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父亲战斗的年月

    父亲战斗的年月

      □郑金粉 郑中柔 郑永幸

    1.jpg

      1948年参加闽中地下革命同志合影,左起郑宗汉、吴钰孙(后赴港)、林文豪、陈长城。

      我父亲郑宗汉出生于涵江埭里村一个书香门第。他母亲早逝,幼年及少年多在涵江萝苜田外祖父家度过。在外祖父陈训彝老先生的熏陶下,他富有爱国心和正义感。在高中念书时就与林汝楠、郑兆銮在一起纵谈革命,关心国家命运。高中时,由于反动教官压迫,他与黄国璋、林汝楠等发动全校罢课,抗议反动教官压迫。

      1937年,我父亲考入厦门大学经济系,两年后林汝楠也考入厦大中文系。父亲厦大毕业后,留校任助教。从1939年至1943年,父亲与林汝楠、郑兆銮更是朝夕相处,关系密切;每年寒暑假,他回莆田总把厦大学生的思想动态与表兄陈长城交谈。

      1943年初,由于叛徒的出卖,反动派要拘捕林汝楠。林汝楠得到消息后,秘密转移。临行前委托父亲以治病为名回莆,把一藤箱被国民党政府列为禁书的进步书籍如《资本论》《自然辩证法》《新民主主义论》等带到永安和南平。父亲当时是厦大经济系助教,母亲陈赛英则是赫赫有名的省内田径运动员,曾经在全省运动会上连续三届获得垒球冠军,并打破全省记录,并保持这项记录多届。当接近永安时,敌人检查更严了。母亲故意把几次获奖证书放在箱子上面醒目的位置。检查站的检查人员一看到母亲陈赛英的名字,惊叫起来,纷纷围过来要求给他们签名。从而巧妙躲过敌人的检查。之后把这些书籍的一部分交给当时隐蔽在国民党福建省主席公馆当家庭教师的女同志。又将一部分书交给在福建师专的林汝梁同志。

      1943年秋,本来父亲病愈后,接到厦大通知,要回厦大继续任教。但他得到林汝楠已避开特务跟踪,自福州回莆的消息。为掩护林汝楠决定留下来,到中山中学任史地教师。果然,两个月后林汝楠也到中山中学任语文教师。从此父亲与林汝楠又成同事,他们经常在一起讨论国家和民族命运。在林汝楠的带领下父亲对中国共产党有了更深刻的了解,更加坚定了跟共产党走的决心。

      可是没过多久,国民党福建省党部密电莆田县党部,要拘捕林汝楠和陈骏驹。当时国民党莆田县党部林剑华和中山中学代理校长认为林汝楠是个人才,要保障其生命安全,最好是动员其自新。他们要父亲也来动员林汝楠,父亲巧妙应对,林汝楠始终不肯暴露身份,并说自己不是共产党员,无从自新,同时暗托父亲以“马病危”电告在仙游的陈骏驹迅速离开。然后父亲和母亲护送林汝楠到涵江他外祖父即他表哥陈长城祖父家,并把陈长城介绍给林汝楠。林汝楠在他家住几天后,不久就上游击区了。从此,林汝楠和城涵两地的一些进步知识分子就通过父亲秘密联系。

      从1943年12月起,林汝楠多次与父亲联系,并交给他任务,让他开展城镇革命工作,并吸收进步知识分子参加革命。还争取一些开明绅士如林剑华、蔡平远和医师林伎鹤、教师肖子衡等支持革命。后来林汝楠又派林如粱来传达,由他和林文豪、陈长城组成联络站。他自己家也是其中一个联络站。先后联系的有林金英、林汝梁、康金树和林清标等。每当山里的同志来时,他总是让母亲在外面放哨,以便他们秘密联络。父亲一面以教师职业为掩护,一面积极开展党的地下革命。主要是调查社会动态,为闽中地下党机关提供情报。

      1948年冬,解放战争胜利发展,莆田游击队人数逐渐增多。组织上要求他们筹集经费购买枪支、日用品、药品等军用物资,接济山区。为筹集经费,父亲费尽心思。他通过关系向城涵一些老板筹集黄金;同时通过教会当秘书的同事,秘密做套汇生意,从中获取利润。另外,母亲把陪嫁首饰也拿出来;还以自己做生意亏本为由,向自己叔父索取三两黄金。用这些款项购买大量物资,由梧塘交通站送到山区。

      1948年底,康金树由大洋进城,带来一本油印党章,交给父亲和林文豪、陈长城。让他们轮流传阅,他们阅读着,心情非常激动,坚定了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决心,同时向党组织上交入党申请书。

      1948年陈长城托人在香港订阅进步报刊《文汇报》《华商报》《大公报》,暗中寄回。父亲接到这些材料,立刻用教师身份,把这些材料在进步师生和开明人士中传阅。打破反对派的新闻和文化封锁,他大力支持各校教师开展反饥饿、反压迫的示威游行和罢课斗争,把革命运动推向高潮。

      1949年1月,经过斗争严峻考验,中共莆田工委吸收父亲、陈长城和林文豪为中国共产党党员,直属县工委领导。委任父亲、林文豪、陈长城为中共城涵总支队负责人。从此他更积极地投身革命。

      随着大洋闽中司令部队伍不断壮大,经费极其困难。游击区急需大批枪支、弹药及生活用品。他和林文豪通过陈国信购买到卡宾枪一支,子弹200发,他们约康金树雇一支有篷小船在东门兜等候。傍晚,林文豪扛着卡宾枪,披上大衣,我父亲把子弹放在大衣口袋,大摇大摆地从伪警察局门口经过,把枪弹交给康金树。以后陆续筹集到几只短枪,都送到山区。

      这时斗争形势越来越严峻,父亲通过林剑华、翁少涛、蔡季斌不断探听敌人内部情况。他们探到伪县长要进攻清江的消息,我父亲立刻派清标把情报通知在清江的林汝梁、郑兆銮等。但是敌人还是提前动手,还好林汝梁、郑兆銮及时突围。形势越来越严峻。党组织要求我父亲他们多发展爱国人士,做好莆田解放准备。

      我父亲、林文豪根据指示,由林剑华出面,组织防护团,维护社会治安,保护公共财产,封存伪档案,迎接人民政府成立。

      当解放军进城时,他和林文豪组织部分进步学生到六城门迎接解放军,送茶送水,高唱革命歌曲,迎接莆田解放。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