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望夫塔”与悲歌《江河水》

    “望夫塔”与悲歌《江河水》

      □朱福忠 文/图

    1.jpg

      望夫塔

      上世纪九十年代,我从仙游师范毕业,分配到了离家乡5公里外的上浒小学。虽然离家不算远,但是来回一趟却不容易,因为路途中大部分地段都是崎岖山路,还要过一条50米宽的溪流。所以,住校是最好的选择。

      这是一所乡村小规模的学校,全校学生才百多人,教师七个人,刚好也有一位年纪较大的老师也住校,他叫朱文绵,曾经也是我的老师。而每当晚饭后,从朱老师的房间里就会传来各种悦耳的二胡声。

      他有一本手抄的二胡曲谱,据说是1968年他读仙游师范时从游天菁老师手里抄录的。有一天我在他的房间就随翻了一下,碰巧翻到一首“江河水”,就问他会拉吗。他说在学生时代拉过,但太过悲伤就很少拉。

      曲子下面用工整的蓝色钢笔写着:相传在很久以前,一对恩爱的夫妻。因丈夫出海未归,他的妻子思夫心切,每天在家乡山顶上累一块石头垫高,眺望海中帆船,期盼丈夫早日归来,日积月累,进而垒石成塔。然而,远航归来的丈夫看到石塔,误以为不是家乡,便掉头驶离,妻子喜极生悲,顿时陷入绝望之中,便纵身跳海自尽。

      曲谱里有备注,比如,注明表现思念,表达悲愤等等。于是我知道了有“江河水”这一渲染凄怆哀怨的曲子。第四年,朱老师调走了,没有了他的二胡声陪伴,仿佛缺少了什么。

      初识“望夫塔”,是师范毕业后的第五年,一位钟山镇汾山村的同学邀我到他的家乡玩。从城关东门出发,两人合坐一部自行车,两个小时后,我们沿榜头南溪溪沿而上,这时面前出现一座巍峨的高山,很明显地看到山上竟然还有一座塔。同学告诉我,这个塔叫望夫塔,解放前倒塌了,十年前刚刚由几位有钱人捐建。于是“望夫”两字一直在牵系在我心头上,让我充满着无限的好奇与向往。

      那是一个初秋的下午,我们从驱车到榜头南溪,然后沿山路前行,两个半小时的苦难“行军”,精疲力尽的我们终于到达高望山顶。望夫塔浑厚挺拔,为实构圆形五层八角楼阁式,顶部盖以石雕瓦,正中串叠石屏和葫芦顶,每层为石质的挑檐,且均有门窗,可层层远眺,纳八闽来风,做工粗犷的条石砌筑,不失古朴幽雅,雄姿常在,塔山上尚存有唐代的浮雕石刻“恭祝今上皇帝”石碑,明代古寨门及仙人台遗迹,山间遍布奇形怪状的石头。望夫塔静静矗立在山巅,俯视着东乡平原。

      塔下面还有一座古寺,寺院里还住着二位六十多岁的老人,身体都很硬朗。他们每两天下山一次,他们来回一次只要三小时。一位个老人告诉我:传说汉朝年间,高望山下(现在的榜头)就是一片汪洋大海,高望山上有一户人家,新婚不久丈夫林坐良就独自出海经商,其妻周氏香娘在家伺侯双亲,贤惠无双。因为丈夫外出长年未还,天天到山头去看,为了能看更远,她每天垒一块石头,最后垒石成塔。然而,远航归来的丈夫看到石塔,误以为不是家乡,便掉头驶离,妻子喜极生悲,顿时陷入绝望之中,便纵身跳海自尽。人们为了纪念这位忠贞刚烈的女子,在她日日望夫的遗址上建起石塔,故而得名“望夫塔”。刹那间,我想到朱老师的《江河水》和他在里边的注释。世上有这样的巧合吗?

      高望山上,当夕阳下的最后一缕阳光照映在塔上,塔山夫人望夫而归的一腔期翼化成了塔山里的清脆鸟鸣,和着悲凉的秋风吹过山顶的轰鸣声,宛如那奏响了的让人心碎的《江河水》。我闭上眼睛想象着:汉代的一个弱女子望着逝去的江河水无助而凄惨的哭泣情景,那哭声,悲愤激越,荡气回肠。似乎那淘淘的江河水就是她倾泻不止的眼泪。望夫塔的传说与一曲悲歌《江河水》是那么应景!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