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说“柴”——用于烧火的草木之方言分类

    说“柴”——用于烧火的草木之方言分类

      □陈锦

      传统家庭烧火用的草木,无论在传统汉语,还是在莆仙方言,均以“柴”统称。方言说法如“讨柴”“拾柴”“卖柴”等。由于人是吃熟食的,“柴”成为传统最基本的生活必须品之一,居“开门四件事”即柴米油盐之首。

      “柴”字在莆仙方言文读、平读并用,并体现不同的方言字义。其文读音同汉语“才”,主要方言字义为:麻木、生硬。方言说法如“脚溜柴柴”(谓脚底感觉麻木。“溜”作去声)、“吃柴柴”(谓食物不熟烂,生硬);平读音作“c?:(阳平)”(方言“造”之阳平声),主要体现两层方言含义,其一是指木料、木制品(义同汉语“木”)。方言说法如“柴箍”(段木或较粗的木棍)、“柴料”(木料)等;其二就是特指烧火用的草木。这种“柴”包括“草”类和“木”类。

      由于烧火用的“柴”为日常生活所必用、常用,因而其名词概念在方言得到了充分的细化,传统分为三类,即:“大柴”“柴子”和“幼柴”。

      “大柴”相当于汉语之“木柴”,指用于烧火的粗树干、粗树枝、粗树根。通常都要截成适当长度的段,再劈开成木片。其最具代表性的柴种就是方言所谓的“柴爿”(从截成短段的粗木头上劈下的木片。“爿”音同平读“旁”)。大柴的优点是耐烧,火气强,但有的木柴(如松木)油脂含量大,油烟浓;樵采“大柴”的行为通常表达为“做柴”或“做大柴”,之所以以泛指动词“做”作为动词,是因为这种樵采行为含砍伐树木、截段、劈开使晾干和搬运等系列工序。

      “柴子”的意思是“小柴”特指细树干和小树枝一类的柴火。其特征是干、枝的粗度小,通常不用劈开即可直接入灶烧火。与“大柴”不同,“柴子”既代表与“大柴”相对的一个类别,也体现为具体的柴种。不过,方言“柴子”的概念和樵采方式在山里人与乡下人之间并非毫无二致。山里人樵采的是茎干细而长、材质坚韧的小杂木,去掉枝叶和末梢后,扎成长捆搬回家里晾干备用。这种“柴子”木质新鲜,具有火焰亮白、火力强和油烟少的优点。当然,只有山里人才享此近水楼台之便。其樵采行为习惯以“拾柴”表达。乡下人则是拾取干枯的小树枝和细树干,装成柴担挑回。其樵采行为表达为“拾柴子”或“讨柴子”。

      “柴”的最后一类就是“幼柴”。其“幼”是“细”或“细碎”的意思,并不表示“嫩”的含义。“幼柴”的含义是比“柴子”的“子”更小的“柴”,指的是除“大柴”“柴子”外的所有用于烧火的以草木植物为主的柴草,也含树叶。其来源有二:其一是上山割取的野草、矮小的灌木,另一类是农作物的秸秆。其最受欢迎并具代表性的柴种是“铗芒柴”,即蕨类植物“芒箕”,其柴蓬松易燃,火焰明亮,火力强,并能产生大量的草木灰供农家做无机肥;其樵采行为表达为“割柴”或“讨柴”。

      樵采“幼柴”还有一种方式就是“扫秋”,即用柴扒梳拢、抓取林草地的落叶和枯草。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