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古代琉球和近代日本的妈祖诗咏

    古代琉球和近代日本的妈祖诗咏

      琉球国自明代起就是中国的藩属国,历任国王都派贡使来中国“朝贡”,中国则通过派册封使赴琉球宣诏“册封”,确认其国王的合法性。1879年,日本凭借武力吞并琉球国,并改地名为Okinawa(冲绳县),琉球至此亡国。古代琉球文化深受中华先进文化的影响,其国通行汉字,大部分书籍都以汉字写成。在明清两代,有不少琉球留学生来华学习,其中主要课程之一就是汉诗创作。因此,琉球汉诗自成体系,独具特色。在众诗人中,久米村明太祖所赐琉球“闽人三十六姓”后裔蔡大鼎是代表性诗人之一。蔡大鼎(1823—?),字汝霖,为琉球国大夫。他于清咸丰十年(1860)任琉球进贡通事(翻译官)出使中国,留闽三载。他不但精通汉诗,又喜游览山川名胜,在闽所作338首诗后来结集为《闽山游草》、《续闽山游草》,刊于同治十二年(1873)。蔡大鼎在往返中琉时,作有不少旅途纪行诗,在这些诗咏中,有多首作品涉及海神天妃的作品。如《明朝开船志喜》诗:

      朝宗永赖神明庇,万里沧溟莫误过。

      明日贡舟风送去,管弦喜唱太平歌。

      本诗说明当时琉球贡船出发前,要举行祈祭妈祖的仪式,并且配有音乐。

      又如《海上口占二首》之一:

      一经姑米风波险,舟子相惊祷告频。

      幸赖灵神时有应,风平浪息渡前津。

      本诗说明贡船从琉球首府那霸出发,经姑米岛时经历了风波之险,其时船夫向妈祖频仍祷告,终于“幸赖灵神”庇佑,“风平浪息”而得以驶进中国海域。诗咏不但点出贡船来华路线,且反映了妈祖信仰成为琉球使船海员们在海上航行的精神支柱。

      又如《恭逢天上圣母下天口占》云:

      黎明洒扫贡舟中,日暮恭迎自碧穹。

      尊敬神只蒙庇渥,平安往复喜无穷。

      本诗题下原有附记云:“咸丰十一年正月初四日晚。”亦即1861年2月13日。按蔡大鼎每年于腊月二十四和次年正月初四都要赋诗迎送妈祖上天、下天,而本年正月初四作者正以陈情都通事身份渡海来福建,故在贡船上口占此诗以迎妈祖下天。亦借以祈祷妈祖保佑贡舟的“平安往复”。

      又如《谢直库西铭氏招饮》诗:

      沙漠停舟祷顺风,榜人招饮喜新同。

      高歌互答潮侵岸,逸兴遄飞月挂空。

      恨记长江春涨绿,愁消满座醉颜红。

      往来安稳天妃庇,直达南闽一瞬中。

      由诗题和末联诗句可知,本诗是描述作者渡海来福建途中停舟“沙漠”(地名)向天妃祈祷顺风时,致谢贡舟“榜人”(驾船人)直库西铭招饮之作。 MoZoo.Net

      日本也是受汉文化深刻影响的国家,在日本的汉文学中,汉诗是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日本汉诗也是域外创作汉诗最多国家之一,但目前发现日本人所作诗词中,与天妃妈祖有关的作品,最早的亦只是清代后叶的。如关泽霞庵有《鹧鸪天?湖楼早起》词曰:

      镜面微茫天始明,有人早起倚窗棂。

      一奁鬟雾如香腻,半岸兰花吹气清。

      疏磬罢,淡烟生,天妃祠畔水盈盈。

      露荷珠碎风凌乱,疑是湘灵鼓瑟声。

      关泽霞庵(1854—1925),名清修,字士节,通称力藏,号花庵居士,日本羽后宫崎人,明治时期著名诗人。明治初在秋田椿台藩塾学诗,后至东京,与人共同创办“梦草诗社”。此后又参加多个诗社,创作汉文诗词。其《霞庵诗钞》一书附刻词作13阕。本词为作者处女词作之一,发表于日本明治十九年(1886)之《新新文诗》第13集,可见作于1886年之前,内容主要为写景抒情,词中的“天妃祠”可能指东京上野公园内的天妃祠。

