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朱熹与仙游余元一

    朱熹与仙游余元一

      □朱义芳

      余元一,字景思,号清严。仙游县文贤里厢溪(今度尾镇湘溪)上余村人。余氏族联云:“太卿望重家声远,校书风高世泽长。”“理学绍程朱道脉,名臣留邹鲁遗风。”

      元一为宋职方员外郎余积孙。积传子象,庆历六年(1046年)擢丙戌科贾黯榜进士,历官光禄寺丞,除太常博士。象好为诗,尤耽书,著有《集解中庸》。象传子三:次子元一、季子崇龟,手自调教,课子笃志于学,因以颖悟,极有长进。

      元一、崇龟,姿貌魁伟,读书不辍,议论英发,坚持清介,学问德业,有声乡里。元一娶黄榦(字直卿,号勉斋)之女弟(胞妹)为妻,而勉斋则朱文公之婿也。

      黄榦,字直卿,福州闽县人。父瑀,以笃行直道闻,为饶州司户,历官侍御史,所至有声。黄榦去拜见父亲的好友清江的刘清之为师。刘清之认为他很奇异,说:“你是将来会成大器的人,当下的学问不是你研治的对象。”于是让他师事朱熹。黄榦家的家法很严,于是把这个话告诉他自己的母亲,当天就出发了。当时天正下大雪,来到崇安五夫里,适逢朱熹外出了,于是黄榦在客栈留宿,寝卧和起身都在一张榻上,两个月没有脱衣服,这时朱熹才回来。黄榦自从见到朱熹后,晚上不再设置床榻睡觉,不再宽衣解带,稍有疲倦就略坐一会儿,有时一靠墙就到了天亮。朱熹告诉别人说:“直卿志坚思苦,与之处甚有益。”后来,还把他招为女婿,把自己的二女儿许配给黄榦。晚年倾心著述,讲求学术。卒后赠朝奉郎,谥文肃。极为朱熹赏识,熹监终前亲以手稿付之。为朱熹四大弟子之一,配享庙祀。

      孝宗淳熙五年(1178),元一以诗学魁南宫,与弟崇龟(字景生)同擢戊戌科姚颖榜进士。元一初官泉州同安知县,任上定赋必均,课农必慎,政教兼施,德威并著。兴学爱民,尝立苏缄(字宣甫)祠于其故居,邑人称道。元一在同安任上,善治县,号称清严,有惠政。朱文公亟称之,并在复信中予以鼓励。

      朱熹是中国古代教育思想史上继孔子之后影响最大的教育家,他一生的精力都倾注在讲学论道之上。在给元一的这封信扎中对教育的涵义作了最直白的阐述:“正当劝以读书讲学,开发其聪明,不当启以趋时干祿之技也。”余元一能遵循老师的教诲,在勤于政务之外,对所在地的教育做出了应有的贡献。同安任满后他调往池州任职。南宋池州下辖灌阳、清湘两县,州治在灌阳。初到池州先任清湘县丞,任上编撰《清湘县志》六卷,县已失传。后迁升池州州学教授,累官至池州通判致士。康熙四十七年《灌阳县志》有这样的记载,“卷十·艺文志”收录了37篇记文,其中12篇记文的内容与修缮学宫、尊孔兴学有关。淳熙十年(1183年),全州州学教授余元一应邀为灌阳重建儒学而撰写的一篇记文。不仅忠实地记录了灌阳历代办学机构的变迁,也是灌阳历史以来崇文重教、淳风化人的真实写照。

      余元一,卒于1190年,庆元五年的《勉斋集》卷九《与郑成叔书》有“闻池阳余景思讣,殊可伤悼”句。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