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妈祖的形象之美

    妈祖的形象之美

      《林妈祖志全图宝像》画册,是在莆田湄洲岛搜集,由妈祖祖庙收藏的宣纸绘本。该版画似石印册页线装,纵26.5cm,横16.5cm,全书共76页,画册部分页面的图像残缺不全,封面题书名为《妈祖故事画册》。

      如何以具体图像中的“天妃”文字丰富地展现出各种不同的妈祖形象?有如清代赵翼在《陔余丛考》中引同乡进士陆广霖语云:“台湾往来,神迹尤著。土人呼神为妈祖。倘遇风浪危急,呼妈祖则神披发而来,其效立应。若呼天妃,则神必冠发而至,恐稽时刻。妈祖云者,闽人在家之称也。”

      那么,为什么一个沿海小岛屿上的渔家小女子,会成为航海者的保护神,获得天妃、天后等此类显赫封号,她在海上救难的形象又是怎么样?从《林妈祖志全图宝像》全书来看,我专以不同时期的妈祖图像差异和类同作剖析,其形象特色主要表现在以下六个方面:

      一、少年妈祖

      一是第四回“妃汲水井神传受天书”,描绘林默十三岁由道士玄通授以玄微秘法,后来更有“窥井得符”“玄通变化”“乘席渡海”等救人传说。

      二是第五回“妃啼牛移成际”,此图描绘的故事只流传于莆田湄洲一带。故事大概是:妈祖年少时是一个调皮贪玩的女孩子,母亲为了约束她,经常安排女红给她做。有一天母亲取了一大匹苎麻料,通常一个年轻女子要一个半月才能将这些苎麻料拧成细丝线,却要妈祖在一天内完成,心想这下妈祖就没时间贪玩了。可是妈祖聪慧过人,她把苎麻料拿给牛吃,然后从牛尾拉出了已拧好的苎麻线,结果还是如期完成了任务,她的母亲感到既惊奇又无奈,表达了少年妈祖的活泼与聪明。

      二、渔女妈祖

      渔女妈祖的形象即妈祖生前之日常生活形象,头盘高髻,项戴金锁,身着长衣长裙,腰束带,神态活泼,平淡自然,典雅简朴。纵观《林妈祖志全图宝像》,以“渔女妈祖”的平民形象出场的次数较多,除妈祖生平故事为渔女形象外,后期灵应传说故事中,不乏再次以此形象救度世人。

      一方面展现了妈祖是一位年轻的渔家女的本身形象,渔家女的身份就表达了妈祖生前勤劳勇敢,乐于助人的形象,这才更能体现出她身上舍己救人和无私奉献的高贵品质,说明了妈祖是真实存在的人,体现了渔家女妈祖从人到神的演化过程;另一方面说明了妈祖一直留在人民心中,依然是那个最活泼、最机灵、最善良、最朴实的渔家女形象,这个形象是最受民众欢迎的,也是最能体现妈祖立德、行善、大爱的精神。

      三、挥剑妈祖

      “挥剑妈祖”在妈祖圣像中不是很常见,与手捧宝圭,手持红灯,手握折扇,手拿如意等“文像”妈祖不同,她属于“武像”。如学者文以城在《自我的界限:1600-1900年的中国肖像画》书中说:“象征的肖像可以定义为这样的图像,它导向像主当时的社会文化环境,这一环境包括了复杂的人格,由气质,角色和行为等面向所组成。象征肖像明确地与阐释及习俗的问题相关联。”

      在《林妈祖志全图宝像》中有9幅“挥剑妈祖”画,对图书内容进行解读,都是妈祖降服妖魔和抵御外寇的传说故事。妈祖慈悲大爱,常以智慧力,降服诸妖魔。8幅降魔故事中,宝剑虽出鞘,也只是点到为止,未曾杀过妖怪,都是以慈悲和大爱之心度化妖怪,使之为我所用,造福于民。妈祖常以雍容尊贵的形象示人,展现母性的光辉,在面对鬼怪时,宝剑的出现增添了威严感,能够震慑邪魔并使其皈正效能。第三十回“挥剑妈祖”助宋军抵御金兵入侵中原,此形象极大地鼓舞了在场士兵奋勇杀敌、保家卫国的信心,突显了妈祖“护国庇民”的神圣职责。

      事实上,“挥剑妈祖”的形象,集中体现了妈祖为公好义和无私无畏的精神象征。表现了妈祖战胜邪恶势力的勇敢,智慧与毅力,战胜自然,热心公益和海上搭救遇险渔民,甚至不惜自我牺牲的女海神形象,发扬了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例如刘志华和邓芬红在《“人性”与“神性”——浅析妈祖形象的异变》一文中写道:“正是基于少女林默娘的善良仁爱,为人民消灾解难,广大百姓才会纷纷祭拜妈祖,祈求妈祖能像在世时一样,保护平安,助民顺利,由此,才成就了女神妈祖的护民形象。可以说民间个人对妈祖的崇拜、敬仰不断地将妈祖神化,推动了妈祖形象的不断异变。”

