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余甘”黄全

    “余甘”黄全

      1929年出生仙游县园庄乡霞山村人。曾就学仙游金石中学(今仙游一中)。1956年毕业于厦门大学生物系植物专业。现任中国林业科学院热带林业研究所森林生态研究室主任、副研究员,是该所学术委员会主任,中国林科院科技成果评委会委员,国家科委发明评选委员会特邀审查员,《森林生态系统研究》和《热带林业科技》刊物编委,中国林学会树木学专业委员会委员,海南鸟生态学会副理事长。30多年来,他为了我国的林业事业,走南串北,餐风宿露,走遍全国20多个省(区)的林区。1980年,他以高级工程师身份参加林业考察团赴巴西考察,途径日本、美国、委内瑞拉、法国、巴基斯坦。黄全的名字已被《国家人才库》入选。

      我国热带林业科学研究基础薄弱,五十年代后期才逐渐兴起。1958年,在林业部综合调查队工作的黄全,是第一批被派去云南南部和海南岛作森林综合调查的。他配合苏联专家巴兰诺夫作森林调查,负责识别树种,经常埋头苦干到深夜。这一年,他名字挂在林业部,可全年在北京仅有十几天,绝大部分时间是在原始密林中淌过的。他遵奉“勤能补拙”的古训,勤奋不歇。他说过:“年青时苦一点,累一点不可怕,怕的是虚度年华。年青时尽量跑,老来时跑不动,坐下来脑子才不空虚无物。”青春年代,他就踏遍中国的半壁江山和林区。

      1960年,黄全刚从江西大茅山蹲点回北京,院领导调他到最艰苦的海南岛尖峰去筹建热带林研究基地。尖峰岭林区,山高坡陡、天气炎热,又是少数民族地区,困难重重。他欣然应允,并毅然提出“把家搬到海南岛去,安家落户,干它一辈子!”时值我国经济暂时困难时期,他们一边搞基建,一边光着膀子犁田耙地种植番薯、花生和蔬菜。好不容易盖上屋子有了落脚地。科研工作作了分工,黄全又领下了采种这个最艰苦的任务,带领会爬树的黎族工人,翻山越岭,钻进热带原始密林中寻找标本,采集树种。他们打起背包,艰难跋涉的密林中,树冠作帐火当被,沙滩辅床木做椅,凶禽猛兽不可怕,蚂蝗咬人血淋淋。他们互相勉励,克服重重困难,终于采集树种2万多斤,收集实标本4百多种,植物腊叶标本近1万号、3万多份。经过整理鉴定学名,建立了植物标本室,总结出尖峰岭林区主要树种生态、生物学特性、树种成熟特征及采种期等系列材料,提供林业生产单位参考应用。原来安排黄全研究热带林木种实的识别问题,要求编制林木种实检索表这一课题。可是在十年动乱中,黄全这位在尖峰岭热带林里学历最高的大学生,当然地被作为“资产阶级”的标本挨整挨批,科研课题被取消了,只能和工人一起上山采种,去“改造思相,培养感情”,连跟他在这里安家落户的老伴,也难幸免。但黄全在被配只能采种的十几年中,在采种的同时,采集腊叶标本,树皮标本,记录采集时间、地点及果实成熟特征等等,点点滴滴地不声不响地积累资料,观察记录,偷偷地自己干科研;在那漫长的逆境中,他得到黎族工人们的同情和帮助。

      海南岛尖峰岭热带林的十几年生活,锻炼了他坚韧不拔的意志,培养了他对海南一树一木的感情,打下了他专业学术的牢固的基础。当时苦心孤诣积累的资料,后来都整理成多篇填补我国热带林科研方面空白的学术论文。如《海南岛树木种实成熟特征及采种期》一文,1975年发表时共汇集236个树种的第一手资料,在林业生产上起到了积极的指导作用。同时发现了雅加松、海南含笑、尖峰栲、海南黄杞、槭叶黄杞、西南桦、尖峰西番莲等一些新种和新记录,为植物分类学提供模式标本,积累了宝贵的科研资料。

      在研究挖掘抗癌植物方面,黄全也做过有益的工作并获得了成效。1973年他参加了由海南区科委牵头组织的“海南区抗癌药物研究协作组”,负责海南粗榧的种类鉴定、资源分布、生态特性、繁殖技术、扩大栽培、建立原料基地等调查研究。三年内他同协作组同志踏遍海南岛各大林区和八个县,采集试样1395种,筛选试样1308种中,呈阳性反映的达137种,其中25种植物反应较强的通过体内筛选,试验表明钩藤等到10种具有较强的苗头。由黄全执笔的《海南抗癌植物药物体外筛选初报》等论文发表,引起医药界的广泛重视。他和中国医科院药物所陈毓亨合写的《中国抗癌植物——三尖杉的资源利用》和他参加编写的《海南粗榧的研究》,获得全国科学大会的奖状。《海南粗榧研究》还获得广东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海南区医学科技成果一等奖,1985年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与尖峰岭林业局协作的“海南粗榧栽培技术的研究”,也获得广东省林业科技成果四等奖。

      1979年。,国内外学者都密切关注地球表面环境质量下降、生态平衡破坏所带来的恶果问题。黄全根据自己在海南岛20年所见所闻,引证水文资料,发表《保护热带森林,造福子孙后代》文章,在广东省野生动物保护会议上提出以保护为主的看法和措施,引起与会领导和代表团的高度重视。同年10月在成都召开的中国植物学会,应著名生态学家侯学煜的邀请,黄全再次向大会作了报告,11月在昆明举行的中国生态学会成立大会,12月在北京香山召开的中国林学会科普委员会议上,他也应邀作了报告。他发表的《海南岛原始林的保护问题》得到有关方面专家的响应和支持,他和专家对尖峰岭热带林保护区的调查研究,取得较好的成绩,1987年通过同行专家鉴定,受到中国林科院授予的“完成课题任务一等奖”。这些年来,尖峰岭保护区接待英国、美国、日本、西德、墨西哥等八个国家的专家前来考察,接待国内科学技术工作者前来考察的有二万多人次。在《森林和我们》科教片里,全面地记实和报导黄全和同伴在观察海南粗榧实地的镜头。

      现在,黄全虽然两鬃霜白,然而脸色红润、步履健快,他笑着把自己比做先苦后甜的“余甘”。是的,黄全真象一棵余甘树,饱经风霜,不畏严寒和酷暑靠着它非凡的韧性,靠着太阳光给它的非凡的能量,顽强茁壮成长。科学的春天一到来,它枝繁叶茂,长芽、开花、结果,无私地把自己的果实“余甘”奉献给人们!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