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许国荣:为国争光夺佳绩

    许国荣:为国争光夺佳绩

      正当省十三届运动会刚落下帷幕,会旗从龙岩东道主交接莆田市,标志着四年后省运会将在家乡莆田举行。此时此刻,我心潮澎湃,浮想联翩,绵锦思情把我拉往前25年。

      我于1965年出生在莆田壶公山之麓的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村庄,祖辈世代以穑稼为生,家道寒酸。父亲几近目不识丁,是一位地道的农民,母亲生了八个孩子,因长年累月,不辞劳瘁,里外一把手,积劳成疾,年过不惑就撒手归西。我因阴差阳错的命运使然,在村里念完小学后,进入渠桥二中读书。尽管莆田是全国首批命名的“田径之乡”,但是,在农村中学里还是受“智育第一”的影响,而忽视了文体活动的开展。我虽然有身材高大之优势,但始终得不到重用。城涵中学生运动会哪有我的份?在学校里除了每周上几节体育课,几乎是没有参加体育锻炼的。1981年我初中毕业,辍学在家。帮助父亲干点农活,减轻大人的负担。冬去春来,一天,我偶然在《福建日报》上看到一则福建省篮球队招收队员的启事,不由地心头一动,心里滋生去试试看念头。我想打篮球也挺好玩的吗?自己身材有这么高,岂不是有先天的优势吗?于是,我揣怀着不知天高地厚的思想态度,前往县城去找莆田县体委主任吴金水,吴主任一见到我这位人中之龙,特殊的身材1.96米,拍案叫绝,欣喜若狂地站起来,大哼一声:“好呀,真是块球类好料儿。我给你推荐到省体工队球类专业里去……”坐在吴主任身边的正巧是福建男排青年队教练黄满坤先生,两人异口同声,满心喜悦,不由分说地抢先截走了我。两位伯乐同时相中了千里马。

      就这样,我跨进省体工队青年男排行列。说实在的,以前在学校里念书,只偶尔玩玩篮球或乒乓球,至于排球连手都没有摸触过。三个月后,我又被安排在省男排一队主教练许文新罗帐下。我算得运气真好,因为许教练是莆田人,许多方面都十分体贴我,简直把我当作掌上明珠,悉心培育人。不过,我深知先天有些不足,并且来自农村孩子,多少带有土气。所以我训练十分刻苦、自觉,每天清晨6点钟就起床,单身一人在跑道上跑步锻炼,等大伙儿起床了,再回到练习馆练排球基本功。不管是严冬,还是炎夏;不管是阴雨,还是节日,从不间断。我暗暗地给自己下定决心;严格训练,不辜负家人的殷切的期望,不辜负家乡父母官及教练们的厚望,奋力拼搏,为国争光。用我心中的诺言,来努力实现美好的理想。

      这些年,由于我努力奋斗,持之以恒,进步特快,博得教练们的赞赏,尤其在外出集训或参加小型比赛,在赛场上表现出令人叫绝的动作,出类拔萃,成为主力队员。1985年我有幸被入选国家排球青年队,接受戴廷斌教练的训练。来到北京接受更正规的训练。诚然我更有紧迫感和使命感,对自己要求更加严格、谨慎,进步与日俱进。这年,我参加中国青年队前往意大利举行的世界青年排球锦标赛,我的扣球和拦网动作,屡屡得分,表现突出,成为全队的主力队员。翌年,我又被调入国家排球二队,又接受许文新教练的系统教习。真是二度师生情、乡亲缘,个中有说不完和道不尽的深情厚谊……同年,我参加法国世界排球锦标赛。1987年,我代表中国排球队前往南斯拉夫参加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夺得亚军好成绩。之后,又参加亚洲锦标赛,取得好成绩,受到国家体育总局的表彰。

