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清代高僧释圆瑛

    清代高僧释圆瑛

      □黄祖绪

      释圆瑛(1878-1953),俗姓吴,名享春,生于德宗光绪四年(1878),福建古田县端上村人。清代德宗光绪、宣统间(1875-1911)福建高僧。圆瑛法师自幼父母双亡,及长业儒、聪颖过人、过目成诵。十七岁时,亟思舍俗出家,为叔父所阻。年十八,患大病,愈后决心出家。投福州鼓山涌泉寺,礼增西和尚为师。法名弘悟,字圆瑛,号韬光。十九岁依涌泉寺妙莲和尚受具足戒,半年亲近妙莲习律义。半年后又至闽侯“大雪峰寺”,即雪峰崇圣寺,亲近达本老和尚,在寺修习苦行,充任饭头、菜头之职半年,得大众称许。

      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二十一,出闽游方参禅。其时圆瑛师父增西和尚在莆田梅峰光孝寺任住持,当家为增灿。圆瑛先参常州天宁寺冶开禅师,习禅定五年,继参宁波天童寺寄禅禅师,习禅六年,又历参诸尊宿,后研习教观。圆瑛一生参悟两宗,既“得法于宁波七塔寺慈运老人,亲承法印,传临济宗第四十世;又得福州雪峰寺达本老和尚心灯,为曹洞正宗第四十六世。后又朝礼普陀、九华、五台诸名山”。

      光绪二十五年(1899),仙游人微嘉禅师从海外回国,游莆田,瞻礼梅峰,受到时任住持增西禅师,当家增灿的殷勤接待,礼聘微嘉来梅峰光孝寺任本山住持,微嘉率会元寺僧众二十四人来梅峰,规划重振道场。1914年,圆瑛法师接触净土宗理论。1920年,圆瑛法师任鼓山涌泉寺住持,其应微嘉禅师之邀,特来莆田梅峰光孝寺讲经传戒。其与莆人清末进士、翰林院编修张琴在梅峰寺会面,与张琴谈论,对张琴精通佛学,躬行实践,旨趣之宏,足维风化,亦深表敬佩。

      圆瑛法师为德高望重之高僧,各地名山大刹竞相礼请,一生十主禅林:住持过福州雪峰崇圣寺、鼓山涌泉寺、瑞峰林阳寺、泉州开元寺、浙江宁波七塔报恩寺、太白山天童寺、南洋槟榔屿极乐寺等。所住之寺,除了整修寺院外,“清规整肃,海众安和。”其深研群经,广为著述,故佛学功力深,早年遍参佛教界诸名宿,对于教理刻苦钻研,被海内外佛学界推崇为“楞严独步”。足迹遍及全国各地,还弘法海外,开大小讲席多达数百座,皈依弟子达数十万人,影响深远。

      圆瑛法师组织中国佛教会,建立佛教组织,维护寺产,广育僧才。自光绪三十三年(1907)起,宁波佛教会、浙江佛教会联合会均推圆瑛法师为会长。1929年,第一届全国佛教徒代表大会在上海觉园召开,商议决定成立中国佛教会,圆瑛法师参与发起,中国佛教会成立,其当选为主席。“七七”事变后,圆瑛法师号召全国佛教徒参加抗日工作,自任“中国佛教会灾区救护团团长”,吁请各地华侨成立“华侨筹款救国委员会”,借讲经宣传筹款救国大义,发起“一元钱救国运动”,其曰:“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佛教兴衰,教徒有责。”在这民族危难之时领导全国佛教徒一起投身抗日,在个人生命危急关头能保持民族气节,时刻不忘弘扬佛教思想。1953年,中国佛教协会在北京召开成立大会,其时圆瑛法师卧病在床,未能赴会,但仍被中国佛教协会推选为中国佛教协会主席。同年九月十九日,圆瑛法师在宁波天童寺圆寂,终年七十五岁。

      值得一提的是:1983年,梅峰寺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首批重点寺庙。国家宗教政策及时传至海外,东南亚诸侨僧非常关心梅峰光孝寺祖寺之恢复,各廨院一齐委派代表回国筹划重建。梅峰光孝寺重建始于一九八二年,历时十年,主体工程告峻,耗资巨大,皆由海外侨僧募助。一九九一年中秋佳节,梅峰光孝寺举行佛像开光大典法会,全国各地丛林高僧云集于斯,由时任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上海龙华寺方丈、圆瑛法师之高足明旸任第一任住持,同时改子孙寺院为十方丛林。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