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从木兰溪走向吉隆坡——记马来西亚著名企业家丹斯里张德麟先生

    从木兰溪走向吉隆坡——记马来西亚著名企业家丹斯里张德麟先生

      吉隆坡美丽雅酒店。第二届世界儒商大会即将降下帷幕,张德麟先生在主持大会闭幕礼时,用他那纯正的华语发表了热情洋溢的演说……作为这次国际会议的赞助人,又是马来西亚福建社团联合会长的张德麟先生,会后在吉隆坡工业大厦总裁办公室接待林国良率领的莆田市作家代表团。他自豪地向出席欢迎仪式的该会青年团的理事们介绍了自己的乡亲,并提议合影留念。他风趣地说:“只有会说莆田话的,才有资格照这一张像。”

      在欢迎宴会上,张德麟先生亲切地向林国良询问莆田市的情况,这位离开家乡近半个世纪的南洋工商界巨子,见到来自家乡的亲人,就象回到故乡一样兴奋和激动。

      少年的幻想

      张德麟先生1944年出生在马来半岛。战后,父亲张金钗带着两个儿子回到了闽中木兰溪畔的华亭柳园村,祖地这条清澈的母亲河从此一直铭刻在他的记忆之中……

      1949年,张金钗再次带着孩子们离乡背井重返南洋。在吉隆坡华文小学课堂里,少年张德麟那转得极快的脑子大部分时间都在伸展幻想的翅膀。而后,初中一年级未念完,他就搬个帆布床来到父亲的“美兴脚车铺,开始了经商当学徒的生涯。”

      四十年后,张德麟对当地《传真》杂志记者坦然地说:“在小学课堂里,我常常这么想:有一天,我一定要坐飞机、有司机为我开车”。学徒生活是重体力劳动。张德麟除了帮助父亲修脚车,就是收购破铜烂铁,然后背到陆佑路及陈秀莲路的铁厂去卖,只要能赚到几块钱就高兴得不得了。

      夜晚,张德麟躺在帆布床上守店,尽管腰酸背疼,但并不妨碍他脑子里那个“坐飞机坐汽车”幻想的翅膀自由飞翔……脚车店的生意越来越清淡,父亲只好兼职建筑工程。他在八打灵再也第一区承包到一座三尺砖的房屋兴建工程。于是,张德麟跟随父亲来到工地,拿起锤子、斧头当起建筑工人。当年的八打灵再也,是个才开发的穷乡僻壤、荒郊野地,附近的热带丛林里虎狼出没、猿猴为患。也许,正是当年这里的猿啼虎啸,催生了少年张德麟后来在商海角逐中过人的胆量和不惧挫折的勇气。

      在新古毛山中伐木

      五十年代末,眼看父亲的脚车生意已经无利可图,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取得了GEN出品的Genalex收音机的代理权。除了提货不用钱外,GEC的代表还教给他如何做分期付款生意,并垫款为他装修店面。这样,尽管十五岁的张德麟对电器一窍不通,且连26个英文字母也背不全,甚至不会开发票,他还是开始了电器买卖。

      张德麟把父亲脚车辅的半间转为电器店,这一转变,使他的一生与电器结下了不解之缘。

      在代理Genalex收音机后不久,菲立士、那申纽和声宝牌的营业代表也闻风而至,纷纷将电器产品交托予“美兴”代售。他从此卖起各种品牌的家用电器,逐渐成为吉隆坡著名的家电商。

      1965年,26岁的张德麟大展拳脚,与友人合资搞锡矿。两年后,又与人合作,到新古毛山中开发木山。

      张德麟就凭一台以分期付款方式向合顺公司购买的拖拉机,带着他那班工友南征北伐。从新古毛到金马仑,从甘文挽到北根和文冬等,足迹遍及雪兰莪州各林区,木头的生意越做越大。他与表哥许金福两人几乎控制了雪兰莪的桐木价格。

      1969年,不少吉隆坡商人急于抛售地皮,张德麟乘机大胆买进,几乎有地便买,使他们美兴集团在巴生谷拥有大片土地,为以后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七十年代初,张德麟与时任雪州大臣之子阿都马力何墨克的女友合作,在雪州取得了可供开采10年的伐木芭地。

      他一边伐木,一边用从木山获得的利润在巴生谷一带不断地购进地皮;还与马来人合作申请国有土地去发展房地产业。

          入主“吉隆坡工业”