      1987年,中国男排在沈阳主场同意大利男排争夺汉城奥运会参赛资格。中国队当时一名副攻手临赛缺阵,我被换上出阵比赛。在紧张的比赛当中,我严防以待,藐视对方,从容不迫,发挥得淋漓尽致,快攻、拦网频频奏效,犹如神帮天助一般,左右逢源。那场比赛,几乎成了我个人的表演赛。博得观众阵阵喝彩。沈阳一役,奠定我在国家队中当选副攻的位置。诚然,那些年,中国男排滑坡得可怜,不仅捞不着世界大赛的入场券,而且在亚洲也被日本、韩国压得翻不了身。中国男排被人们失望而转为漠不关心,渐渐地遗忘了。但是,我并不在意,仍然一如既往地刻苦训练,沉着反思,总结经验,汲取教训。心中总在盼望中国男排东山再起,有朝一日能打出色的翻身仗,令世人刮目相看。1989年2月,国家队教练余有为重新组建中国男子排球队。在原来队伍中仅留下5名老队员,我是其中的一位。那么,我感到自己肩上担子更加沉重,务必要更加刻苦训练,娴熟掌握排球技术,提高综合素质,才能胜任国家队参与国际性大型比赛。是年5月,在首届世界男排联赛对荷兰、苏联的比赛中,我发挥了出乎意外的超常的球艺技术,扣球和拦网连连得分,得分竟占全队的一半。为了中国男排在国际上的声誉,为了中国男排冲出亚洲,走向世界,立下汗马功劳。

      1990年第十一届亚运会在中国北京举行。这是一次中国男排冲出低谷的千载难逢良机,作为东道主的中国,一定要拿出好成绩来报答祖国的一片期待。我心理装着这些沉甸甸的口号。其实,我早就盼望着这一天的到来,便把所有的行动都化为那贴在中国男排会议室东墙的亚运会誓言:“亚运立功!”

      那一天,终于伴随着熊熊燃烧的亚运圣火走来了,金光闪闪的火炬在北京亚运会场上空。我心中简直在跟着火炬一起燃烧……

      我们中国队在小组赛中,团结奋战,连续战胜了朝鲜队、缅甸队和巴基斯坦队,夺得小组第一名。在争夺最后决赛权时,与日本队交锋。日本队素有中国队克星之说。仅1990年中国队就输了给对手6次。面对此种顶头压力,我坚决不服气,咬着牙根,在训练场上吭声:“这一仗非赢不可!”发出铿锵有力的声音。果然,比赛一开始,我们队友个个生龙活虎,朝气蓬勃,我拦网接连得分,扣球也频频命中,打得对方措手不及。后来统计表明,我的扣球成功率居全队第二位。

      可惜,天有不测风云,原满心指望为亚运会立功的我,在赛场上不慎严重扭脚负伤。这份巨大的失落感,使我不禁想起了“出身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的凄凉诗句,一向甘愿吃苦耐劳的品性的我,完全忘却了这伤感的滋味。虽然已经躺在医院病床上,但是心系赛场。时刻惦念着球场上拼搏夺魁的队友们,我从心底里呼唤着:“哥儿们,替我争口气,别说是伤了脚,就是废了一条腿也值!”医护人员把这一番出自肺腑之言传到赛场上,大家精神抖擞,犹如猛虎,势不可挡。经过一番惊心动魄的殊死搏斗,中国争夺了一枚难得的金牌。我在病床上的电视机前,看到鲜艳的五星红旗,在雄壮有力的国歌声中冉冉升起。中国队的男排健儿站在领奖台上,手持鲜花,胸佩金牌,此时此刻我的眼泪不住地流下来……蓦然,我举起双手高呼:“中国队胜利了!”

      鉴于我在亚运会上的辉煌成绩,福建省人民政府授予“五一劳动奖章”、“新长征突击手”称号,并记大功一次。之后我回到福建省体工队,进入福建师大体育系学习两年,取得大专毕业文凭,后在省体工队担任排球教练。1997年6月,我调入福州市地税局工作,几年来始终保持着运动竞技的那种不怕苦、不怕累的优良作风,工作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两次获得省地税局嘉奖,今年又获省地税局三等功。

      我的两位弟弟(许国忠、许国宝)都是排球队运动员,曾在省体工队代表省队参加全国比赛,皆获前四名。我的妻子苏秀丽也是一位排球运动员,荣获第五届全运会排球冠军,现在省体育中心工作。我的弟媳妇李艳也是国家女排队员,在十一届亚运会上夺得冠军,我的儿子被遴选在八一队训练篮球。可谓球类之家,在莆田家乡,乃至全省首屈一指。这是党和政府对我培养,感谢伟大的中国共产党。(自述/许国荣 整理/郭可植)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