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郑纪出世

    郑纪出世

      郑纪,在莆阳大地家知户晓。他为官清正,体恤民情,关心百姓疾苦,是历史经济命臣的传奇人物。

      郑纪(1438—1513年)字东园,仙游县文贤里上郑(今仙游县度尾埔尾村人),明英宗天顺四年(公元1460年)中二甲进士,官至户部尚书。郑纪的出世有一段离奇的故事。

      明朝中叶,仙游山官度尾(今仙游县西苑乡仙西村)有户姓纪名陆的人家。纪陆为人厚道,但家贫如洗。夫妻俩仅靠给埔尾郑厝员外郑恒淑(又名郑仁)打长工谋生糊口。郑员外看纪陆夫妇朴实勤干,就安排他们在屏南山看山护林。纪陆夫妇在看山期间,利用杂木烧炭,为的是多赚点钱去买香、烧纸钱来虔诚山神土地公。每当挑炭上街市卖后,第一件事就是买香纸,然后才将剩余的钱拿去买油盐米醋。如此生活日复一日,年过一年,不知不觉,纪陆夫妇龄近知天命之年。可是未生男育女,夫妇俩谈起此事,无不叹息。

      尽管如此,夫妇俩对山神土地公依然崇拜、虔诚。真情的虔诚感动了屏南山的山神,山神决定“投胎”转世于纪家,满足纪陆夫妇的夙愿。

      有一天,屏南山的山神托给纪陆一个梦,梦中见到了土地神的指点说:“仲秋佳月,八月初八日晨,前往大目溪桥头(今木兰溪上游,仙游度尾潭边村与帽山村交界,也是木兰溪源头船行大海的第一个码头)等候,有八个人定会经过此桥,其中最后一位衣衫破烂、拐腿扶杖的那个人,你一定要拉紧他的衣服,求他指赐赠吉地一穴。”

      纪陆终于盼到了八月初八,于是他连夜赶程,于黎明时分就来到了大目溪桥头等候。待日晨已到,眼前一亮:真的出现了八位匆匆行人,果然最后一位衣服破烂,拐着腿扶了杖。纪陆忙着拉住那位拐腿老人的衣服紧紧不放,并跪下求情口口声声:“仙翁指赐赠给我吉地一穴”……拐腿人看似有心似之无奈地念着:“山上鸡公啼,山下鹿母生鹿仔;马若骑人鱼爬树,穴位定椿无差唉。”拐腿人念完此诗便问纪陆:“是谁叫你来。”纪陆诚实地说:“是屏南山地神指点。”话声刚落,拐腿人手挥一下,只听“啪啦”一声就不见了。

      当纪陆走到屏南山半山腰时,果然听到山顶有鹧鸪啼叫声,抬头一看阳日正天,不禁口里喃喃“鸡公日中啼”;要继续再行时,偶然又发现路边有一只母羊正在生羊仔,纪陆脱口而出:“这不就是鹿母生鹿仔吗?”于是,他快步赶回山宅,拿着香就来到土地庙,奇怪地发现土地神的“金身”歪了嘴巴!纪陆油然想起,早晨那位拐腿仙翁挥手“啪啦”一声,原来是打土地神的嘴巴。

      自此,纪陆将先祖的遗骨迁移到“穴地”,正好有一位老翁提着一只大鱼挂在树上,人坐在树下乘凉,看着周围环境,不禁赞颂:“此穴地脚踏两凤,背靠屏山,左右双将军,一剑保水尾”。此时,又有一位木匠师傅抬着一只鲁班马路过此地,接着话尾说:“妙!妙!此穴定乾坤,后代出贵人”。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已过了一春秋,纪陆的妻子有了身孕。

      一天晚上,屏南山霞光闪闪,纪陆的老伴生了一男孩!老来得子,夫妇俩高兴了好一阵子。第二天纪陆照样挑着一担满满的炭上市去卖。在街市上碰见了郑员外,郑员外忙问纪陆:“阿陆啊!你昨晚怎么不小心把山给着火哪!”纪说:“没有,昨晚好好的,怎有烧火呢?”郑员外急了:“唉!阿陆你老实人咋不说实话,昨晚那山顶火光闪闪,怎说不是着火呢?”纪说:“噢,那我不知。昨晚我老婆生小孩忙着哩!”郑员外一怔:“看来此子不是凡胎。”于是他就对纪陆说:“那山顶水冰地冷,又不方便,你搬到我府来住吧!”

      从此以后,纪陆一家三口搬到了郑府,郑员外对纪陆的孩子呵护有加。为了感谢郑员外,纪陆与郑员外商议,给小孩取两姓为名。于是就取了郑为姓纪作名,因而就有流传民间至今的郑纪出世的故事。               (林锦堂)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