      1996年6月,吉隆坡成千成万的股民惊讶地看到:正当股市疲软的时候,老字号的拉曼锡矿却逆流而上,股价由当年4月中旬的9马币飚升到30马币,两个月内暴涨了200%以上。

      股民们惊叹之余获悉:拉曼锡矿股价之所以攀升,是工商界巨子张德麟属下的吉隆坡工业控股公司吸购所致。因而,张德麟再次成为社会各界瞩目的风云人物,登上了当年7月份《财经杂志》的封面。七十年代中期,张德麟已拥有十家公司,资产超过一亿马币,并在巴生谷一带拥有一千多亩的地皮,具有良好的发展潜能,因而名正言顺地成为当地活跃的房屋发展商及建筑商,他名下许多私人公司,仍然继续经营家用电器、代售药品、种植甜菜、制造糖精等……尽管如此,张德麟依然对传媒保持低调,只有在他接手“吉隆坡工业”,充分显示化腐朽为神奇的威力之后,他的名字才在马来西亚工商界响亮起来。1990年,张德麟收购了负债累累而面临财务危机的吉隆坡工业有限公司。他入主这家上市公司之后,大刀阔斧地进行重组,注入新资产,拓宽业务领域。经过全盘整顿和科学经营,终于成功地使在死亡边沿挣扎的“吉隆坡工业”翻身过来。公司反亏为盈,至今仍保持年盈利超千万元的记录。

      该集团在张德麟接管之后,易名为吉隆坡工业控股有限公司,业务分作四大主要部分,即产业发展与建筑、制造业、保险业及医药业,下控35家子公司。1995年财政年度报告显示,该公司取得了2亿1千万马币的集团营业额。

      马哈蒂尔总理委以重任

      莆田市作家代表团结束访马之时,张德麟先生原先一再提出要再见一次面,为我们送行。但临到那天,埃及总理访马,张德麟被总理马哈蒂尔拉去陪同会见埃及总理,与乡亲的再次见面只好取消。长期以来,马来西亚的电器市场几乎被日本垄断,马来西亚只有装配的份儿,从来没有人敢于站起来,与日本及欧美各国比个高下,而且,在马来西亚对日本贸易中,赤字达295亿马币……

      这是一种难以容忍的现实。

      在今日世界敢于向克林顿说不的不多几个国家首脑中,马哈蒂尔是表现突出的一个。他就不信日本人这个邪,他找到了一个也不信邪的人共同实现一个愿望————生产马来西亚自己的电器产品。这个人就是张德麟。

      一年多前,马哈蒂尔总理召见了张德麟,对他说:“我已经知道你的出身,你的产品也不错,你应该接受这个挑战。”在此之前,马哈蒂尔其实也找过许多人来进行这项计划。但资金充足的,不愿与外国人竞争;资金不足、缺乏经验的,总理也不敢让他们冒险。看来,这次是找对人了,张德麟本来就是一个胆识过人,富有冒险精神、勇于接受挑战的人。

      张德麟接下这项计划时,马哈蒂尔提出三条要求:“第一,速度要快;第二,要做大型的,不能做成家庭式的;第三,最重要的是质量!”

      反过来,张德麟也要求总理答应他三个条件:第一,必须是国产化计划,政府也要参与这项发展;第二,政府提供土地;第三,给予税务优惠政策。

      总理答应了他的条件,于是,张德麟的马来西亚国产电器集团有限公司(MEC)获得了政府在关丹甘孟离机场及港口不远的一块3000多英亩的土地,建立国产电器城,预计将投资40亿马币费时10年完成,提供两万个就业机会。

      在东海岸的关丹,尽管是在雨季,但他们仍然按计划进行,在3个月内建好60多万平方米的总厂房,12个月后就产出第一批电器,品种多达200多个,从小型的电器如吹风筒、电烫斗、热水器、电饭锅、果汁机、净化器、热水壶到较大型的电视机、空调机、电冰箱等等,种类繁多。

      1997年3月17日,马来西亚国产电器城开幕,出席观礼的人士达15000多人。总理马哈蒂尔和夫人从首都来到关丹甘孟,主持推介仪式,    他呼吁国民购买“国货”。他说,目前已是大马人民对自己和本身的能力更具信心的时刻,因为大马制造的产品和进口货一样具有高质量。        作为集团执行总裁的张德麟在致词时说,国产电器产品将出口至韩国、阿联酋、缅甸、柬埔寨等国家;和香港、台湾等地区,以及澳洲、    欧洲、西亚等地。现在,集团在许多国家和地区拥有办事处及分行,通过当地的子公司,把产品推广出去。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