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姚旅《露书》所言莆中花木君识否

    姚旅《露书》所言莆中花木君识否

      □陈文凤

     

    野梧桐

     

     

    春不老


    烟草

     

    火焰(霸王鞭)

     

    马齿苋

     

    射干

     

    茶花

     

    鹤兰(天堂鸟)



     

    铁干海棠


     

    桃花

     

    紫茉莉 


    鹤子草


     

    竹子


     

    圆叶景天


     

    铁树


     

    菩提树

     

    芦荟

      姚旅,福建莆田涵江人,初名鼎梅,字园客,生活在明朝万历、天启年间。他是明代著名的诗人学者,少负才名,却屡试不第。后游学四方,晚年潜心著述,有《露书》刊行于世。《露书》是姚旅所撰的一部笔记,内容丰富多彩,是我国迄今发现的最早的当地人记当地事的一部类书。《露书》杂举经传,旁证俗说,取名来自东汉王充所谓“口务明言,笔务露文”之意。朱彝尊《静志居诗话》称:“园客放浪湖海,缀拾旧闻,《露书》一编,颇存轶事。其评隐时诗家,速比敖器之,近绩王元美。”《露书》有明末刊本,原为莆田涵江藏书家康爵所珍藏,堪称善本,今归福建省图书馆。

      《露书》共十四卷。分为核、韵、华、杂、迹、风、错、人、政、籁、谐、规、技、异十四篇,其中的《错篇》写土特名产。《错篇下》记载了许多植物,涉及我们莆田的达十九处,现把它们一一抄录下来,看君能识得几种?且借用陶渊明的诗句“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改动一字,成“奇花共欣赏,疑义相与析”,与大家共赏相析。

      《露书》云:“川茶花花艳而清,芍药疑不敢称弟。莆中嘉靖前未有此,有仕蜀者携至,秘不以分人。郑佥宪东白访其人,其人尚卧。佥宪令苍头移去,因折枝插地,明年遂成数十本,自是莆中盛开。”

      茶花为常绿灌木或小乔木,品种极多,分为华东山茶、川茶花和晚山茶等等,是中国传统的观赏花卉。茶花向来为人们所喜爱,我们莆田今亦广为栽种,只是品种繁多,不知你能否分得清哪一种才是川茶花?郑东白,明代莆田城内后埭人,嘉靖二十六年进士,官至广东按察佥事。川茶花能在莆中盛开,看来有郑东白的一份功劳。

      《露书》云:“莆中只有铁干海棠,记称徐佺结巢海棠,上巢饮其间,怪以为妄,及见西府海棠,始知向见未广。”

      据明代《群芳谱》记载,海棠有四品:西府海棠、垂丝海棠、木瓜海棠和铁杆海棠。此中所述铁杆海棠,就是姚旅所说的莆中只有的铁干海棠。其枝秆丛生,枝上有刺,花梗极短,花朵紧贴在枝干上,故名。铁干海棠花朵鲜润丰腴、绚烂耀目,既可在园林中栽植,亦可作盆栽观赏。“记称徐佺结巢海棠,上巢饮其间”说的是:有记载说宋代有一隐士名叫徐佺,在自家的海棠树上结巢为屋,若有客来访,必引梯而上,在巢中作接客之饮。铁干海棠是灌木,不可能结巢,所以姚旅“怪以为妄”,西府海棠是小乔木,结巢不成问题,难怪姚旅“及见西府海棠”,会发出“始知向见未广”的感叹。时隔四百余年,不知至今是否有人引进其他三种海棠?

      《露书》云:“癸巳八月,余园中桃树花开熳烂,当是先此飓风落叶,气未尽而更发耳,或言树将殒而气泄。是年作屋,园树尽付斧斤。”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人尽皆知,桃花开在春风里,又有谁见过桃花盛开在八月?然而,四百多年前的姚旅就曾见过,只不过原因真如姚旅所说的那样吗?令人惋惜的是,因为盖屋,当年姚旅将园树尽行砍去,不然待到来春,就可知情景是否依旧。若然,姚旅也一定会记载下来的。

      《露书》云:“莆延寿桥头一荔枝树,宋时尝採其南枝以贡,今不锡贡,北枝岁结果累累,南枝不复生。”

      我莆延寿溪两岸遍植荔枝,至今延寿桥头附近尚存北宋状元徐铎所植荔枝名品“状元红”。只是不知《露书》所云此株荔枝树如今尚存否?我想可凭“北枝岁结果累累,南枝不复生”寻之,如存,大可作为古树名木保护起来。

      《露书》云:“吾乡有菩提果,实似枇杷,其香扑鼻,其甜如蜜,初疑为来禽,后问林彦式读书处,曰:‘吾居在菩提树下。’始知其名。俗谓‘葡萄果’,土音相讹耳。”

      菩提果,《本草纲目》称为木患子。有千眼菩提、凤眼菩提、金刚菩提、星月菩提等四大名品。菩提果,亦称洗手果、肥皂果树,它的厚肉质状的果皮含有皂素,只要用水搓揉就会产生泡沫,可用于清洗各种东西。只不知吾乡的菩提果属于哪一品种,至今俗名尚叫“葡萄果”乎?

