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萍踪侠影

    萍踪侠影

      □陈建平

      近作随笔《江湖剑咏》,自然而然勾起了“萍踪侠影”的追忆。

      这些追忆并非梁羽生的武侠扛鼎之作《萍踪侠影录》,而是烟云岁月漂萍般的行踪,还有追寻武侠的梦影。

      那时母亲下放莆田灵川公社云庄卫生站,怕我无书可念赋闲在城里惹事,便要我去沿海农村老实待着。由此因缘际会,结识了一班憨厚农友,颇受他们青睐眷顾。

      有个下午,为节省1元钱车费,我挑着农友真情相赠的线面、红团、炸豆腐等年货,抄小路步行20公里回城里的家。途经南洋平原边的蔡岭,那里地处偏僻,人烟稀少,远远看到前方有一穿深蓝麻布衣的汉子踽踽独行。奇怪的是他走走停停,还三番五次掉头张望,我放慢脚步他也慢下来。此时乌云笼罩,天色阴暗,我不禁心中一紧,疑窦顿生:年关在即,在这荒郊野外,莫不是遇到打劫抢年的。就在我与他擦身而过之际,这个汉子猛然转身,揪住我的扁担,结结巴巴说:“你,你,你,放下担子!”我的心咯噔一下提到嗓子眼,卜卜狂跳却故作镇静地甩开他的手喝道:“想干什么,你要小心点!”这个汉子皮肤黝黑,衣衫破旧,眼光游移。看来是初次作案欠缺经验,也可能是看我因练哑铃比较健壮,强抢免不了一番恶斗,只好痒痒收手。

      这次遇险惊动了朋友,也撩拨了我的梦中“侠影”。

      我的朋友蔡明山气宇轩昂,龙行虎步。在县汽车队上班的他嗜爱武术,便热心教我修习拳术入门功夫三战、四门、十八罗汉等。骑“脚车背”的陈金春与我是忘年之交,剑眉星目,虎背熊腰,打起“扁担拳”虎虎生风,也抽空来向我指点一二。

      他们一再告诫,社会乱,世风日下,学些防身本领,才不会被坏人欺负。

      飘摇的世界,动荡的肉身,艰困的人世,黯淡的前途。那个年代黄钟毁弃,瓦釜轰鸣,莘莘学子修学不成,只好游手好闲浪荡江湖。为在艰难时世的夹缝中安放自身,不少转而练拳习武,讲究哥们义气和江湖侠气。

      如果说,“萍踪”是在时代错杂变局中飘摇的生活路径,那么“侠影”就是一种人生梦想。说开来,每个青少年,谁没有个深藏于心的武侠梦呢!

      学武可培养毅力强健体魄激发豪情,也可安魂守魄止戈为武受人追捧,“侠影”里有两肋插刀江湖义气,有惩恶扬善快意恩仇,也有壮士之心报国之志。当我“萍踪”般漂向闽西北连城修理“地球”时,仍揣着深藏于心的“侠影”。

      连城山乡带点史前的蛮荒,曾是土匪出没之地,亦是赤色暴动之乡,尚武风习代代流传。我们插队的宣和公社科里村社员们谈起武术豪气顿生眉飞色舞,不少男人都有“两把刷子”。

      山区地形逼仄,客家拳与南拳有所不同,往往在狭小空间施展,动作沉雄,发力坚劲,讲究“拳打卧牛之地”。这无疑给“侠影”增添了新内容。我与客家后生黄昌金以武会友兴致盎然,工余农闲就从他身上,习练“客家三战”和“父子拳”。

      在邻村上曹插队的山友刘元仁让我大开眼界。他自小嗜武,师从南少林老拳师蓝少周习练拳术,走起南拳“三十六宝”身手矫捷漫天拳影,令我心生羡慕。

      有次他去偏僻村道上溜达,看似风轻云淡静如处子,转眼猛然发威动如脱兔,飞身蹲扑一抄云手,便逮着一只雄赳赳的大公鸡。后来,在他引领下,我一步步修习了“三十六宝”。由于没下苦功,只能循规蹈矩比划,绝不敢用于实战。

      几轮山重水复,得益于改革开放的浩荡春风,吹送我浮萍般漂出风雨山乡连城文川河,又漂向花果之乡闽南九龙江畔,投身多姿多彩的新闻生涯。社会安定了,事业有成温饱不愁,那深藏的武侠梦却如影随形。

      为强健体魄,我与国家级田径教练林国忠清晨运动场跑步、傍晚九龙江游泳,乐此不疲。

      闽南的清晨,绿意葱茏花木含香,在漳州一中操场晨练时,我们邂逅了走太极的老赵。老赵来自燕赵之乡,年近古稀却精神矍铄,其师傅是第七代陈氏太极传人。在前来探望女儿的数月里,老赵每天清晨都要活动筋骨走上几趟太极,也机缘凑巧成为我们的良师,一招一式倾囊相授。陈式太极讲究气沉丹田、含胸塌腰、意气运动,行拳时刚柔相济、节节贯串、一气呵成。我想,那身随意转的108式,如行云流水般自由舒展。

      在人生旅途中,领略了各位朋友的拳踪侠气,我也坚定地意识到,淳厚朴实的民间正是我敬重的江湖。

      剑胆琴心、书剑恩仇的江湖故事,总是那么激动人心。如今,尽管人生的“萍踪”已漂入苍茫暮色,但侠胆柔情、诗心剑气的人生梦影,仍影影绰绰招摇在岁月的枝头,若隐若现晃动在命运的桅杆,挽留青春的梦想,鼓动着生命的风帆。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