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侧柏留香

    侧柏留香

      □王雪玉

      霜降前夕,一场秋雨一场寒。

      院墙外,土地公庙旁,栽植一株侧柏,愈发苍劲秀挺。

      侧柏右端一抹绿荫,垂护在庙顶,衬着土地公对联——土宝财丁旺,地发富贵春,何其应景!

      这株侧柏高两丈许,红褐色的躯干笔直,通身裹着粗糙皲裂的树皮;枝桠旁逸斜出,清新舒展,不时有飞鸟掠过,尽显婆娑;风掠过,一大把弧形翠盖宛若孔雀开屏,跃浪翻波。一枚枚指头大小、呈不规则菱形状的黛绿球果均匀分布树杈,轻捻起成熟小果,置于掌心,左右摇晃,像极缩小版的不倒翁笑裂了嘴巴,稚拙可爱,将其深嗅,有股木质的独有芳香充盈鼻翼……

      这一方深邃,弥漫心田。

      侧柏树的寿命长,在民间被誉为“百木之长”。乡民称它柏籽树、吉祥树,侧柏树是为乡民寄托美好情感的独特载体。

      儿女婚嫁是人生大事。按照当地风俗,婚嫁当天,新娘鬓边、新郎礼帽旁各盘结一撮侧柏叶,寄寓长辈祝福新人百年好合、白头偕老,孕育百子千孙的深切期盼。

      儿女成家后,但凡(外)孙子、(外)孙女出世,婆家、娘家着手操办一整套喜庆礼仪习俗中,要数“做出月”最为古朴,意义隽永。

      “做出月”当天,娘家备办一担花盘,各礼盘放置婴儿衣裤、鞋帽、襁褓、长寿锁、手镯、脚环、红蛋、红毛钱、出月龟等满月贺礼。

      满眼喜庆中,这一顶出月帽的装饰非比寻常:先用红线各自缠绕一撮侧柏叶、一撮葱,再别上月季花蕾或豌豆小白花,缠紧实后,用针穿上红线,缝在帽檐正中。

      这天正午,娘家、婆家人一道忙碌。先用“五味草”烧汤给婴儿沐浴,沐浴盆中放铜钱数枚,取前途无量之意;再剃去胎发,在窗门处留下一小撮毛发,取长发其祥之意;接着由其父亲或祖父用雄黄酒在婴儿头顶画个大桃,称画桃,取淘气调皮之意;然后给婴儿换上新衣裤,戴上这顶出月帽,挂上“长寿锁”,祝福婴儿长命百岁、聪明伶俐;继而抱到厅堂拜礼,拜灶公、拜长辈,长辈给婴儿送红包或戴上系列金银饰,称“挂脰”。

      午间,婆家备办“出月酒”答谢亲戚好友,下午向亲戚好友、左邻右舍分发出月龟,共同分享见证初生带来的欣喜与美好。

      侧柏作为长寿的象征,寓意吉祥。沿海一带,寿庆俗称“做十”。遇上父母一方或双方寿庆之日,出嫁的女儿备办十个礼盘,寓意十全十美,给双亲祝寿。

      这些祝寿系列古礼物件中,当数一顶寿帽的配饰,所花心思最巧。先采撷数杆青头侧柏花叶,衬上同样寓意吉祥的香草(银叶芙蓉菊)、月季红蕊,接着用红线分别将其缠绕成串,再插上福禄寿银簪,进而环绕帽檐缝实一周,这一顶寿帽美观与厚实兼容。

      寿庆当日,华堂结彩。老寿星戴上寿帽,顶上的侧柏、银叶芙蓉菊、月季蕊心散发着一股清丽香气,夹着福禄寿银簪摇曳生姿,映衬鹤发童颜喜苍苍。一堂祥和瑞气中,亲戚好友举杯共同祝祝福寿星,彰显拳拳孝心与暖融融人间情味。

      随着快节奏的生活方式无孔不入,这些意蕴深厚的传统礼仪习俗中,“抱出灯”的场景已然远去,“做出月”“做十”仪式业已趋向简单化,但那一幅幅用侧柏叶、豌豆花等小植物配饰盘结鬓角、礼帽、出月帽、寿帽的生动画面,令人心生喜乐,难以忘怀,期冀永远与美好不期而遇!

      日往月来,惟侧柏留香。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