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延寿溪 水悠悠

    延寿溪 水悠悠

      □黄铭洪

      站在荔城大道的延寿桥头,看延寿溪,水悠悠,绕着市博物馆,转个弯,向北流去。现在,清澈的延寿溪,携着蜿蜒的延寿绿道,溪岸的苍茫变得有条不紊,简洁之至。郭风说,延寿溪的上游在仙游境内,人们管它叫九鲤湖溪;流到常太山区,叫莒溪;到下郑村和延寿村时,才称延寿溪。

      延寿溪,多么吉祥美丽的名称。延年益寿,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境界。

      延寿溪,水悠悠,从古到今,奔腾喧嚣,婉转低吟,沉淀着多少故事……

      向东岸上看去,透过森森树木,一座檐角高翘的庙宇,下临溪潭幽深,显得格外突兀。那是吴公庙,进山门迎前殿,龛上是吴兴塑像,后座吴圣天妃殿,龛上是吴兴胞妹吴媛塑像。吴兴兄妹是一千多年前延寿溪畔的治水先驱。传说“吴兴于唐神龙间埭海为田,陂延寿以溉,有蛟为孽,兴毅然曰:‘蛟害吾事,将穷穴斩焉。’乃提刀截流下水杀蛟,在水中大战数日夜”;吴媛岸上以神针射中孽蛟双目,于是蛟被斩,兴也战死。当时,龙血溅龙桥,洪水染赤溪;人们发现,吴兴所持刀丢失于“吴刀”,斩下的龙头流落在梧塘漏头……群山万壑之水出山泻入延寿溪,龙桥、延寿、赤溪首当其冲,那滚滚滔滔的山洪真是一条张牙舞爪的孽龙,而吴兴奋身治水,造福乡民,何等的义勇。庄严庙宇,浪漫传说,是敬仰,是歌颂,是纪念,吴兴兄妹成了人们心目中的英雄神。

      吴公庙后山,丘陵起伏,佳木繁荫,这里安息着南宋江湖诗派著名诗人刘克庄。新开劈的山路宽敞迂回,错落有致的仿古建筑群,翰墨轩、书香馆、刘克庄文化馆……楼阁亭台,直廊曲桥,池塘幽草,让人目不暇接。刘克庄爱梅花,看梅花谢落有感写了《落梅》,被看作毀谤时政的诗,遭罢职,他有叹“幸然不识桃和柳,却被梅花累十年”。到宋理宗,赏识他“文名久著,史学尤精”,又赐同进士出身,复出任职。他“叹年光过尽,功名未立,书生老去,机会方来。使李将军,遇高皇帝,万户侯何足道哉。披衣起,但凄凉感旧,慷慨生哀。”(《沁园春·梦孚若》)梦中也想为国建功立业,伤时忧世之慷慨、壮志难酬之悲哀跃然笔端。

      辗转绿道,踏上巍巍延寿桥,或有幸尝鲜古荔“状元红”,掬一手千年“状元井”琼浆,你会赞叹延寿村走出了徐寅、徐奭、徐铎三状元。徐寅贫寒出身,苦学成才,唐末,他的《人生几何赋》使长安纸贵三日。当徐寅再试进士第,名列第一,梁太祖要他改写赋中“三皇五帝,不死何归”的句子,徐寅毅然应道,“臣宁无官,赋不可改。”梁王怒削徐寅状元之名,于是“归来延寿溪头坐”,看“明月钓舟渔浦远,倾山雪浪暗随潮”(《游绶溪》)。徐寅以骨气挺立在延寿溪头。

      延寿桥南桥头下,立有“延寿桥”碑、“建桥记”碑,说李富等几代人修桥苦心;有“延寿革命老区村”碑,让人想起延寿村曾走出20多位地下革命的老游击队员、老交通员和老红军。杨持平追随孙中山参加北伐,被北洋军阀杀害,仅31岁。杨杞松(杨持平儿子)是共产党员,在莆田开展抗日斗争,游击斗争,因叛徒告密遭捕,被国民党保安团杀害,仅32岁;堂兄弟杨文喜也为革命牺牲。延寿村徐氏三状元闻名,杨家三烈士献身民族复兴伟业更是可歌可泣!

      延寿溪,水悠悠,虽说逝者如斯,但有价值的要沉淀下来的。

      延寿溪,水悠悠,沉淀下来的何止这些?在企溪,“柯氏脩史堂”从城内移建到公园來了,明代进士柯维骐,毅然辞官,学史迁深思发愤,在祠内研究《宋史》,订讹补漏,耗时20余年,著《宋史新编》200卷,为后世史家所称道,因为他推崇历史正义、褒扬忠正、抨击奸佞的精神。还有“朱天贵祠”也是移建到绶溪公园的。清朝英勇名将朱天贵,随施琅率兵收复台湾时殒阵,年37岁。两座祠堂移建延寿溪畔,分明是对历史名人的纪念!

      再看溪畔市博物馆展厅,郑樵、林光朝、江春霖……塑像昂然挺立。陈国柱、黄国璋、林汝南……革命先贤的大名赫然在榜。先贤们的精神沉淀在广阔的延寿境界,沉淀在莆田人心中!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