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国师陈经邦轶事

    国师陈经邦轶事

      陈经邦,字公望,嘉靖四十四年进士,授翰林编修。隆庆时,选为太子朱翊钧讲读官,官至礼部尚书,加太子少保,教飞庶吉士。

      嘉靖年间,在兴化府城关庙前路有一户人家,以农为生,生活清贫,但夫妻俩相依为命,日子倒也过得苦中有甘。只可惜夫妻年逾半百膝下无子,心里十分焦急。后听说东门外观音庙香火鼎盛,俩人遂一同前往膜拜求子,南海观音见他(她)们虔诚厚道、老来无依,起了怜悯之心,即差金童下凡投胎。数月后,夫人果然有了身孕,不久即生下一个活泼可爱的胖小子,这个男孩便是日后名贯兴化的陈经邦。

      陈经邦生来乖巧,落地时哭声经久不歇,无人在家时,摇篮还会自动摆摇,邻里乡亲甚是惊奇,父母更是百般疼爱。然爱心难久、岁月无情,随着父母渐老而力不从心,陈经邦的童年是在凄冷中度过的。他渐渐长大成人了,有一年除夕,陈经邦看到左邻右舍贴门联、放鞭炮,一派欢乐景象,自家门前却冷冷清清,就找来了一张旧红纸想写上几字,刚提笔写下“鼠因粮绝伤心去,”一阵伤感袭来,笔无法再往下写,他走出门来想透一口新鲜空气,猛然间看到一只狗伸直四脚,无忧无虑地睡着,触动了机灵,便继上“狗为家贫放胆眠”下联。说来也巧,莆田县官这天闲来无事,想借除夕来体察民情,刚好从陈经邦门前经过,看到这副写“愁”联,心里很不是滋味,就上前扣门,想探个究竟。

      陈经邦见是上辈人便让了进来,县尹大人与之闲聊起来,言语中县官见他博通经史、对答如流,十分佩服,他环扫了一下房舍,见家居十分简陋,餐桌上不见鱼肉,心里感到过意不去,临走时赠给他许多银子。

      有了盘缠,也为了日后出路,春节过后,陈经邦告别父母,来到仙游竹庄王家开馆教读。王家书香名第,藏书极多,除了授课外,他利用空余的时间埋头攻读,学业上大有长进,学识也更广了。竹庄离莱溪岩不远,陈经邦心仪此岩已久,一天得空特来此游览,他来到素有“雷鸣瀑布”之称崖下,看到这里的瀑布从七十八米的高处直泻而下,水拍击石,犹如雷劈,声势浩大,十分壮观。而每当午后,阳光照射在水花四迸、溅玉飞珠上,天空上会架设起一道绚丽的彩虹桥,光彩夺目,令人惊叹不已。陈经邦顿时来了诗兴:“飞瀑如棉,不用弓弹花自絮,彩虹似锦,何须机织天生成。”它不仅生动形象地描绘出莱溪岩的奇特景观,也为后人流下了千古绝妙的佳句。

      当晚,陈经邦来到寺中祈梦,梦见一白须老者送给他一对签句:“功名心不想,事业两无成。”从字面上看,这是一支下下签,可陈经邦并不这样认为,而是把它作为鞭策的动力,他越发刻苦攻读,把这祈梦之事暂时搁置一边不提。

      次年,又是三年一度的乡试,陈经邦一路过关斩将,直到省试,廷试,竟一炮打响。陈经邦及进士第、授编修,被穆宗帝选为讲读官。当时太子朱翊钧才四岁。六年后,帝崩,太子登基,是为万历帝,经邦仍侍读经筵。他讲读经史“明白垦切,吐音洪亮,仪度庄雅,深得帝意,由是屡获晋封,官至礼部尚书,还拜了相位、国师,皇上还给了一个“白面先生”雅称,并特诏免朝参。陈经邦这才想起了莱溪岩祈梦时“功名心不想”的“想”字去掉心原来是个“相”,“事业两不成”的不成两字应是“戌辰”的楷音,从自己戌辰年出生到六十岁时莆田国师府完工,刚好是两戌辰。解惑了多年来积在胸中的疑问。再说,万历帝继位时才十岁,都是由生母李太后陪伴侍读的,当时陈经邦住在乾清宫,李太后住在文华宫,太后经常在两官间奔走,一来一往,太后与陈搭上了关系。一天,万历帝发现两官之间的草地上走出了一条路来,他不动声色,悄悄差人在草地上遍洒石灰,清晨起来,却发现是李太后的又圭痕(脚印)走向乾清宫。万历帝无话可谈了。母后、国师是自己最值得信任之人,怎么办呢。正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莆田发生的一件事给了他解决此事的契机。

