的东面,是京津地区唯一的出海口,战略地位十分重要。解放军全歼天津守敌的消息传到塘沽后,国民党守军一片慌乱,一面布置固守,一面则做好出海逃跑的准备。

      1月16日下半夜3点,解放军向盘踞在塘沽西端材料厂的敌军发起攻击。敌军利用坚固的碉堡、密集的暗堡进行大火力反击,双方打得十分胶着。郑九丕所在的营团也协同作战,部队伤亡很大。最后,在炮火的支援下,我军摧毁了敌人的大部碉堡群,经过了一场激烈的战斗,全歼材料厂守敌。敌军纷纷向东溃逃。郑九丕和他的机炮连顺着海河堤岸,横插逃敌退路,阻止敌人向海上逃跑。

      但是,沿途踩响了敌军的地雷阵,许多战士牺牲了。为了迅速咬住敌人,我军战士彻夜苦战,淌过一片片的沼泽地,冒着敌人的炮火,艰难前进。

      次日拂晓,我军各支部队打垮了敌人的重重阻击,迫近新港码头。俘虏了未及逃走的数百名敌人。此时,码头外敌人的炮舰仍在不停地向岸上开炮,拦阻解放军的前进。我军迅速在码头上架起迫击炮、马克辛机枪和各种火器,向海面上逃跑的敌舰艇和运兵船猛烈反击,一艘落后的敌舰和拖船被我军炮火击中,发生大爆炸,船上顿时一片慌乱,只得靠岸投降。

      天津、塘沽战役之后,部队休整两个月,参加文化课学习和武器装备的操练培训。

      六、南下湖北、湖南

      1949年3、4月间,郑九丕随138师南下山东,到达济南,但这里的战斗已经结束。又从济南开赴河南郑州、开封,两地也已相继解放。又从河南急行军,兵指湖北,兄弟部队已经先一步占领武昌、汉口。138师接到命令,准备南下攻打海南岛,部队暂驻孝感练兵,练兵的一项主要任务就是学习水上游泳。因为海南岛在广东南面的大海中,而138师大部分为东北人,不习水性。故此,每天都请当地习水性的老乡下连队,按班排训练长距离游泳和潜水;又请来船工,训练水上驾船和水上作战,人人都风风火火地学。郑九丕虽然从小生活在江南水乡,稍懂水性,但高强度的水上训练,却是第一次。不久又传来命令,说上级已经改派四野3纵队执行主攻海南岛的任务。138师渡过长江后,主攻湖南。

      1949年7月初,138师从湖北开进湖南,翻越两省交界的天岳关大山。这座大山延绵数百公里,不仅范围大,而且群峰林立,山高路险。山路在悬崖边来回盘旋,共有四十八道弯。

      一边是陡峭的山崖,一边是万丈深渊。机炮连的六O炮、重机枪驮在马背上,十分难行。由于机炮体积大,往往撞着山路边突出的崖壁,结果连枪炮带马匹一起坠下深谷。部队上山三天,下山三天,时值夏季,天气酷热,时而太阳暴晒,时而雷雨倾盆,战士们一个个全身湿透了。天黑了,就在山间露宿,全身又是水又是汗,睡不好觉。为了赶时间,常常吃不上饭菜,只得吃马料,历尽了千辛万苦。

      翻过了天岳关大山,138师势如破竹,相继解放了临湘、岳阳、平江等十余县,迫近湖南省会长沙,并在长沙周边开挖战壕,构筑工事,部署火力,准备发起进攻。

      8月4日,国民党湖南省主席程潜、将军陈明仁通电毛主席宣布湖南和平起义。8月5日,长沙城门大开,国民党军队列队出城欢迎解放军,在震耳欲聋的鞭炮声中,138师全体战士浩浩荡荡开进长沙城,受到了数十万长沙市民的夹道欢迎。郑九丕随机炮连的马队走在炮兵大队之后,马上驮着一架架六O炮、重机枪显得十分威武。街道两旁挤满了欢迎的市民,人们挥舞着红旗、标语,也有敲锣打鼓的,也有高呼口号的……郑九丕亲身体验到了湖南人民对解放军的一片真情。

