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旅游>龙纪寺:千载烟云几多谜(节选)

    龙纪寺:千载烟云几多谜(节选)

      □余文静

      去仙游九鲤湖游览的人,大多要从院前村进入通仙桥、仙鼎仙灶,再往下抵九漈瀑布。“平畴荡荡,正似武陵误入”,是徐霞客对院前村的点赞,可见当年它是一座桃花源般的村落。而院前村的村名,则源于一座这里的一座古寺。

      位于院前村西北隅的龙纪寺,今天只有殿堂一座,瓦屋数间。寺院并不大,却有青山拥揽入怀,绿水映带门前,白墙红瓦格外悦目,透出几分超脱尘俗的静美。正殿的门额上方,一匾横挂,“龙屺院”三个大字赫然在目。那是民国时期本地一位文士的题字,点明龙纪寺的前身为龙屺院,它前面的那个村庄,因此得名院前村。

      九鲤湖九仙祠旁有块刻字岩石,记述宋元佑年间建湖光亭的缘起,开句便是“龙纪寺南有湖曰九鲤”。以龙纪寺为地标描述九鲤湖的位置,说明在那时,龙纪寺的名气甚于九鲤湖。民间传说,汉代何氏九兄弟得道后各跨上一神鲤,瞬间神鲤化龙,经此处腾空升天,这地方便以龙屺名之。后有人在此建庙,名龙屺院。

      年逾花甲的碧莲法师告诉我们,早年间,九鲤湖边并无住宿之所,去那里祈梦的人,都是先到九仙祠烧香,后到龙纪寺住宿入梦。老法师所言,绝非乡间无稽之谈。“湖之滨,地隘而险,未尝有人居。有一道人姓戴,忘其名,结茅于亭之旁,而仰食于龙纪者数年。”“今之游者,皆以寺为宴息之地,寺僧不胜其扰矣。”这段记载,出自宋淳熙年间兴化知县梁录之笔。此前,仙游籍名臣蔡襄游九鲤湖,也是住在龙纪寺,还留下《龙纪寺僧诗》一首。据当地老人说,龙纪寺鼎盛时共有九座楼阁,寺僧逾百名。众僧在这里念佛修道,也练习武功。蔡襄诗之“生平持定戒,老大有精神”,可见他们的修行功夫。“焚香犹夜起,喜酒见天真”,则透出几分不忌饮酒、洒脱不羁的武僧神采。

      九鲤湖湖光亭的刻石碑文,常引发人们对龙纪寺的探究兴致。在寺前的那片平地上,竖着几根带着岁月斑痕的大石柱,直径达60多厘米,最高达4多米。碧莲法师告诉我们,柱子原来不止这几根,有的已被当地村民搬去筑路铺桥了。柱子原来也不立在这里,而是立在离此约二十多米的那片田地上。龙纪寺当年的寺院之大,殿堂之轩昂,由此可以推知。在附近的山地寻寻觅觅,不时可见散落的残碑断石与斑驳的古地基。寺后的那块两亩多的空地上,残存墙基依稀可辨,据说那是当年大雄宝殿的遗址。寺院的周边还能看到当年的三口古井遗迹,其中的一口保存完好,水质尚清。寺院的后山,当地人称之“水槽头”,至今还能找到当年的一些条石水槽……

      一座时逾千余年的四层实心石塔,至今还立于寺前。碧莲法师说,当年这样的石塔有两座,是立于一片池水之上的。那是在宋朝,寺僧慈信在此凿池,池中植白莲,池中塔亦被称为白莲塔。后来,邑侯邱铎赐“莲社”匾额于此,并召集四方儒士前来遣兴。此后,附近的文人雅士结社联吟,常在这里举行。明代仙游籍户部尚书郑纪致仕返乡后,也在龙纪寺倡建“耆乐会”,经常与当地退休官员在这里吟诗作对。“闲月开社筵,杖履远来集。相谓不呼官,序座惟齿列。野簌襍前陈,鱼肉不逾约。酒戒晋荒狂,诗破唐格律。”郑纪在《耆乐诗》中所描述的情景,颇有几分“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将至”的兰亭遗韵。

      与游人络绎的九鲤湖龙相比,今天的龙纪寺显得格外清静。也许很少人会想到,早年间,这里才是访客频至之地。从这里往北而上,可通永泰、福州,往南而下,则至莆田、仙游县城……

      龙纪寺作为仙游县历史最早的寺院之一,那里的诸多遗址与文物,蕴含着丰富的佛教文化信息,历史文人士子在这里留下的印记与诗文,也增添了这座寺院的文采风流。九鲤湖景区的扩展与提升,必然要把龙纪寺纳入其中,传承与发展拥有独特景观与人文价值的龙纪寺,使其焕发出历久弥新的魅力。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