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美食、历史及情感记忆

    美食、历史及情感记忆

      ——读《风味的初相》

      □楚些

      慕朓的《风味的初相》一书,是一本集中书写妈祖故乡福建莆田地方美食的散文集。

      这部书汇聚的地方食物有几十种之多,相对比较齐整书中有一些食物直接指向“妈妈的味道”,比如炝粉、杂饭,还有就是母亲存有的瓶瓶罐罐里的腌菜,以及父亲做的年夜饭;有一些则是莆田地方独有的食品,如南日鲍、莆田红团、莆田泗粉、白粿、线面等等;还有一些是乡村宴席上或者馆子里拿手的饭菜;此外,则是南北通用的一些食物,如玉米、花生、冰棒等。这其中,几分钱一根的冰棒和两分钱一酒盅的瓜子,则是“70后”乡村少年的共同记忆。当然,冰棒和瓜子之外,还有烈烈夏日和露天电影,《旧日重现》是一首传唱广泛的英文歌曲,而对于承载特殊情感记忆的食品而言,那些相关的人事早已散场,历史在这里几乎不会重复。

      慕朓笔下,这些书写事物的篇章皆形制短小,下笔之际,往往撷取与自我成长相关的横切面,钩沉其间的口腔记忆以及情感记忆,文字之间,能读出作者诚实的品格和气息。

      牛津大学历史学教授菲利普·费尔南德斯·阿莫斯图曾著有《食物的历史》一书。在辨析食物发展的历史的同时,试图以人类的基本饮食为中介点,探讨人与自然的关系。其中有一个观点让人觉得特别新鲜,即食物进化的历史,承载了人类对自然的某种反制,而这种反制则基于人类自身的反抗和恐惧。反抗的因素易于理解,毕竟人类发展至今,与自然之间的博弈始终存在,在食物的获取上,所有动物与自然界皆处于对抗性关系层面上。而恐惧则为人类所独有,人为地制造短缺,形成饥饿性记忆,乃特有的社会控制术。恐惧是一种心理情感,一旦形成,会根深蒂固地潜藏于一代人的行为细节上。杰克·伦敦的短篇小说《热爱生命》就是因饮食短缺而产生社会性恐惧的最佳注脚。主人公获救后,在船上不断打听食物的存储量,虽然经过多个人不断保证,但他依然不依不挠地亲自窥探。面对水手递过来的硬面包,如同守财奴看见了金子一般。

      《礼记》援引了孔子的一句话,原文为:“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这话若对照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饮食和男女恰对应了第一层级,即生理的需要。不过,就食物而言,经过时间的发酵,口腔和胃肠会形成坚固的记忆,将自动添加与之相关的人与事件,并以加速度的方式,趋于情感性记忆,食物也在特定的时空内,构成了情感归属的某种符号。情感和归属的需要,又是马斯洛需求理论中第三层级的内容。

      食物本身具备明显的地方性。“十里不同天”这句谚语中,不仅指向风俗习惯上的差异性,还包括了食物差异的内容。到了速食产品和快餐化的时代,食物的地方性色彩逐渐消亡。想一想,如果绝大多数人的胃肠记忆都被方便面、肯德基等速食食品所占据的话,将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新世纪以来,美食主题散文的风行。美食主题的散文,实际上是地方性食物的某种提炼,它们的味道往往和“妈妈的味道”混融在一起。而“妈妈的味道”就其本质意义而言,就是亲人间的聚散离别。在这里,重要的不是食物的小巧、精致、口感、色香,而在于它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以什么样的方式被他人制作,并运送到我们的口腔之中,其情感指向显然远远大于唇齿滋味。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