      长沙和平解放后,部队又南下,当时,白崇禧的军队驻扎在衡阳。然而,138师此时粮食突然断了,早上吃完稀饭,中午、晚上没饭吃,于是部队后退了30多里,等待后方的粮食。白崇禧的军队不仅没有追击,反而退入广西。

      此后,138师奉命从湖南进击广东,配合两广纵队从粤北直抵汕头。郑九丕随413团驻扎在陆丰县南通镇,一边配合地方做好群众工作和治安保卫工作,一边学习练兵。

      七、入朝参战

      1950年7月美军在仁川登陆,朝鲜战争全面爆发。

      当年秋季,根据毛主席的指示,138师奉调北上,从广东返回辽宁,到辽东半岛参加抢修亚洲第一大飞机场,以备抗美援朝战争急用。抢修工程浩大,条件十分艰苦,当地缺水,缺木柴,也没有营房可住,所以,战士们只能在露天搭吊房居住。秋末冬初,战士们一个个冒着寒风,挖土、运土、拾石头。郑九丕当时才二十岁出头,处处拣重活干,停机场修完了,修建飞机库,需要大量又长又重的石块和厚重的铁板,他总是带头扛抬,默默苦干,因此,多次受到连、营、团领导的表扬和嘉奖。

      飞机库上头的铁板还没铺完,部队就奉命入朝参战了。出国时郑九丕编入46军112师336团。1951年4月的一天夜里,郑九丕跟随112师乘车跨过鸭绿江,抵达新义州,然后又从新义州开赴李新里前线。

      112师是一支军事工程兵部队,主要担负抢修前线军事设施任务。当时,美国军队拥有强大的空中优势,它把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所有飞机、炸弹、坦克全部搬到朝鲜战场,实行残酷的焦土政策,每天天一亮,美军的飞机就出动了,一次少则40架-50架,多则100架-200架,黑压压的一大片飞到志愿军的阵地、后方狂轰滥炸。早上从8点多一直炸到11点多,下午从1点多一直炸到6点多,甚至一直炸到天亮,许多山头都被炸平了。为了避开敌军高强度的密集轰炸,保存部队的有生力量和武器装备,人民志愿军不得不在山下开挖山洞坑道,山洞距地面约20米-30米深。为了防止山洞塌陷,必须把大量的松木运进洞内,构筑框架。山洞高两米多,宽三四米,建有宿舍、食堂、俱乐部、仓库等等,洞口派兵日夜防守,以防特务、坏人混入。

      除了在朝鲜西海岸开山挖坑洞外,112师还有一个重要任务是抢修军事阵地。他们经常在山谷中开山抢修“喀秋莎”大炮阵地、战车阵地。每一门大炮、每一架战车都必须隐藏在掩体内,以免遭到美机轰炸,所以,抢修工程任务十分繁重,但又必须十分隐蔽。有一次,正在抢修时,可能被特务察觉,一大群美军飞机从南面空中发起突袭,飞机超低空飞行,对地面目标进行最猛烈的轮番轰炸扫射,许多战士被炸牺牲了,附近不少老百姓的房子也被摧毁起火,伤亡十分严重。机炮连的战士一怒之下,操起机枪,向天上的美机猛烈扫射,结果一架美机中弹冒烟,直直地冲向对面的山上爆炸起火,腾起了浓浓的烟柱。此后,美机再也不敢有恃无恐,低空飞行了。

      但是,当时敌军的特务、侦探很多,他们无孔不入,一旦发现我军军事目标后,常常在夜里向天空发射信号弹,不久,敌机就呼啸而至,到处投弹轰炸。为了确保我方军事目标的安全,部队经常联合朝鲜人民军和当地群众积极开展反敌特斗争,及时发现、清除敌对分子。

