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九重溪路桥修造始末

    九重溪路桥修造始末

      □陈震辉 文/图

    1.jpg

      图为两块石碑纪事。

      大济白鸽岭是仙游和永春的交界山,顺山势开辟的白鸽岭驿道始修于唐代,起于永春湖洋玉柱村,止于仙游县大济古濑村,是古代永春德化与仙游之间的的交通要道。古驿道在建成后的一千年里,经过无数次的重修。清光绪元年前后,三地再次联合大修白鸽岭驿道路桥,并在大济古濑立了两块石碑纪事。东碑为《永德仙三州邑官绅商民捐款刊刻》,高192厘米,宽54C厘米,厚19厘米;西碑为《修造九重溪路桥碑记》,高188厘米,宽56厘米,厚16厘米。其中,西碑记载了同治末光绪初(1874年-1875年)“九重溪”路桥的修建情况,以及永春,仙游和德化三地捐款芳名。

      碑文提到:“九重溪当永仙之冲,亘长二十里,水潦无常,行人病之,而永德商民祸尤甚。”据古濑村文史工作者陈亚椿介绍,古濑溪现称松溪,源于白鸽岭山涧汇流,于溪口桥汇入木兰溪干流。松溪前半段是在山间穿行,短短数公里内便有九曲十八弯,明清时人们雅称为“九重溪”。九重溪汛期水流急,路桥容易水毁,三地商民叫苦连天。

      碑文提到:“(修)万阶,七县征人咸利。”白鸽岭驿道全长约有5公里,石阶宽近2米,共有上万级台阶。古濑村旧有“七县通衢”之称,向西可通永春、德化、大田、南安、尤溪、永安。各县的物产常年通过驿道输出到仙游、莆田乃至福州。仙游的蔗糖,德化的瓷器,永春的老醋,南安的茶叶,永安的老酒,尤溪的菜籽油,还有大田的高山茶,源源不断得从这里经过。就是到了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古濑府还有不少专业挑夫,受雇于永德仙三县商人,挑运不同物产往来于三地间。古濑村也因此被称为“古濑府”。

      碑文由“顶戴花翎升用同知,知本口闽县,知仙游县事,阳湖吴光汉”撰写。吴光汉,江苏阳湖人,监生出身。他于同治八年(1869年)知永春县,又于同治十二年(1873年)知仙游县。吴光汉勤勉善治,颇有政绩。碑文由“顶戴花翎补用知府,知永春直隶州,善化翁学本”书写。民国《永春县志》载:翁学本,湖南省善化县人,于1867年和1874年两次知永春直隶州。百姓为其立祠,神像与城隍并列祭祀,是永春历史上著名的清官廉吏。两位官员曾是上下级,熟悉永仙两地情况,对两地都充满了感情,大力倡修路桥发展经济,令人敬佩。

      翁学本久任永春,鞠躬尽瘁,《翁公祠记》赞其:“犹惓惓以我民为念,惠恤有加,是公之不忘斯民而大造福于我州也,州人沾其德泽。”他在任期间力主勘界,消除边界纠纷,促进两县边民友好往来发挥积极作用。他在白鸽岭胡洋山垭口立有永春仙游交界碑,上刻“永春州、仙游县交界碑。白鸽岭西南属永辖,东北属仙辖,以岭头交界。光绪元年四月日建。永春州翁、仙游县吴合立”。翁学本和吴光汉都是非进士出身,属于中低层官吏,却勤勤恳恳踏实肯干,为百姓做了一辈子实实在在的民生好事,赢得了百姓的好口碑。

      碑文说“岭脚安以石柱板桥四,以仲春经始孟冬告竣。”九重溪石桥由四段拼接,于1874年2月动工,1875年1月竣工,建设时间长达一年。碑文又说“开西坡石门以石广其路”,“造缘溪道路桥梁”,说明是开辟溪旁崖壁,一可拓宽溪旁山道,二可利用开采的石材修路桥,一举两得。碑文又说“讨一千零三十二文,垛高。捐四百八十三文,造桥一。”可见,修桥梁耗资居大。又说“合捐六百緍(修)万阶。”说明修建石阶耗资同样巨大。驿道最陡处在仙游这边,有“百二阶”之称,可见古人很有决心和毅力。

      一条古道通七县,一块古碑系三地。洪水无情人有情,为官一任佑万民。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