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古邑新县等你来

    古邑新县等你来

      □陈开中

    1.jpg

      01

      我的老家是新县镇墘顶村树下厝,四周皆山,山间是窄长的平畴,凤抟溪从山涧中流出后,从容地穿行在山间宽广的谷地平畴之中。在老家,我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画面,清晨,阳光把青山绿水浸染,农人荷把锄头,牵着牛,炊烟袅袅,伴着虫鸣,开始一天的劳作,轻纱般的云彩,在山间缭绕,那是一幅赏心悦目的山水画卷;正午,云淡风轻,蓝天白云飘逸,溪水映照着远山,静静流淌,稻麦果蔬生机勃勃,原野草味芬芳朴鼻;黄昏,夕阳又把老家山水的娇艳容颜映染,牧歌唱晚,牛羊欢叫,农人们扛着锄头而归……心中的老家,滋养着我,这方水土,多彩芬芳,让我流连忘返,让我终生难忘……

      追寻着往日的足迹,老家诸多往事,在那些苍翠的路上,留下深深的印痕。

      我的童年,还有中学时光都在老家度过。在老家,从我识字开始,总能看到过年时大门贴着的对联“颍水家声大,洛阳春色新”,平时在各种农具上也常看到“洛阳”字样。稍大后,才知道这世上还有河南洛阳与泉州洛阳之称,知道了家乡“洛阳”二字的由来。她从远古走来,传响着先辈迁徙时最难忘的乡音,袒露着先辈对祖籍地最真切的情怀。

      02

      每次回来,我总想找点往日的记忆。老家新近变化很大,常年在外打拼的乡亲都盖起了小洋房。而我,儿时的记忆又上心头……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又会想起那缕袅袅的炊烟,想起门前那条温柔清澈而又桀骜不驯小河,想起收获季节的稻麦香,想起儿时一起的玩伴,想起祖祖辈辈住过的老屋,还有老家的雨,心中不由荡漾起快乐的涟漪……

      记忆最深的还是老家的雨,小时候经常碰到这样的情景,茫茫的水雾从夹漈东山飘来,白色的雨练,从远到近,那速度是惊人的快,一见到此,在外瞎玩的我,才记起回家,一路狂奔,但也总有不及的时候,被雨水打得晕头转向,任水珠甩在脸上,洒在身上,淋湿的身体瑟瑟发抖,于是才会懊恼自己的贪玩。那时的雨丝像是催我回家的鞭子,它逼着我改掉总不着家的天性。

      还有,那就是对夜雨的期盼,或许因为住的是瓦房,雨打在瓦上的声音有韵律般节奏,那种枕上听雨眠的感觉特别美好……或许是现在气候变迁,雨水变少的缘固,对家乡雨的期盼越来越浓烈,于是,我特意请老同学祖宝先生刻了一方“小窗夜雨静不眠” 印章,来铭记对家乡雨的思念。

      03

      老家那条祖祖辈辈人走过的青石路还在,儿时走过千遍万遍,这条路通向后山自然村落后头坑。据祖辈回忆,那里曾有成片的千年油杉,大炼钢铁那会儿,全砍了,铁没炼成,大树却没了,着实可惜,但我们居住的村落“树下厝”名字却留了下来。现在后山都是文革后飞机播种的人工林,封山育林了几十年,光秃秃的大山又披上绿装。

      在树下厝与后头坑之间有条小涧溪,小时候,除了捉鱼虾戏水外,那时的孩童没什么可戏玩,拿起土石开战是常有的事,有时也会受伤,头破血流,传说中的“车马炮”与“三剑客”,不知道有我吗?

      小涧溪,在村前东南注入凤抟溪,在入口不远处,有一浅潭,形如猪仔,家乡人都叫它瀦仔潭。想起小时的我,整天都泡在这里,玩水,打水战,玩“水上漂”,常常光着身子下水,不分早晚,不亦乐乎。那时的老家,夏季多雨,常发大洪水,门前那条小河一改她的温柔的面纱,变得桀骜不驯,洪水滚滚西去折向南流,这时,却是我大显身手的时候,与几个小兄弟发神经般,在山洪来后,选择在洪水流速和缓的河段顺水泅渡,没有一丝的害怕,但也没敢让父母知道,现在想想,还真有点后怕。

      04

      每一次回家,家门前的田园是我最好的去处。我总是顺着童年上学的路行走。走近田野,扑面而来的是久违的原野清香,那清新之气,轻盈的无声无息,沁入心脾。即便是阳光灿烂的日子,那山间的气息,带着湿润,濡润在脸上,那感觉,生活在繁杂的城市里,是很难觉察到的。在山村,好像再有什么心结,也会被融化开了。

      不同时间回来,路边田野的景色不同,不是禾苗拔节了,就是扬花吐穗了,稻花自然是迷人的,花香浓郁,还关乎农人一季的收获。然而,稻田最迷人的景色,是稻谷由青转黄的时候,蓝天白云下,田野里一片金黄……

      穿过石桥,走过梨花山前的一段村道,就可以远远地看到家里的老宅,至此,村道的路才走了一半。有时,为了更快地回家,我不再绕走那条平坦的乡村大道,而是抄着近路,穿过田园,顺着田野中弯弯曲曲的田埂,走在田野中央,我又可以闻到那种越发浓郁青味……,一般情况下,只有熟悉的人,才会走这条田埂,穿过时,稻穗的锋芒会不停地擦过我的裤管,偶尔,也会惊起在庄稼地里捕食的小鸟儿,扑腾飞起,划过头顶的鸣叫……这时,我的心里好像有一丝丝不安,看着小鸟们又在不远处停下觅食,那种愧疚的情绪才渐渐淡了下来。

      05

      每逢佳节倍思亲,春节到了,思乡之情更切!自从我外出学习与工作以来,我就踏上了离家的路,但是老家的记忆却并未随时间而消褪,反而越来越清晰了……回老家过年,是我每一年的期盼!老家是根,生长在农村的我,从老家走出来,就是一辈子也忘不掉,让我牵肠挂肚。老家那浓浓的年味,让我回味无穷,说不完,道不尽,年就是镌刻在我心中的记忆,也是一种解不开的老家情结。

      记忆中的老家过年,到了腊月,年味就一天比一年浓,母亲在为准备过年而忙碌着,身心充满着开心和笑容,备年货、磨豆腐、做“红团”。祖父则忙于为亲朋好友写春联,每年这个时候,我总是给祖父牵联,打下手。1984年春节,祖父开始鼓励我去写春联,乡里乡亲走到我老家大门前总要评一评,问说今年是谁写的?好像不是“老先”写的,于是我暗下决心要把字练好,过年时好跟祖父比一比,那时的我,心比天高,现在想一想,就是再给我一辈子也无法超越。孩子们,则盼望过年,那是最开心的日子,有平时没有的美食,穿新衣,还能去爬山玩水、放鞭炮、放风筝、打陀螺、玩跳绳、跳格子、踢毽子……还有大人给的压岁钱。过年了,到处都是欢歌笑语,尽情绽放自己的笑脸。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