      《露书》云:“闽中竹品甚多,莆中业有二十四种,曰:‘棕竹、湘妃竹、木竹、筀竹、苦竹、淡竹、猫竹、箭竹、赤竹、绿竹、慈竹、紫竹、钧竹、含朵竹、方竹、桃竹、石竹、凤竹、佛眼竹、箬叶竹、桃枝竹、斑桃枝竹、筼筜竹。王敬美谓闽中,大都有孝慈竹,无他佳者,亦耳视矣。’”

      若不是姚旅所记,我真不知我们莆田竹子的品种这么丰富,竟达二十四种之多,许多种类不但闻所未闻,就更不用说认识了,问君又能识几多?福建人民出版社于2008年曾出有点校版的《露书》,点校者质疑所列竹名仅二十三种,实际上姚旅接着明明白白告诉大家“王敬美谓闽中,大都有孝慈竹”,以上二十三种加上孝慈竹不就是二十四种吗?王敬美即王世懋,字敬美,嘉靖三十八年进士。

      《露书》云:“丙辰年,余在家,始见鹤兰,花雪白,其形似鹤,其香犹兰,独其叶甚阔,如饭匙耳。考《南方草木状》,鹤子草形如飞鹤,当夏作花,南人用为媚草,故亦名其花为‘媚花’,似即鹤兰矣,第媚草云蔓生,岂另一种耶?”

      鹤兰又名鹤望兰,原产非洲南部,因花形奇特,色彩夺目,宛如仙鹤翘首远望,故名。由于这种花与生长在新几内亚和澳洲地区的天堂鸟的羽毛相似,所以鹤望兰还有一个名字叫做“天堂鸟”。品种有白花天堂鸟、无叶鹤望兰、邱园鹤望兰等。姚旅所言当为白花天堂鸟。

      鹤子草,蔓生植物。叶像柳叶而比柳叶短,当夏开花,花呈浅紫色,形状像飞鹤。从图片看来,鹤兰和鹤子草的差别还是比较大的。当年,姚旅似应不曾眼见鹤子草,否则不会发出“似即鹤兰矣,第媚草云蔓生,岂另一种耶?”的疑问。

      《露书》云:“南都紫末利,莆中谓胭脂粉,花似末利而不香,虚有其表耳。云朱元介状元移自朝鲜。”

      “紫末利”当为“紫茉莉”,原产热带美洲。朱元介,名之蕃,明万历二十三年中状元,官至礼部侍郎,朝廷曾派他出使朝鲜。据姚旅所云,紫茉莉当是朱元介出使朝鲜时带回,经由朝鲜传入我国。紫茉莉今莆中多见,只是不知现在仍然有人将它叫成“胭脂粉”否?

      《露书》云:“秣陵秋海棠,草本也。高尺许,花叶俱似莆中野梧桐……”

      野梧桐,小乔木或灌木。是一味中药,具有清热解毒,收敛止血之功效。主治胃、十二指肠溃疡,肝炎,血尿,带下,疮疡,外伤出血。树皮有调整消化道机能的功效,对胃溃疡、十二指肠溃疡的治疗,效果尤佳。今莆中常见,中草医皆识。

      《露书》云:“吾乡园林一花,叶如列翅,花若萱草,第近柎白而末紫,上作斑点,状若飞燕,俗因名之曰‘紫燕’。考之《尔雅翼》,射干也。一名乌翣、乌蒲、乌扇,今世读书,每读其名而昧其状,及见其物,而又迷其名,信末世一闷事。”

      射干,别名乌扇、扁竹、绞剪草、乌蒲、野萱花。李时珍《本草纲目》曰:“其叶丛生,横铺一面,如乌翅及扇之状,故有乌扇、乌翣、凤翼、鬼扇、仙人掌诸名。俗呼扁竹,谓其叶扁生而根如竹也,根叶又如蛮姜,故曰草姜。”射干今莆中亦多见,只不知尚有人呼之“紫燕”乎?

      《露书》云:“莆有土瓜,一名‘挂头’,甜味有风韵,他处未之见。傅玄《瓜赋》:‘旧有蜜筩,及青括蒌。’嵇含《瓜赋》:‘甘瓜普植,是谓土芝。’土芝、蜜筩,岂此物耶?”

