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广化寺檀越郑氏舍田碑记

    广化寺檀越郑氏舍田碑记

      ―兼驳“南湖三先生”梁陈人

      □郑文章

    广化寺檀越郑氏舍田碑记39.png广化寺檀越郑氏舍田碑记40.png

      《福建宗教碑銘汇编》兴化府分册·莆田县·六、七

      莆邑晚清进士张琴先贤撰《莆田南山广化寺志》(下)铭文碑记“广化寺檀越郑氏舍田记”(同见《福建宗教碑銘汇编》),全文抄录如下:

      梁·开平三年(909),檀越主都督长史【郑筠】,偕弟信安郡司马【郑震】,抽出考【廷评·皋公】在日置买得陈二娘平陵里·小塘·瓯垅田一派,产钱九百贯,舍入【灵岩·广化寺】,充长明灯;追荐祖【廷评】、府君妣夫人陈氏。兼考【廷评】在日曾抽塘坂上下田六十余段,舍入本寺,为【露公太府卿】【庄公中郎将】【淑公别驾】,名充忌晨,修设斋供。租付佃收,课归祠纳。仍请立碑於大雄殿侧,及影堂之内尔。寺僧恪遵之,不得遗坠者。

      乾化二年(912)五月十日,檀越主郑筠·郑震谨志。

      【又】:

      宋·淳化(990-994)间,后埭长史【缓公】,婆夫人【余氏】,新创【崇圣庵】诸刹。又舍【南寺】前后等处田数段,及平洋墓前山林一派,付与僧充柴薪之用。递年,计该产钱二百三十四贯入庵;而后子孙,不许侵渔寺僧,亦不许盗献豪门,谨疏。

      广化寺在城南五里凤凰山,唐黄滔撰《莆山灵岩寺碑铭》,其载:“昔梁、陈间,邑儒荥阳郑生家之。生严乎一堂,架以诗、书。既而秋,一夕,风月清朗,俄有神人鹤发麻衣,丈余其状,见于堂曰:‘诚易兹为佛宇,善莫之大。’生拜而诺,瞬而失。旋以堂居僧像佛,献其居为金仙院,即陈永定二年庚申(注:庚申误,应为戊寅,即558年。)也。”(见下图右)。这是南湖郑氏第一次舍地献书堂建金仙院的史籍记载。

      南宋王象之《舆地纪胜》卷第一百三十五·福建路兴化军·景物载:“广化寺,在郡西南五里,梁、陈间邑儒郑生家焉。俄有神人请为佛刹,生诺之,永定二年为金仙院。”(见下图左)。其仍依循黄滔碑铭“郑生”之原文。

    广化寺檀越郑氏舍田碑记773.png广化寺檀越郑氏舍田碑记774.png

      王象之《舆地纪胜》             黄滔《莆山灵岩寺碑铭》

      南宋李俊甫《莆阳比事》卷七“罗汉化院,神人请地”条载:“广化寺,梁陈间邑儒郑露之居。俄有神人,鹤发麻衣,夕见于堂,请易为佛宇。露诺而献之,为金仙院,时永定二年也。隋升为寺,唐景云因白泉之瑞,改灵岩(唐柳公权书额犹存,详见寺碑记)。”(见下图左)。

      李俊甫著《莆阳比事》,引录黄滔的碑銘“梁陈间邑儒荥阳郑生家之”, 讹误作“梁陈间邑儒郑露之居”,明显篡改黄滔原文,亵渎黄滔,实为学者之所忌。

    广化寺檀越郑氏舍田碑记1006.png广化寺檀越郑氏舍田碑记1009.png

      李俊甫《莆阳比事》卷七        黄滔《莆山灵岩寺碑铭》

      郑筠、郑震兄弟是郑露公玄孙【“露之孙曰太中大夫敖,生五子,各以其居自别为祖”(宋·叶适《水心先生文集》·奉议郎郑公墓志铭。见下图上右。),号“五垂簮”,“大理评事臯[通:皋]为前埭族”(黄仲昭《未轩文集》·宗湖堂记。见下图上左。)。郑筠、郑震公先考皋公。】,他们秉承先考廷评皋公的南湖郑氏善举,第三次舍田入广化寺充长明灯(第二次即皋公抽塘坂田舍入广化寺)。露公若梁陈间(503—558年)人,与玄孙郑筠公、郑震公五代近350年,岂不天下笑料?!露公唐时人也!

      《南湖郑氏族谱》(民国版)记载南湖始祖郑露公至五世郑筠、郑震的衍嗣世序,与叶适、黄仲昭、张琴三位名贤的文献史籍记载完全一致,不存异歧。摒弃了有些人所谓南湖郑氏族人明、清、民国时修谱篡改、杜撰、作假的讲法,也排除有论者谓郑露公蕃衍世序可能断代的臆测。

    广化寺檀越郑氏舍田碑记1397.png广化寺檀越郑氏舍田碑记1399.png

      黄仲昭《未轩文集》·宗湖堂记     叶适《水心先生文集》卷十五

    广化寺檀越郑氏舍田碑记1443.png广化寺檀越郑氏舍田碑记1444.png

      《南湖郑氏族谱》(民国版)

      郑露公曾孙阜公为后埭族(黄仲昭《未轩文集》·宗湖堂记),八世孙缓公,官长史,宋淳化间(990—994年)创崇圣庵,又舍田数段及山林一派,此乃南湖郑氏为广化寺捐赠的第四次善举。露公若梁陈间(503—558年)人,八代440余年,有悖伦常,不可信乎!

    广化寺檀越郑氏舍田碑记1585.png广化寺檀越郑氏舍田碑记1588.png

      《南湖郑氏族谱》(民国版)

      郑露公梁陈间人谬误矣!《南湖郑氏族谱》记载“南湖三先生”唐时人,正确无虞!

      李俊甫《莆阳比事》谓郑露梁陈间人谬误也!然一字之差,成为后续明、清史志和学者著述沿袭的依据,並再以讹传讹,衍误成梁陈间“南湖三先生”,成为主流,这里不再赘述。这也是造成和《南湖郑氏族谱》记载差异的先例。据查,唐、宋没有记载“南湖三先生”梁陈人的文献史籍(含文集、碑铭、碑文等。宋绍熙《莆阳志》没有人物志,《莆阳比事》、《舆地纪胜》、《方舆胜览》都没有“南湖三先生”梁陈人的记载。)。

    广化寺檀越郑氏舍田碑记1842.png广化寺檀越郑氏舍田碑记1848.png

      莆田市委、市政府宣传部门,史学界专家、学者,必须正视宋叶适《水心先生文集》·奉议郎郑公墓志铭、宋陈宓《复斋先生龙图陈公文集》·持斋先生郑公墓志铭、庄观生“蒲坂郑清墓志铭”、黄仲昭《未轩文集》·宗湖堂记及张琴《南山广化寺志》·广化寺檀越郑氏舍田碑记等文献史籍的翔实资料,彻底纠正李俊甫《莆阳比事》郑露及明、清以来史籍衍讹“南湖三先生”梁陈人的错误,正本清源,不能再贻误青年后代,冀望重塑莆田辉煌的教育史、文化史。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