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鼎”与“锅”——不与汉语同步演变的方言锅具名称

    “鼎”与“锅”——不与汉语同步演变的方言锅具名称

      □陈锦

      也许老乡们都留意到,现代汉语可以用“锅”作为锅具的统称,而在方言却是“鼎”“锅”异器,没有可用于统称锅具的方言名词。这是方言与汉语在锅具概念上的差异所致。

      锅具在方言可划分为“鼎”和“锅”两类分野明确的器物。

      “鼎”是汉民族最古老的烹煮器具。通常有三足两耳,可直接在底下生火烧煮(兼具“锅”和“灶”的功用),亦可作食物的盛器。但是,“鼎”属奢华烹具,只有王侯之家才有可能列鼎而食,而且,其更重要的物用体现为礼器,而非“烹器”。作为炎黄子孙,我们应该都知道“禹铸九鼎”的典故。大禹所铸的“九鼎”应是“鼎”作为礼器的肇始。

      “鼎”在运用过程中演化出了后期的“釜”和“锜”两类实用器具。“釜”是架在炉灶上烧煮的锅具,其器物概念与现代汉语“锅”基本对应;“锜”是“有足之釜”,也可以理解为“鼎”的实用版本,但随着锅、灶的完全分离,“锜”最终为“釜”所取代。

      “釜”与“锜”均属书面用字,作为实用锅具想当然在民间应是另有俗名。不过,这种假定的俗名未见于早期记载,直到明末才见于《正字通》之“锅”字释义:“俗谓‘釜’为‘锅’”。可见,锅具在汉语经历了“鼎”“釜”(含“锜”)乃至“锅”的名称演变,而莆仙方言没有与汉语同步演变,因而在器物概念上也与现代汉语大相径庭。

      “鼎”之方言文读作“den(上)”(音同方言“等”),平读作“diam(上)”(平读“埕”之上声)。锅具之“鼎”作平读,特指底呈曲面的铁锅(传统均为铸铁锅)。

      在器型上,“鼎”有“大鼎”“鼎子”(小鼎)之谓。超大型的“鼎”特称为“深”(“深底鼎”的意思),超大号曰“大深”,次大号曰“二深”。这类铁锅传统上多用于食堂或工业生产(如煮糖),但在方言器物概念上,均属“鼎”范畴。

      当然,最常见也最具代表性的“鼎”,则无非传统家庭使用的与柴火灶配套的铁锅。传统柴火灶通常辟有一前一后两个锅位,靠近灶口的较大,为主锅位,所配置的铁锅称“前鼎”,在器型上属“大鼎”;靠后的较小,为副锅位,所配置的铁锅称“后鼎”(多利用柴火的余热温水),在器型上属“鼎子”。这类“鼎”通常无耳,平时固定嵌置在对应的锅位上,只有“刨鼎”(刮除锅灰)时才搬离。

      “鼎”是具备所有烹煮功用的锅具。在传统民间,只有烹煮的食物种类太多,固定鼎灶应付不来的时候才会动用架在小炉灶上烧煮的“耳锅”。“耳锅”就是双耳砂锅,也是方言唯一作为烹煮器具的“锅”。

      其实,“锅”在汉语也是古今异义,其在古汉语较为通用的释义见于汉扬雄《方言》和南朝梁顾野王《玉篇》之“车釭”(车毂内外口用以穿轴的铁圈。——本文引用注释);而作“锅具”解则始见于明末之《正字通》。

      方言“锅”之文读音作“gē”(音同汉语“歌”),平读音作“ē”(音同汉语“阿胶”之“阿”);其方言本义指的是腰部略鼓的粗圆筒形盛器(默认为陶质)。传统民间所习见的有“锅子”(小“锅”)、“尿锅”(旧时女用溺器)等;而作为锅具的在传统上只有“耳锅”一种。

      随着近现代锅具样式的演变和汉语锅具名称的直接引用,这才有了“铜锅”“铝锅”和“高压锅”等与汉语基本趋同的方言锅具名称。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