      晚明著名文学家,文坛领军人物,为《露书》作序的李维桢云:“园客好游,足迹几遍天下”。以姚旅足迹之广见识之博,尚不知这种他处未之见的名为“挂头”的莆田土瓜为何物,今人又何由识得?如四百年来俗名未变的话,从“挂头”着手,或可解谜。

      《露书》云:莆中谓君达为春不老,后阅《闽部疏》,春不老、君达各有一种,则莆误矣。

      春不老又名牛皮菜。上了年纪的老一辈人对此谁人不识,上世纪60年代度荒时,由于生长速度快,人们曾广泛栽种用以充饥。只是由于缺油,吃了易得水肿病。“春不老,吃饱饱,水肿病,大结果(真糟糕)。”春不老现虽少有人种植,老一辈人对此童谣却记忆犹新。

      《露书》云:“莆中有番蕉,以从番舶来。身如棕榈,高一二尺,叶如芭蕉,长丈余,但作梳齿状,又如杉叶,坚而刺人,日照之,叶脊梁无影。人家以盆种之,云能辟火,此物喜铁,日以铁屑培之,或稍蚀以铁钉数枚钉其根,即葱翠异常,故又名‘铁树。’”

      铁树,苏铁科,苏铁属。一说是因其木质密度大,入水即沉,沉重如铁而得名;另一说因其生长需要大量铁元素,故而名之。铁树为优美的观赏树种,栽培极为普遍,铁树最为出名的是难得一见开花,故人们常用“铁树开花”来比喻事情非常罕见或极难实现。铁树在莆田的栽培极为普遍,恐无人不识。

      《露书》云:“《本草》载,景天一名‘慎火’‘戒火’‘救火’‘据火’‘护火’‘辟火’‘火母’,云种以盆,置屋上,春生苗似马齿苋而大,又似长匙,茎极脆弱,则即莆中之所谓火辦也,此物有两种,一种即盆中者,高尺余,能开花,一曰卢会;一种生道旁,乡人以为篱落,大拱把,高一丈五尺,有叶无花,状如火艳,名曰火艳……

      “火艳树极易生,能辟诸疫,养猪者多拆一枝插门外,即生长如林。闽中惟福、兴、泉、漳为多,他处则寥寥,漳州名曰‘篱牢’,正以堪篱落也。

      “火艳,秣陵曰‘霸王鞭’……”

      景天,中药名。生于山坡草丛、石缝中或沟边湿地。具有清热解毒,活血止血之功效。常用于治疗丹毒,疔疮痈疖,火眼目翳,烦热惊狂,风疹,漆疮,烧烫伤,蛇虫咬伤,吐血,咯血,月经量多,外伤出血。君若能识,功用大矣。景天品种很多,与马齿苋最相像的是圆叶景天,姚旅所言当为圆叶景天。

      马齿苋,性喜肥沃土壤,耐旱亦耐涝,生活力强,生于菜园、农田、路旁,为田间常见杂草。全草供药用,有清热利湿、解毒消肿、消炎、止渴、利尿作用;种子明目,还可作兽药和农药,嫩茎叶可作蔬菜,味酸,也是很好的饲料。莆中常见,田间、菜园、路旁都可采到。

      “卢会”当为“芦荟”。芦荟为常绿多肉质的草本植物,茎较短,叶粉绿色,簇生,成条状披针形,边缘疏生刺状小齿,肥厚多汁。芦荟品种繁多,有的可以食用,有的可以药用,有的可以美容,有的可以润发等等。芦荟今莆中多见,多为盆栽,也有野生。

      ?火艳,肉质灌木状植物,茎秆粗壮,一般有五个棱,上部具数个浅绿色螺旋状分枝,有黑色的刺,叶浅绿色匙形互生,密集于分枝顶端,具丰富的乳汁。全株及乳汁入药,具祛风、消炎、解毒之功效。主治疮疡肿毒、牛皮癣。可栽培地上,使成绿色篱笆。如不是姚旅留下线索“火艳,秣陵曰‘霸王鞭’”,恐今天无人知道火艳即霸王鞭,除非现在仍有人将霸王鞭叫成火艳。

      《露书》云:“吕宋国出一草曰‘淡巴菰’,一名曰‘醺’,以火烧一头,以一头向口,烟气从管中入喉,能令人醉,且可辟瘴气。有人携漳州种之,今反多于吕宋,载入其国售之。”

      从姚旅的描述“以火烧一头,以一头向口,烟气从管中入喉,能令人醉,且可辟瘴气”,和“醺”之名称与现今的莆田话完全一致来看,“淡巴菰”非烟草莫属。吕宋国即今菲律宾,《露书》是我国最早记载淡巴菰的汉语文献,根据姚旅的记载,烟草最早是在明万历年间由菲律宾传入我国的,这一点国内已达成共识。

      《露书》又云:“淡巴菰,今莆中亦有之,俗曰“金丝醺”。叶如荔枝,捣汁可毒头虱,根作醺。”

      烟草现莆中仍有人种植,烟叶切成烟丝后,烟民仍直呼“金丝醺”。只是姚旅说烟草“叶如荔枝”“根作醺”,令人起疑。因为烟叶比荔枝叶大得多,且人们吸的是叶(烟丝)而不是根,不知这样记载,问题出在哪里?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