      那是不久前万历帝旨封莆田怪才小五哥为举人,小五哥却认为册封的举人不值钱,拒绝接旨,并乘钦差不防夺了圣旨就跑,把它藏在不为人知的地方。按照宫廷规定:夺圣旨是要杀头的,知府不敢自作主张,就把小五哥押解到京都请皇上定夺。万历帝听说夺旨之人是陈经邦的外甥,灵机一动,要小五哥帮他解个难题,如能破解圣意,赦他无罪,还有重赏。随后命人取出一张草图来。五哥接过一看:“图中一位先生在皇官里教一名学生读书,老师相貌堂堂,窗外一贵夫人不时往里瞧儿子。”五哥左看右看,一时摸不着头脑。皇上说:“不必着急,明天早朝再来答题也不迟。”那天晚上,小五哥按图索翼,辗转反侧,马上意识到:在偌大皇宫里一人读书的必定是万历自己,联想到家乡盛传国师与母后相通一事,他猜测到皇上虽年纪轻轻,显然已知此事,只是不好言明罢了,可怎么答题呢?他忽然想到舅父曾经到九鲤湖梦仙梦”,得梦云:“官至盖露亭且止。”于是,他遂在图中教室与后官之间的通道上画了一条走廊,既能避风遮雨,点出皇上难言之隐,又能给舅父敲起警钟,让他适而可止。

      翌日,万历看了小五哥的答题后大为赞赏,当即要加封小五哥为进士,五哥不肯,说自己一生贫玩,无官一身轻,皇上只好作罢。随后,万历帝差人在撒灰的地上盖起一条长廊,并亲题写“盖露亭”匾额,同时又把小五哥的答题转给了陈经邦,陈经邦看了题字之后,联想到九鲤湖祈梦之事,以为纸已包不住火了,自己继续留在京城教书已无法面对皇上,加之仕途上自己政见每与丞相不合,屡受官吏排挤。早已萌生了退意,是日,他送上辞呈:因父母年迈,请求告老还乡侍奉双亲。万历帝也认为:这样一走了之,大家颜面上都好看,恐怕是最好的处置办法了。但毕竟陈经邦刚过不惑之年,过早退休不合情理,恐引起众议,从师礼上讲也过不去,万历帝只好做足表面文章,不无挽留地说:“本朝一向倡导孝道,你要回去奉孝父母,朕不便阻拦,朕这里有一联句,只要你对得出,朕只好放行,决不敢留。万历帝的上联是:十口心思,思父思兄思妻子。这是一个重叠字联,十口心三字组成一个“思”字,这种联确实比较难对。陈经邦不愧是对联高手,只见他略一思索,便朗朗答道:寸身言谢,谢天谢地谢君王。万历帝连连叫好,遂顺水推舟,恩准陈经邦告老返乡。

      陈经邦告老还乡后,万历帝还时常念叨他,朝中大事想向他请教。有一次,皇帝钦点各地学政时,要广东提学取道福建向陈国师问安,并征询福建吏治情况。国师让他给皇帝捎去一道奏章,学政接过一看却是四幅画,并无一字,学政感到奇怪,也不敢多问,只好照办。

      第一幅:供桌上有一对烛台,烛台上点的红烛却暗淡无光。

      第二幅:大门外有一对石狮,狮脖上挂着串串铜钱。

      第三幅:画上五个道士,头上都戴着歪帽子。

      第四幅:画上有青色荷叶一片。

      皇帝看了许久,终于看出了画意,并随口念出一首诗来。

      两台黑暗暗(两台指巡抚台和巡按台)

