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南日岛

    南日岛

      □梁华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诗人艾青在《我爱这土地》的诗歌中表达了对祖国的深情。而我,在靠近莆田南日岛的时候,也感受到了这样的深情。

      南日岛,曾是父亲驻守过的地方,也是我童年的乐园。那里有细软的沙滩,有各种形状的贝壳,还有父亲的爱,母亲的笑声,我童年蹒跚学步的脚印。伴随着海浪的声音,不断地在我的耳边回响。

      然而,成年后,我很多很多年不曾回到南日岛。南日岛,是忽近忽远的那个岛屿呀,它不在我的梦里,它的山都隐匿在海里。如同父亲的爱,都留在了童年,那个遥远的童年,有着父亲的怀抱,犹如南日岛,被大海环绕着,海浪拍击着礁石,父亲的音容笑貌,也在海波的荡漾中,在我的梦中浮现。

      有时,我会将弟弟留下的哑铃举起,想起南日岛的111个岛礁,据说长得像“哑铃”,不知父亲到过几个岛礁,我还没来得及问他,他就去了。父亲驻守在哪里呢?带着谜团,我在一个夏天登陆南日岛,在南日岛九重山日光岩,我回到了童年,无忧无虑的童年。大海碧蓝碧蓝的,日光岩的阳光很好,大风车慢悠悠地转着,似乎父亲就在那里等着我,将我高高地举起,看日出。在南日岛,我是不孤单的,有父亲,还有母亲带着襁褓中的弟弟,游在日光岩的阳光下。岩石很干净,就像一个人的童年,可以想起来的都是美好的回忆,在阳光下清晰可见。阳光下,我伸出一只手,像童年拾到一个贝壳那样,将贝壳高高地举过头顶。我期待,父亲能将我从沙滩的深处拉起。但父亲没有那么做。很多年以后,他依然鼓励我自己站起来,捡到贝壳,不依靠父亲的力量,从粗糙的礁石堆里自己站起来,走出来。父亲呀,你可知道,童年的我多么恐惧,似乎大海的浪从背后呼啸而来,马上就要将我吞没,而小个子的我一只手抓着贝壳,一只手使劲按着礁石往上爬,也不能将自己的小脚拉上岸。

      恐惧,将我留在礁石堆中,这样的恐惧几乎伴随了我的前半生。我总是在礁石之间徘徊,不敢伸出脚来,踏出那关键的一步。即使看到了宽阔的沙滩,我依然深陷礁石,没有足够的勇气踏出。我总是伸出手,期待外力将我拉起。这样很多年过去了。直到那天到了南日岛,大海伸出一只有力的手,将我从礁石中拉起,轻轻地放到沙滩上。我看见了南日岛人民的生活,他们很早就起来干活了,拖拉机“突突突”地跑在沙滩上,留下一道长长的宽宽的痕迹,渔民们赤足走在沙滩上,将拖拉机上的细细密密的海产品收罗到各家各户的地盘,分类,捡拾。我毫不费力就嗅到,那海的气息有些热乎乎的,空气里有海的腥臭味,鱼和虾似乎不怎么愿意到岸上来,然而岸上的人们却欢天喜地的,挑着、捡着。汉子们都去了海里打捞,妇女们则在岸上期待着丰收的车辙。车辙压得越深,收成越丰富,汉子脸上心满意足的表情就更深刻,脸上的皱纹都在笑,就好像那小石头下的小螃蟹,张开了爪子,在阳光下淘气地发亮。

      那时,我突然明白,南日岛上的那一座沙堆成的山为什么叫皇帝山。因为富足,因为大海给予了渔民足够的财富,也给了他们童年的乐趣,可以爬上高高的皇帝山,滑到大海的怀抱里,沙滩轻轻地接住那些游客,就好像接住童年的孩子。皇帝山的沙子里也长花,黄色的花,在风中微微摇曳,就好像美人的姿态,有的旁逸斜出,有的扎根沙土中,有的在浅浅的草中点缀着。皇帝山,也是很有诗情画意的。

      下山后,傍晚,我在街边随意闲逛着,和渔民和开店的南日岛人拉着家常。他们说:“回来啦,来我们店吃饭吧!”好像我昨天还在这里待过似的。他们骄傲地向我展示刚捕捞上来的南日岛的鲍鱼,肥肥的鲍鱼蠕动着,还有各种的海产品。深谙此道的我根本不在这里吃鱼和虾,有一个足够大的海螺,让我想起了儿时捡拾到的贝螺,便请求店主帮我煮一个,厨师先用高压锅把螺煮熟,把螺和壳剥离,再煮,切好,装在碟子里给我白灼,吃起来非常美味。店主人担心我吃不饱,还装了一碗用上排肉和紫菜混在一起煮熟的汤,请我喝,太好喝了。我又请求他们把螺壳里的黏液洗净。我珍惜地包裹起来,带回,就好像带回海边的童年。

      然而,南日岛美丽的地方绝不仅仅是九重山、日光岩、月牙湾沙滩、皇帝山。南日岛最美的地方是尖山。南日岛上的尖山,以峰尖突兀而得名。山顶有玉皇宫、关帝庙等古迹,因为时间关系,我们没有登顶。据说山上巨岩遍地,奇形怪状。站在山巅,可俯瞰南日全岛。我们在山脚仰望南日岛烈士纪念碑,我和游客一起登上台阶,走近南日岛烈士纪念碑,向烈士三鞠躬。

      南日岛烈士纪念碑屹立在尖山山腰,是为纪念当时英勇阵亡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于1964年建立的。游客中,老先生们尊重地站直了身体,吩咐同行的子女,为自己和纪念碑留下一张庄重的合影。他们的神情肃穆,充满了对英雄的敬意。

      南日岛烈士纪念碑高约8米,是由洁白的花岗石砌成,碑身上镌刻着原中共福建省委书记叶飞等人的题字“烈士英灵永镇海疆”“碧海丹心威震海疆”“雄风千古永镇海疆”。我们仰视着,围绕着三级碑台缓缓走了一圈,默默地与埋葬着烈士忠骨的纪念碑交谈着。在碑座的碑文中,记述着两个战役的全过程,似乎在告诉我们那一场惨烈的战役。父亲,你是不是在守护着这一群烈士呢?还是在守卫祖国的领土?

      父亲,你也是一位默默的英雄呀。只是,你未完成的愿望由我默默地接过了,默默地守卫着。在山上,我依稀看到了你守卫的身影。但是,父亲,我已经无法跟你交谈了,我也无法知道,你是不是在这里站岗,是不是在月亮照在你的脊背的时候想着我们。父亲,似乎知道我也走上了守卫祖国领土的另一条路,默默地守卫着,就像他年轻时那样,在一个小小的岗位守卫着,为了祖国守卫着。

      在尖山,不远处,导游向远处指点着,介绍说这里可以看到金门,那里也属于祖国,属于南日岛。

      南日列岛陆域总面积52平方公里,由111个岛礁组成,面积在0.1平方公里以上的岛礁有18个,素有“十八列岛”之称。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