      四、托梦妈祖

      《林妈祖志全图宝像》记载了妈祖托梦的显灵传说,梦中妈祖服朱衣,端庄秀丽,显天后之像,雍容尊贵。妈祖形象慈悲善良,十分关心民间疾苦,以行善济人为己任,具有无比的人格魅力。作者借以妈祖“灵应故事”塑造了“托梦妈祖”的形象,展现了扶危济困、行善大爱的妈祖形象。

      信众虔诚地顶礼膜拜,祈求妈祖赐福祛病消灾,期盼妈祖以“梦”的方式来呈现神迹。如第五十二回“托梦护舟”,描绘的是天空云端出现持圭妈祖托梦护舟的场景。

      五、持物妈祖

      (1)手持玉圭

      从第三十七回开始出现手持玉圭的妈祖形象。明永乐七年封“护国庇民妙灵昭应弘仁普济天妃”后,妈祖地位进一步提升,妈祖形象进一步深入人心。往来于海上救苦救难的妈祖,从一开始的朱衣女神,到如今头戴凤冠,手持宝圭,仪态尊崇高贵,飘飘然浮空而至。身份更加尊贵,但其在海上显灵的事迹却更加丰富,不论是出使的官员还是商贾平民,都能得到妈祖庇佑,舟航稳载。明成祖朱棣在《御制弘仁普济天妃宫诗》中便赞颂说“扶危济弱俾屯亨,呼之即应祷即聆”。到第五十三回,妈祖形象上升为头戴冕冠、身着朝服、手捧玉圭的天后形象,显得神情端庄自然。

      (2)手携竹筐

      第七回和第四十回,画面皆是一位渔家女的打扮,整体显怡然自得,为妈祖生前扶危济困、救助苦难的真实写照。妈祖凭借自己的智慧,在湄洲岛播种油菜花暨福泽乡里,宣德年间,幻化为民间寻常女子救助太监杨洪登岸,充分体现了妈祖慈悲与大爱的精神。

      持物妈祖的形象更能突显身份的尊贵,呈现了一位有威仪、雍容和高尚的妈祖,让人更加心生敬佩。比如刘志华和邓芬红在《“人性与“神性”——浅析妈祖形象的异变》一文中说明:“妈祖作为‘护国女神’的本质实际上就是林默娘或者说是华夏儿女作为一个人所体现出来的自强不息的,保卫国家的“人性”本质的显现。也就是妈祖由人至神的异变所散发出来的自强不息的人性光辉。”

      六、神助妈祖

      第四回“窥井得符”,第六回“机上救亲”,第八回“挂席泛舟”和第十回“铁马渡江”等传说故事,展现了妈祖年轻时灵敏机智,勇敢拼搏的事迹,凭借“神力”在海上救助他人,画面较为生动活泼,形象地刻画了妈祖生前乐于帮助他人、救苦救难的场景。

      其他有些图片没有出现妈祖的形象,却也能体现出“妈祖显圣”的神助意境。如第二十二回,外商遇风暴而有祷于妈祖,空中现千里眼的形象等。

      第二十三回“铜炉溯流”;第五十回、五十一回“收复台湾”,以“神灯”“迷雾”等物象代指妈祖显圣。

      据《五杂俎》记载:“海上有天妃神甚灵,航海者多着应验。如风涛之中忽有蝴蝶双飞,夜半忽现红灯,虽甚危,必获济焉。”该现象表明,蝴蝶、神灯、神鸟等皆是妈祖显灵的具体化图像,这些视觉也成为传播妈祖文化的符号载体,妈祖显灵神助的形象故事为信众津津乐道所传播。又如刘志华和邓芬红在《“人性”与“神性”——浅析妈祖形象的异变》中指出:“妈祖的护航女神形象之所以这样深刻,追根溯源是因为妈祖身为渔家女林默娘时有着仁慈,从容不迫而又机智勇敢的人格魅力。”

      综上所述,《林妈祖志全图宝像》根据图册中妈祖圣迹情境的不同场面描绘及其文字叙述,丰富地表达出各个不同妈祖形象的神态与性格之特色个案,增加一份了解妈祖文化思想的珍贵资料,体现在画面布局、人物动作、故事内容和表现形式上都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诚如肖景仁在《明清时期海神妈祖神格外化形象分析》中强调:“海神妈祖神格外化形象,从直接现身到可感可知的‘神火’‘神鸟’形象,两者相对而言,后者更趋于象征化,符号化,因而具有了审美分析的可行性。再者,这些具有象征意义的形象,充满了神话思维的想象与幻想,从而使得其审美意蕴更加丰富。”

      所以,试观存世不多的妈祖故事石印版画,探析《林妈祖志全图宝像》里各回妈祖形象的叙事情境,妈祖图像之异变成为民间艺术工作者得心应手的艺术创作新手法,它已经成功地呈现出不同妈祖形象的戏剧性场面及视觉审美,作为妈祖圣迹题材中少有的传统佳作,是一份妈祖文化艺术的宝贵遗产。莆田侨乡时报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