      两司只要钱(司与狮音近,指布政司、按蔡司)

      五道冠不正(五道指五个道台)

      只有一叶青(一叶指福州叶知府)

      从这几幅画中,皇帝明白了福建吏治的情况,立即下令查办贫官污吏,晋升叶知府为总督。老百姓都说陈国师为福建人民办了一件大好事,无不拍手称快。

      陈经邦退休在家长达三十多年,万历帝时常派人问候他,一次还特地派丞相张居正来莆看望他。师生情谊由此可见一斑,即便如此,因被当权者所阻挡,陈终不被召见,回不了京师。万历四十四年,陈经邦逝世,终年七十九岁。消息传到京都,万历帝十分悲痛。遂钦定左右相叶向高,李九我两人前往兴化吊谙。

      陈经邦的墓地在仙游郊尾,距莆甚远,安葬那天,两位相爷一路上要按兴化风俗扶灵上山,行戴孝跪拜之礼,早已窝了一肚子气。到达墓地后,叶向高察看墓地四周山青水秀,对面群山衬托成半个大孤圈,好像半月弯月围着墓地转。墓脚下一条小溪流水潺潺,不时溅起片片浪花,给人一种古雅幽美的感觉,站在溪底下看墓,隐约可见两只凤凰欲飞向天际。听陈经邦家里人讲:此墓穴为“双凤飞天”一旦遗骨入土为安,甲子内人丁增万,富贵齐全。叶向高想起陈经邦生前一向风流倜傥,京城又盛传陈与母后有染,如今逝去还本性难移,讲究风雅,嫉妒之心油然而生,遂叫李九一起站在凤的左翅上用力折腾。哪知凤凰经不起这两颗天上星宿的重压,折断了翅膀:“双凤飞天”的风水遂被破了,致陈氏家族一支成了无人丁,此是后话。

      陈经邦一生工于诗,有《群玉山房诗集》流行于世。著有《东官讲章》、《经筵讲章》各十五卷,谏议奏章《陈尚书疏议》二卷。陈光庭

    ———————————————————————————————————————————————

    点击查看原图

    莆田书画名家·陈经邦·《武夷九曲棹歌》局部

      陈经邦(1537-1616年),字公望,号肃庵,莆田城厢区庙前人,明嘉靖四十四年(1565)进士,选庶吉士,后授编修,累官至礼部尚书兼学士,卒赠太子少保。明神宗为太子时,他曾选任东宫讲读官,及至太子登大位,深得皇帝的宠幸。后来,因为与辅臣议事不合,受到排挤,40岁时就提前告老返乡。他同时还是明代著名的书法家,史书曾评价他的《武夷九曲棹歌》,说是“萧疏秀逸,行笔流畅,得唐人行书之妙”。

      在莆田,陈经邦可能是最具知名度的历代名儒之一。就官方性质而言,他的《群玉山房诗集》和《陈尚书疏议》、《东宫讲章》、《经筵讲章》等都有史可查,一直被官方所重;而就民间性来说,他的故事甚至编入了莆仙戏《陈经邦吃麦煎》和莆仙方言俚歌《汤五老婆煎麦煎》等,有关他的著名段子“官拜盖露亭且止”至今仍为乡间所津津乐道。其实,他能如此留名莆田,我想还是离不开三个原因:一是他毕竟是莆田为数不多的“国师”之一,位重名响;二是他辞官回莆居住有三十余年之久,这大概是莆田一般入仕之人所没有的事情;三是他亲手督建的府第“大宗伯第”仍然屹立在莆田市中心长寿街庙前路,只要你愿意参访,那个近四百年前的名臣自然就会“历历在目”。

      而另一个让他名垂千古的原因,就是他的书法了。我个人的感觉是,他的书法既飘逸又颇有法度,其间透露的既有才子的“潇洒”,又有国师的“端庄”。黄义福

    <>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