      郑九丕和他的战友平时住在山洞中,但是工程地点不断变换,所以住处也不断变换,有些地方的山洞属于砂质岩山体,洞内漏水严重,根本无法住人。所以,郑九丕和他的战友有时候也借住在朝鲜老乡家中。朝鲜的民房大都是茅草盖的,当地习惯一进屋,就要把鞋子脱了放在大门口,目标容易暴露,招致敌机轰炸,故此,往往不能久住。当时,朝鲜老乡家中只有老人和小孩,18岁到50多岁的男人全都上前线打仗去了。故此,农业生产停滞,生活很困难。郑九丕和他战友常常把自己吃的罐头送给他们。

      一天夜里,郑九丕去营部站岗,10点多,一个姓陈的战士去接他的岗,郑九丕回到营房躺下睡觉,才一会儿,美机飞来了,房子被炸倾斜了。炸了10多分钟,美机又用机关炮朝地面疯狂扫射,巨大的气浪把郑九丕掀起来,再重重地打在屋角。郑九丕不顾一切朝附近的战壕扑过去,想躲避一下这猛烈的轰炸和扫射。这时,又是一阵猛烈的轰炸,他用手一摸腰部,鲜血淋漓,原来,自己被弹片击中了!面部、双膝也伤痛难忍。敌机飞走后,他想爬出来,但已走不动了。附近,营部通讯员也被炸重伤。后来才知道,接岗的战士陈某某当晚就被炸牺牲了。

      轰炸过后,连长、指导员(刘玉山)清点人数,发现全连伤亡20多人,立即派人护送郑九丕等人去后方医院治疗,医生给他动手术,取出了弹片。经过半个多月的医治,他才逐渐康复。

      4月份,郑九丕提前出院赶回部队,投身紧张的战地工程建设。8月-10月战事最紧张,阵地军事设施也不断迁移,郑九丕和他的战友经常要翻越高山峭壁,身体、手脚都磨出了血。

      1953年11月,根据上级命令,急需大量汽车驾驶员,郑九丕奉调回国,到吉林省通化市柳河县参加汽车驾驶员培训,前后学了两个月左右。有一天,上级突然从佳木斯派来了200多名司机,培训班就不办了。郑九丕奉命返回112师336团保卫排,一边参加练兵,一边做群众工作。后来又参加基建营房劳动。当时正值冬末,天寒地冻,冰雪深达几尺,他不怕严寒,不怕吃苦,抬大梁,上屋架,什么重活累活他都干,表现突出,受到团领导表扬嘉奖。

      数年间,他先后荣获“淮海战役纪念章”“华北解放胜利纪念章”“全国人民慰问人民解放军章”“华南解放胜利纪念章”“抗美援朝胜利纪念章”“抗美援朝胜利和平万岁纪念章”等多项荣誉。他都珍藏着,轻易不肯示人,他从不夸耀自己的功劳。

      1955年元旦那天,召开全体官兵大会,宣布国防部通知,凡是1948年以前的老兵,全部复员回家。有父母的,回家伺候父母;有老婆孩子的,回去照顾老婆孩子;没有结婚的,回去找对象结婚。学习了一个多月,就由部队按省份统一组织复员团。福建籍士兵就组织福建复员团,派人带队乘火车从东北回到福州,到福建省民政厅报到。随后,郑九丕回到了阔别多年的塘头村沁洋乡。家里已没有亲人,老房子年久失修,残破不堪。他只得找亲戚帮忙,重修房子。

      尾声

      由于他积极肯干,有军人雷厉风行的作风,加上在部队学习了多年的文化,能说会干,又有组织能力。1955年4月被提拔为乡(村)民兵队长,不久,他就结了婚,成立了家庭。6月又升任沁洋乡(村)副乡长。次年入党,1957年沁洋乡(村)与其他二乡合并成立联盟社,他任副社长。不久,又调他担任望江乡武装部长。此时,上级多次拟调他到莆田县武装部工作,但乡党委姚书记坚决不让他走。

      1958年人民公社、大跃进时期,调他任大队支部书记,一直干到1978年,改任大队建材厂长,专门负责砖瓦窑生产。1986年因年龄大,退了下来,没有任何退休补贴。直至2019年去世,一直没有享受任何生活补贴。(根据郑九丕口述,并参阅相关史料整理。)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