      台湾于清光绪二十一年(1895)《中日马关条约》签订后被迫割让给日本,至民国三十四年(1945)光复止,这个时期通称“日据时期”。日据时期,日本殖民者为加强对台殖民统治,推行“皇民化”和“寺庙升天”运动,妄图以日本神道教和*******来取代台湾传统的民间宗教信仰,从而隔断台湾与祖国大陆的文化渊源关系。当时,许多宫庙和神像被列入弃毁名单,其中就包括“天上圣母”。但这些政策遭到台湾人民强烈抵制,妈祖信仰在台湾禁而不止,妈祖庙宇依然林立,民间祭神绕境、进香巡游活动依然活跃。这从当时一批在台日本文人的诗咏中也得到一定反映。如当时擅长汉诗的寓台日本人长盐军治作有《过沙防地系》诗曰:

      十载重来访旧知,闾门不改虎溪涘。

      喜看封植犹无恙,祠宇再成人展眉。

      本诗载作者之《剑潭余光》诗集,原题下注云:“明治四十二年作”,可见作于1909年。诗后也有注云:“立沙防计,前年冬,麦藔妈祖庙埋没沙中,深丈余,隆然为一丘。予栽草其上,村民作小龛,请道士祀之。去年再造,庙轮奂美胜昔日。盖为沙防奏功也。”按麦藔妈祖庙,即今台湾云林县麦藔乡拱范宫。清光绪二十四年(1898)被洪水冲沙埋没。1906年募缘重建,1908年建成。时作者见“祠宇再成”而作此诗。

      日据时期,也有一些寓台日本文人站在日本军国主义立场,为侵略唱赞歌。如久保得二的《胜本》就是这类作品:

      圣母祠前海色遥,乱云天末见盘雕。

      三韩今日为王土,无复长风送怒潮。

      久保得二(1875—1934),号天随,又自署秋碧吟庐主人。日本东京市人,毕业于东京帝国大学汉学科。大正四年(1915)七月起先后任日本递信省嘱托、陆军经理学校嘱托、大礼纪录编纂委员会嘱托、宫内省图书寮嘱托及图书寮编修官等。昭和四年(1929)四月,受聘为台北帝国大学文政学部东洋文学讲座教授。此诗题为《胜本》,意即胜利之本,暗寓胜利的日本。诗中借咏妈祖圣母祠之景,为日本1894年侵占朝鲜和1895年迫使清政府割让台湾唱颂歌。“三韩今日为王土,无复长风送怒潮”,表达的正是其得意心情。

      日据时期的台湾报刊亦常刊登日人诗作,其中亦有咏及妈祖者。如《台湾时报》1925年7月15日发表寓台日本诗人高岛愿(号曾川)的《观莲不忍池》一诗,诗中就及于天妃祠:

      满池莲发白兼红,红是廉溪白远公。

      窈窕天妃祠畔晓,看花又忆古人风。

      诗题的“不忍池”在日本东京上野恩赐公园内。宽永二年(1625)建宽永寺时所建,以在池上祀弁天神而著名。素以池中的莲花称着于世。则“天妃祠”在上野公园内。又如1944年4月9日台湾吟稿合刊诗报社《诗报》刊有梅村长光之《迎春词》(由4首不同韵七绝组成)云:

      卿云瑞气遍东方,战捷家家旭帜扬。

      增产农民循国策,相携耒耜插春秧。

      春满乾坤喜气生,连朝弦管响乡城。

      只缘醉罢屠苏酒,风俗随人急贺正。

      吹春箫鼓闹连村,少妇新妆个个浑。

      圣母庙前深下拜,者番酬得荐鸡豚。

      辛盘鱼脍味津津,蟹舍渔村集水滨。

      但愿春来风浪稳,一杯我欲酬江神。

      梅村长光(1892—?),日据时期寓台日本人,擅汉诗。作者于1942年11月在台湾《南方》杂志“诗坛”栏发表《五十述怀》七律,后有日人竹堂哲夫等作《敬和梅村长光先生五十述怀韵》以唱和,可见生于1892年。按当时日本侵华战争已进入尾声,台湾作为日本殖民地,备受苛勒之苦。作者却站在侵略者立场上,歪曲史实,描写歌舞升平,甚至以“卿云瑞气遍东方,战捷家家旭帜扬”来加以美化。尽管这些侵略者是“圣母庙前深下拜,者番酬得荐鸡豚”,但多行不义者,圣母妈祖是不会保佑的。1945年8月,抗战胜利,台湾结束自1895年以来的50年日本殖民统治,回归祖国。此后再也未见日本人在台湾发表汉诗。 妈祖网

      由上引之诗可知,外国人的妈祖诗咏,在妈祖文献中有其特殊意义,它们尚有待于我们去进一步挖掘,以使妈祖文化的研究更加深入。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