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我和《莆田晚报》

    我和《莆田晚报》

      □刘建成

      我是《莆田晚报》的忠实读者。正当举国上下热烈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的欢庆时刻,同时也迎来了《莆田晚报》创刊20周年。首先,让我以《莆田晚报》一个普通读者的身份,向奋战在《莆田晚报》一线上的新闻工作们致以热烈的祝贺和衷心的感谢!

      我真正开始关注《莆田晚报》,是在2008年。当时,我已经退休了,不过又被原单位聘请编纂志书。相对于在职,我有充裕的时间去阅读单位征订的各类报刊杂志。《莆田晚报》首先进入了我的视线,成了我每天必读的首份报纸。与其他的报纸相比,“大报”的内容《莆田晚报》也有,而《莆田晚报》的内容其他报纸未必有。《莆田晚报》,纸张小,容量大;篇幅短,信息多,内容丰富多彩。

      第一份《莆田晚报》正式与读者见面时,就安民告示:《莆田晚报》在保留原《莆田广播电视报》所有内容的基础上,全新启航,以“关注民生、聚焦社会、鞭丑扬善”为服务宗旨,新增新闻、经济、教育、文化、体育、生活等版面,新鲜的传媒阅读,更贴近百姓的生活。除了通常日报所应有的诸如“要闻”“时事”“社会”“法治”外,还紧密结合特殊的日子,增设富有特色的栏目或版面,例如每年的高考前后,便有“高考专题”专版;春节前便开辟“新春联”栏目。《莆田晚报》“百姓纪事”版面,则是乡村图书阅览室里,老百姓喜闻乐见的版面。

      经常读《莆田晚报》的人就会发现,“夕阳红”是老年人的栏目,“青草园”“晚报小记者”便是少儿的习作园地。而起先从“茶座”“城事”到后来的“木兰溪畔”,再到“木兰溪”,还有“读书”之类,则是爱好读书和文学爱好者所追求向往的栏目。值得赞扬的是,《莆田晚报》面向学校面向学生,特地开设“教育”“青草园”“小记者”栏目。这些习作园地,至今培育了不少文学新人。

      《莆田晚报》最大的特色,或者说颇受群众欢迎的原因是:接地气,重民生,低门槛。晚报所反映的是老百姓的民生诉求,所报道的大多数为生活在社会基层的民生问题。作为党的宣传喉舌,晚报始终紧随形势,奋发有为。

      当今社会,信息畅通,机关单位的工作人员,业余精力大多花在网络屏幕上,唯独只有那些闲散的古稀耄耋们,三五成群地坐在大树下和庭院前,津津有味地观赏《莆田晚报》上记述着他们的《夕阳红》生活。我呢,乐此不疲地积累着刊载学生习作的《莆田晚报》,让跟随父母在厦门上学的小孙子阅读,看看“青草园”和“小记者”们的文章,读一读孩子们是如何描述家乡母亲河木兰溪,看一看家乡的孩子们如何参加社会实践活动的。

      2017年10月20日《莆田晚报》“社会新闻”专版上,刊登一篇题为《小小理发店成了乡村文化站》新闻报道。该报道是我一位退休在家的老同学黄玉美起草的。因为他每次到县城来我办公室作客时,都提到那个简陋的乡村理发店里这个朴实的理发师,大人收费4-5元,孩子收费2-3元。如果暂时欠费也无所谓,即使是人家忘了还钱也“无关紧要”。不久,好奇心催促我下乡去看一看,这个墙上挂满书籍报纸的乡村理发店,倒是个令人羡慕的地方。那个已逾耳顺之年的理发师,让我享受着古老传统的“抠耳屎”“刮脸皮”“剪鼻毛”等。这些手艺,在城里冠名“头顶大事”“美丽整容店”的理发大堂,都是被省略的程序。

      近几年,晚报的记者们不断进行志愿公益行、助力精准扶贫活动,特别策划“爱心长征”。这些记者们不仅报道民生,而且心里系着民生,可圈可点,令人钦佩。

      我热恋《莆田晚报》的“岁月”“文苑”“读书”之类的文化专栏。我的第一篇散文《童养媳》发表于2008年“三八节”前的《莆田晚报》。文章赞颂了一个童养媳出身的农村朴实女孩,她勤劳且具有同情心的高尚品德感染了我,让我终生难忘。此后,我与《莆田晚报》成了知心朋友。晚报上经常出现我的文章,我也将“岁月”“读书”和“木兰溪”专版的晚报珍藏起来,当作自己习作的参考资料,迄今为止积累了一摞又一摞。我能加入福建省作家协会,首先应该感谢《莆田晚报》及其责任编辑。晚报副刊也不止一次推荐我的文章参加福建报纸副刊作品年赛并从中获奖。

      我曾经写过一首题为《“文苑”抒怀》的诗歌(见2011年7月20日《莆田晚报》),将晚报“文苑”(即现在《木兰溪》专版)比作花园,将自己比作蜜蜂,流连于“文苑”花园,“愿把兰溪的春色装点”。显然,活跃在晚报上的文人何止我一个?我一如既往地支持《莆田晚报》,衷心祝贺《莆田晚报》越办越好,办出特色,办出水平!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