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秋谒朝宗宫

    秋谒朝宗宫

      □朱合浦

      自2011年迁居厦门开始,我就不断寻觅厦门天妃宫的踪迹。

      原因有二:一是雍正四年(1726),福建水师提督蓝廷珍以清廷历次对台用兵获胜皆由妈祖神助为由,提请皇帝赐匾。雍正帝遂御书“神昭海表”四字,敕令福建水师提督复制三个匾,分别悬挂于湄洲祖庙、台南天妃宫和厦门天妃宫。这说明厦门天妃宫在清代已经是全国著名的妈祖庙了;二是史料记载,厦门天妃宫有一幅十分珍贵的妈祖故事壁画,它如今还在吗?

      遗憾的是,我费尽心思,包括向厦门博物馆的专家请教,都得不到确切的答案。

      后来我偶然在翻阅资料时了解到一些有关厦门天妃宫的蛛丝马迹。

      《乾隆鹭江志·卷一·庙宇》:“上宫,在西门外,坐鳌岗面海,祀天妃。御赐‘神昭海表’匾额。”

      《道光厦门志·卷二·祠庙》:“朝天宫(一名上宫),在西门外。祀天后。”

      新版《厦门市志》:“厦门朝天宫,1959年毁于台风。”

      综合以上这几条信息,我得出结论:那个被我苦苦追寻的“厦门天妃宫”就是原来的“朝天宫”,又称“上宫”,雍正的“神昭海表”御匾即悬挂于此;惜1959年该宫被历史上最强台风毁了!

      庙既不存,那幅珍贵的壁画当然也就不复存在了!呜呼哀哉!

      看来1959年那场强台风破坏力十分惊人,因为除了摧毁朝天宫之外,还将另一座同样历史悠久的妈祖庙——朝宗宫也刮倒了!

      可喜的是,历经磨难的朝宗宫被虔诚的妈祖信众重建复原了!

      2020年12月7日是二十四节气中的“大雪”,据天气预报北方确实正在下大雪,而南国的厦门却刚刚入秋,“大雪”天艳阳高照,最高气温25度。于是乎心血来潮,突然想去谒拜朝宗宫,立马打的去了思明区民族路,拐进一条窄窄的小巷,就看到了朝宗宫的大牌坊、宫门和戏台。宫门楣上方的“朝宗宫”是全国政协原副主席张克辉新题写的,大牌坊和戏台也是崭新崭新的。小广场上还有几块新碑,刻的是当代名人的诗赋。我略扫一眼,并未留意。

      朝宗宫唯一的旧东西是一块咸丰元年的石碑,现藏厦门博物馆并陈列在“闽台民俗”馆内。我曾在郑晓君撰写的《沙坡尾朝宗宫碑刻》一文中读到,厦门港沙坡尾的朝宗宫自雍正年间建庙,供奉妈祖,十分灵验。乾隆五十三年(1788),福康安大人平台剿匪,得到妈祖的庇护,向乾隆皇帝申请重修朝宗宫,并赐牌匾。道光二十一年(1841)第一次鸦片战争爆发,厦门港遭到英国侵略军的炮轰,朝宗宫也被炮火炸毁。道光二十八年(1848),裕瑞调福州将军兼管闽海关,立碑人陈世荣随裕瑞将军到厦门管理海关税务,看到朝宗宫被毁,倡议捐款对朝宗宫进行了重新修缮,修建了二十几间庙宇,增添了三十几尊神像。

      后来又从厦门文史学者石奕龙《厦门朝宗宫的过去与现在》一文中读到,由于民国初(大约1911-1915)沙坡头建电灯厂,朝宗宫被拆除了;而后在1940年又重修,直至1959年被台风完全摧毁。

      所幸朝宗宫的妈祖神像被原庙祝偷偷藏在家中,后又被渔民藏起来。如今全新的朝宗宫是2000年在原址附近购地复建,2001年农历十一月初八竣工落成的。也就是说,一切皆新,惟神像乃古朝宗宫一脉传承下来的,这真是不幸中之大幸也!

      其实我今天内心深处的真正目的,就是奔着此神像而来的!

      进入朝宗宫,拾级而上,神龛设在二楼的大厅中。我的朋友小林是朝宗宫董事会成员,他提前通知了目前的住持林招治(台湾信众敬称她“阿姑”),所以我一进入正殿就受到她的热情接待。她为我奉上三炷香,我以拙著《妈祖千秋》两本答谢,随即拈香叩拜,祈愿妈祖保佑!

      拜毕,“阿姑”陪我四处参观,看到的都是一些新制牌匾。我问“阿姑”何不将清代咸丰元年的石碑复制一块嵌在墙上?她的回答很含糊,后来我从小林那里获悉已经复制一块,安放在台阶旁。我想,这才是有心人的传承文化之举。

      当我告辞出宫,在戏台边转悠时,我发现新建朝宗宫的地理位置极佳。宫门朝东南,门前小广场外就是避风海湾。海湾虽浅,但形如弧线,曲折有致。湾内泊有数艘小舢舨,平添了几分诗情画意。

      此时我的思绪又回到文章开头谈及的“厦门天妃宫”上头。为什么就没人也像朝宗宫一样也在原址重建厦门天妃宫呢?据小林介绍,厦门故宫路倒是有人重建了朝天宫,而且不止一座是两座。新建的朝天宫好像并未恢复当年“称‘上宫’是厦门市祭祀天妃的祖庙”的地位和影响力,也许其原因多多,但有一条是肯定的,朝天宫的地位从清乾隆年间就渐渐被朝宗宫所替代了。史载,1788年,福康安成功平定台湾林爽文起义,认为是得到了妈祖的庇护,因此上奏请求重修朝宗宫。在中国历史档案馆中,也存有清朝乾隆年间闽浙总督李侍尧为修缮厦门朝宗宫上的奏折,其中有“朝宗宫妈祖奏凯藏功,早呈吉兆。商船出入俱由此港”等文字,说明朝宗宫所在的位置十分重要,是渔民每天出海归港必经之地,也是来往的渔船商船停泊的地方。奏折得到了乾隆皇帝的批复,不但重修了朝宗宫,而且还御赐牌匾“恬澜贻贶”。此后,从厦门到台湾的民众、官员也要在沙坡尾的朝宗宫、风神庙备案,获得“入台证”后才能登船赴台。如石奕龙所分析的原因,“由于厦门港的逐步繁荣起来,而且该地的人们多从事与海洋有关的事务,自然也需要有崇拜海神妈祖的地方,因为如果跑到厦门城西门外的朝天宫祭拜,需要走很多路,所以,在该地建造妈祖庙就成了必要。”这说明厦门东城外的朝宗宫从雍正年间创建起就走向兴旺,而厦门西城外的朝天宫也正是从那以后就渐渐式微了,如今又有谁还记得它曾经的辉煌?

      这世间万事万物,起起落落,此消彼长,都是十分正常的。想到这里,于是释然。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