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旅游>黄昏我在美丽的圳口水库

    黄昏我在美丽的圳口水库

      □余洪森

      屏山山清水秀,风光旖旎,温湿宜人。圳口以水见长,一道清溪自屏隆山的上云、云坑直下圳口。这里从一九五五年朔前,还是古木森森,曲径通幽,从仙游进入永春古道便是从圳口起点。

      受全球气候变暖影响,加上各山头大量快速林的种植,虽然植被郁郁葱葱。而为人深恶的“巨尾桉”,犹如数以万计的隐形抽水机,它发疯似的抽干地表水。

      固有的山泉枯竭了,致使圳口丧失了它原有的设计功能和发电能力。

      圳口水库原是屏山的一颗璀璨明珠。由于诸多原因,今天它的年蓄水量仅存坝下十余米,仅够周边四个村农田的浇灌和鱼类的养殖。

      傍晚,库里一泓碧水,仍闪着明晃晃的光斑。源头一湾清溪,汨汨补充着流淌而去的泄水。

      除了暴雨,那“春池水涨”的画面,只成了人们记忆中遥远的过去。

      尽管如此,那源头山溪时不时发出各式各样的韵律,宛如一支多声部的乐曲,欢快注入圳囗水库。

      此时,我站在库区溪畔上,任悄然入耳的流水声,裹袭了自己。我在想,若是再晚些,十四的月夜定会让你进入那种“月好风清听不眠”的境地。

      近来,我多次近黄昏而来,看着泛着绿光的水库,它像一块明净的镜面,十分安祥地映照高深莫测的苍穹,尤有暮色娇妍,晚霞绯红的出现,每都让我久久不愿离去。

      这时微风渐起,暑气一扫尽湮,库中一片无可分析的涟漪潋滟,像给水面铺上一层闪闪发光的碎银,又像是一床被揉皱了的绿缎,随着微波起伏,水天一色。问春何在,唯有水库自碧,这也许就是我流连忘返的“三弄斜阳”之地。

      水库两边,垂钓者不少,他们都是与我无异的闲人,可我只是个观钓“陪羡”之闲人,只想在这做个地老天荒“老有所乐”,像陶渊明式的倔老头。所以我把圳口水库当作与这些闲余人聚会的盛宴,不忍离席。

      库边小舟上,坐着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女孩,她约摸七八岁,看着影影绰绰映在库里的山图水画,她笑得多开心,一脸灿烂地看着一帮大老少爷们的垂钓,这意境颇深,如诗如画,仿佛走进一个朦胧的绿色童话里。

      在这样的环境熏陶下,我释躁平矜,怡然悦性,忽感觉屏山圳口特有的景色,已让我开始慢慢恋上它那情景交融的幽静和娇媚。

      “上钩了,上钩了”,我这是在莫名的兴奋。这垂钓者亦是水库养殖户的苏剑飞,他把这条可以上得餐桌的草鲢又给放生了。

      垂钓者讲究“稳赚”,而承包者讲求“放养、择机再捕”,两者皆为“利”。不论愁喜,不争朝夕,不以时光。让我说,修养心气,简约心机,纯净心灵,让心沉淀,人与自然,当归于恬静,简约与自然。

      垂钓者,六十元的钓费。很多人每几分钟,便有一条“罗非”上钩。碰上好运气,亦有大头鲢、草鱼,无论大小,均为你所得,也不失有颇丰收获。而我只是“观钓”者,一无所得,或许修心养性就在“陪羡”外。

      看着两个垂钓者他们黝黑的脸,给人一种慈眉善目,一种谈笑风生又不失礼貌的忠厚。我愿他们在这木兰溪源头之一的圳口水库里,那味美价廉的大头鲢、草鱼还有日渐稀少的鲫鱼能博得更多垂钓者们的青睐!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