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南林寺匾联赏析

    南林寺匾联赏析

      □陈震辉

      南林寺建寺历史悠久,从唐代了明禅师开山以来,历代高僧大德辈出,人文积淀丰富,文化底蕴厚重,对往外交流畅通,文化氛围浓厚,曾经创造过十分灿烂的南林佛教景观。

      南林寺现存的文化瑰宝数不胜数,尤其是该寺保存完好明清两代的木质牌匾和木质对联,更是难得的历史见证。

      牌匾一:“风高百丈”,落款“万笺书”,钤印篆刻两方“清斯”和“真净印”。

      “风高百丈”四字为三木板合成牌匾,上漆后线雕而成。四个草楷大字舒朗开阔,气势磅礴,一气呵成,飞白处笔断而意连,连丝处墨焦而势不减。整幅作品深沉厚重,却不乏灵动,堪称书法精品。

      落款“万笺书”(“笺”字尚存疑),遗憾尚未查到该作者信息。

      钤印“清斯”和“真净印”:释真净,字清斯,仙游人,清代世祖顺治间(1644~1661年)仙游龙华寺高僧,后主福清“黄蘗寺”。黄蘗寺在福清清远里,以山多黄蘗,故名。唐德宗贞元五年(789年),莆田人沙门正干从六祖学,得其旨,辞去,于抵黄蘗山,乃安之,遂创院,名“般若台”。八年(792年),德宗改为“建福禅寺”。真净工诗,著有《别庵诗草》。“风高百丈”落款与钤印属于不同两人,故余妄自揣度该匾是真净题匾,由“万笺”代笔书匾。这种例子并不鲜见,比如九鲤湖之“第一蓬莱”摩崖题刻,便是郑纪题字,由林有恒书写。

      “风高百丈”匾内涵丰富,寓意深刻。风高者,风仪高超也。《魏书·高允传》:“荣曜当时,风高千载。”百丈者,百丈怀海也(约720-814年),中国禅宗著名禅师,唐代禅宗高僧。本姓王,俗名木尊,福建长乐人,创立了《百丈清规》。因常住洪州百丈山(江西奉新),故称“百丈禅师”。唐中叶后,旧教规戒律与禅宗发展冲突,怀海大胆进行教规改革,设百丈清规,推进禅宗发展,具有不可磨灭的重大贡献。“风高百丈”绝非简单的物化之度量尺寸,清斯题匾以此表达对了明禅师崇高的敬意。

      牌匾二:“金刚峰”,前款“岁在甲午”,后款“桂月毂旦”,无题匾人落款。

      “金刚峰”匾题字乃木质板底金沙堆塑阳文,“金刚峰”三字刚劲有力,入木三分。字如其名,不怒自威,凌然正气。

      “金刚峰”指南林所在之峰,巅有巨石,可俯瞰仙溪平原,沃野百里,生民兴旺。可惜并无题匾人落款,无从知晓是何“甲午”,何“桂月”。

      对联一:“千寻刚顶仰弥高,百丈芳规称最上。”闲章“万竹丛中一个僧”,钤印“超质印”,“石璞”。

      释超质:字石璞,莆田人,明思宗崇祯中(1628~1644年)弥陀岩诗僧。弥陀岩精舍,在石室山上,林桥大象峰后,元惠宗至正间(1314~1368年)创建。释超质工诗,其撰《山居》诗云:“溪风凉入簟,独坐检新诗。窗外云来去,幽人总不知。”闲章“万竹丛中一个僧”:超质是个诗僧,从闲章又可以看出还是个有情趣的诗僧,透露出他温和可爱的一面。

      “千寻刚顶仰弥高,百丈芳规称最上。”对联很巧妙得嵌入“南林金刚峰”和“百丈怀海禅师”两典,“金刚一词”指代无坚不摧的正气,表达了作者对南林历代高僧大德的敬仰之情。

      对联二:“论交风雨晦明”

      “论交风雨晦明”:论交,争论交流也。风雨晦明,比喻环境时局的险恶和顺利。《隋书·志·卷二十九》曰:“天有阴阳风雨晦明之气,人有喜怒哀乐好恶之情。”高僧大德不外如此,故论交世间万物是为法,凡事勘破皆自然,疏密虚实何深远,不可执着。

      此联亦为超质所作,意境深远,禅机十足。石璞分明举重若轻,大智若愚,虚怀若谷,并不执着。东坡先生之《放鹤亭记》曰:“春夏之交,草木际天;秋冬雪月,千里一色;风雨晦明之间,俯仰百变。”芸芸众生,俯仰百变,未可例外。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