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石马桥发现清末圣旨碑

    石马桥发现清末圣旨碑

    1.jpg

      辨认碑文

    2.jpg

      石马桥圣旨修桥碑

      □陈震辉 游心华 文/图

      石马桥位于盖尾镇(旧称香田里)石马村境内,因该地山上一巨石形似骏马,故名“石马”,后南宋兵部侍郎陈谠(仙游人)建桥其上,号“石马桥”。石马桥乃木兰溪两岸交通要道,号称仙游第一大桥,南接仙永路,北有古道(旧称石马路)连接盖尾经湖坂、仙潭通往莆田华亭,南来北往,车水马龙,络绎不绝。

      据明《仙谿志》载:石马桥,县东二十里,宋嘉定间僧守净造安利桥(今金凤桥),陈侍郎复命募缘造此桥,因名。石为址,甚固,六十余间,有亭,极壮丽。僧顽庵、师杰成之,为一邑之冠。侍郎年七十余,每旦焚香祝天,祝成此桥,缘十年内造安利、石马二桥,桥头有庵,奉陈侍郎祠,国朝永乐间厄于回祿。

      石马桥共有十八墩,高6.3米,宽平均2.75米(最宽2.95米,最窄2.65米),均石砌。石马桥建桥迄今800余年,其中大修5次,小修不断。元末石桥毁于水,明洪武二十五年(1392年),僧方石募资重修。清乾隆间大修一次,原桥墩加高约3尺。民国十一年(1922年),由道德讲习社长王仰前主事筹资修建一次,1958年仙游县人民政府拨款重修,至2009年已是第三十次重修。纵观石马建桥史,堪称一部仙游人民不畏艰难险阻前赴后继的壮丽史诗,石马桥两端至今仍立有近20方不同年代的桥碑、功德碑。

      据知情者透露,1958年石马桥重修时曾将桥头的一块“圣旨碑”劈开搬移并砌入桥墩之间,令人唏嘘不止。得知这个消息后,最近县博物馆志愿者一行特地来到现场寻找这块遗落的碑石,他们利用登山绳索下到船形桥墩的狭小平台上,对碑文进行近距离拍摄、辨认,终于查清了这块碑首额镌有“圣旨”的铭文内容。

      据碑文记载,“圣旨碑”成于清光绪丁亥年(1887年),为纪念修桥竣工而立。这次修桥耗时4年零3个月,花费金钱1400万。由两任兴化知府、三任仙游知县亲自督导,召集专业工匠作工程造价评估,并进行“招投标”,工程由中标单位垫资,并请“监理”监工(撰碑者之兄长),施工方为怡山长庆寺(福州西禅寺)住持微妙和尚和他的弟子性来。这次修桥工程量巨大,有修补,有增高,还有新建,并加固桥基,建筑桥头保护坝,设立栏杆。可见在这次修复前,石马桥已经是残破不堪,几乎不能用了。

      经过进一步考证得知,石马桥原有的18个桥墩,于1958年期间被洪水冲毁3个。仙游县人民政府于1959年拨款,组织群众只用了一个月时间就迅速修复,时任盖尾人民公社社长黄明作作赋并刻碑竖立桥头,碑文为“庆祝石马桥胜利完成:五八年间洪位高,古桥遭冲三墩倒,今朝人民胜龙王,周月修复呈英豪。建设速度千古稀,一日飞行千万里,木兰如今从人愿,有日桥上车奔驰。黄明作题 五九年一月三十日立”。但就是这次重修,施工方竟然将桥头这一座清光绪年间的“修桥圣旨碑”拆卸,劈开两半填埋在桥北第二个桥墩的西边(就是现在看到的位置)。

      碑文开头提到“朱公乾隆谕令修造”,应该是回顾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时仙游县令朱孔璋奉谕主持修建石马桥的历史,强调修桥的必要性和强制性。

      石马桥体量巨大,每次修建都是浩大的民生工程。所以,碑文提到了乾隆的谕令,府县两级主官的主持,各种社会力量的共同参与,体现重大民生工程的战略性和公益性。

      这块石碑残件的重现,填补了文史界对石马桥研究的空白,是研究古代仙游交通史的实物依据。

      ◎链接

      石马桥圣旨修桥碑

      府宪沈公定均,施公启宗,邑侯郑宗瑞,任公时昕,蒋公宝光。

      朱公乾隆谕令修造。

      乃名石匠商估工价。既定议,愿出入账目,垫补钱项,无其人也。而余兄国学生元三力肩之虑,早作夜息课督工役,无其人也。而怡山长庆寺住持微妙及门人性来,愿职之于。于是,鸠赀庀石,投作大兴,补而葺之,工居其二。增而高之,工居其三。易而新之,工居其五。桥之下垒以巨石,送淤沙也。桥之上负以横石,固基址也。桥之首尾籁以码头,防冲决也。桥之两旁,翼以扶栏,护行旅也。縻金钱一千四百万有奇,阅千五百六十有五日。而桥成丁亥冬十月癸卯日,萧君合诸同志张乐讌饮而落之,命余记其始末,并勒施者姓名于石。董事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