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荔园白话(1-10)

    荔园白话(1-10)

      □郑国贤

      荔园白话1

      在仪莘路与延寿街转角等绿灯,听一辆摩托车上父亲对儿子说:“你们班两个人考上清华,跟你有半毛钱关系吗?”

      自从一个市长好文脉,爱乡愁,一帮半老头全徐娘天天念叨吾莆多少状元多少进士。烦都烦死了,比小区翻垃圾桶的老头老太还讨厌!

      这位父亲斥责儿子的话,是对封建遗老遗少一记响亮耳光!

      荔园白话2

      老同事戴永阳(他不老)为我求得“广化寺诗文”、“金刚经释文”两书,有感而话:

      祝允明(枝山)之说,应该比许更生、郑文坡、余文烟更权威可信:郑露“开莆来学”在梁陈时。

      郑露唐朝人之说始于宋湖民。我读前莆一中教师郑永培文章,原来就为祖先那顶根本不存在的乌纱帽:“太府卿”。

      乌纱帽——官本位,民族劣根性也。君不见:多少退休的官员,都弄一顶甚至若干顶纸糊的“乌纱帽”戴戴,实在好看啊!

      荔园白话3

      天下文章一大抄,

      看你会抄不会抄?!

      ——这是一位青年教师的话。后他为市宣副部长,县委书记,市委副书记,省宣副部长,省报书记,则所言皆金句了。

      我初闻不以为然,56岁后顿悟老师真言,遂以此为指针:写字赚钱,收获颇丰。

      感叹:老师一句话,胜读十年书啊!

      荔园白话4

      1952年出生的贾平凹褪去中国作协副主席帽子。莫言少他两岁,没褪,因而西装领带认真学习状。并非因为两岁之差,而是诺奖。资本家的奖,贾也得:费米娜啊,共和国骑士啊,但没有诺奖牛。人生都有无奈处:他才当一届副主席,前面陈忠实当到死,才轮到他!

      15年前,我在大会堂前,几个部队作家围着他。我对他们说:我福建来的,难得见到贾老师,让我照个相吧!贾和他们都高兴,便拍下这张照片。

      其实贾可以来莆田市当作协主席,让杨金远让一下,若不肯,就当第一副主席吧!

      我们莆田市,老金说:特事特办。这个年纪,作家诗人刚刚走马上任吶!

      荔园白话5

      《状告纪委书记》

      2006年的一天,莆田市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林光大面前摆着一封控告信:控告郑国贤在全市中小学卖《林兰英院士》,违反教育部的严厉规定。

      林书记笑了:这是告我啊!我主持这本书的首发式,还是从头策划至发行的!

      全市20万中小学生,一万册书,中学图书馆还能看到,学区、小学仅摊到一两本,校长开会后带回家,教师看不到,因而愤而告状!这才有了这一幕!

    1.jpg 

      荔园白话7

      今天孙子女被其父母带出去玩。我打开《福建文艺网》,看到2016年省图讲坛的视频还在“公益讲座”上(当时给钱的)。

      《作家讲坛》讲了40多人,与我年龄相仿的都不见了,只留下孙绍振,南帆和杨骚的儿子,荷兰华文作家。我以为编辑对我特别厚爱,花两个半小时把自己看了一遍(第一次),跟正清理垃圾的老婆说:你丈夫真不错啊!

      荔园白话8

      巜莫言也寂寞》

      乍一看莫言推销自己,很不以为然。虽然他获诺奖那年,我去景行小潘店里买了60本《生死疲劳》,部里人手一本,认为这本代表着他的水平。

      细想他也无奈:老一辈评论家已不写了,石华鹏们写《大师的心灵》,若写莫言,不说写不出思想观点,只能平庸出丑。我没机会看《心灵》,但从《福建文学》卷首语里,推想应该是卡夫卡,马尔克斯,纳博科夫们。怎么说都没毛病吧!

      莫言怎么办,只好自己来了!

      荔园白话9

      《文学博士》

      本土博士都40以上了吧!作家我就认识王磊光,更多的是评论家,没有仼何印象。这个李建军有篇文章闪了一下,又没声音了。

      这本书网店仅卖五元,忍不住好奇买了回来,衔头:中国社科院文学所研究员。以我大专学历看文章,挑不出毛病。我选看他评《废都》:贾平凹迎合读者低俗,编造现实。即废都不真实!

      问题出在这里:博士30岁毕业,教师,编辑,研究员履历,眼睛不离书本,高度近视,他如何认识社会现实?更无法判断真伪!

      荔园白话10

      《写春联》

      从小学4年起就写联:逼出来的,母亲文盲,父亲出海,多数除夕返航。

      最初给左邻右舍写,当了副乡长后,写一整天,他们要沾官气。当记者后,还多。后来作家乃至著名了,便由少至无。不是由于著名了脾气臭,而是印刷品流行了。我堂兄堂嫂都说印的漂亮。

      我仍坚持自己家的自己写,且自撰內容,不管平仄,颇有老毛遗风,任人耻笑而不改!

      老家门多,母亲要求鸡舍鸭棚都贴上,江郎才尽,遂购本《中国楹联大全》,放在老家。今在城,仍自撰。平仄不究,君子海涵。

      昔在莆田电视台录播间,主持人问我中国梦。我语塞。今一心为公,终有悟,化作春联一副。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