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丹斯里拿督童玉锦的传奇人生

    丹斯里拿督童玉锦的传奇人生

      □童家彬

    1.jpg

    2.jpg

      童玉锦家族发展的满家乐公寓,成为模范产业。

      “鄙意人生在世,最重要的是做一个有意义的人,对国家、社会、人群,作出一些贡献;否则,纵使是千万富翁,亦何足道矣!”丹斯里拿督童玉锦如是说,也如是做。

      这是一间马来西亚最大乡团组织——福建联合会总会长的办公室,房间陈设雅致,右侧墙上挂着总会长与前任首相敦马哈迪及时任首相拿督斯里阿都拉的合照。这间办公室的主人是福联会新任总会长、当时已是82岁高龄的丹斯里拿督童玉锦局绅。

      丹斯里拿督童玉锦,是马来西亚著名侨领,他的人生阅历既丰富又多姿,并带有点神秘的意味和传奇的色彩。

      艰苦创业:历经沧桑收获成功

      童玉锦,1924年出生于马来西亚吉隆坡,祖籍福建莆田华亭。童先生白手起家,在生意场上从一点一滴做起。他凭着诚实和信誉,凭着中国人特有的精明干练和吃苦耐劳,奠定了西马交通翘首的地位,并在屋业等领域也颇有建树,成为一个成功的创业者和成功的实业家。

      童玉锦的童年是不幸的。早年,为了谋生,他爷爷背井离乡,从家乡福建莆田,漂洋过海来到马来西亚,并定居于吉隆坡。但传至其父童敏时,家道依然衰弱,家境依旧贫寒。地瘦栽松柏,家贫子读书。为了生存,为了让知识改变命运,一家人省吃俭用,咬咬牙供童玉锦上学。1941年,日本入侵马来西亚,全马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常言道祸不单行,童玉锦的父亲和大哥相继去世,家庭经济是雪上加霜。身为家中老二的童玉锦,上有老母,下有一弟二妹,还有侄儿侄女。为了奉养母亲和维持一家人的生计,刚念初中一年级的童玉锦被迫辍学,小小年纪毅然扛起养家糊口的重担。

      童玉锦谋生的第一份工作是当三轮车夫。要知道,当年的马来西亚交通相对比较落后,三轮车是一种重要的不可或缺的交通工具,其乘客也大多是在马经商的中国人。于是他想,当三轮车夫也是不错的工作,拉一拉车就有钱收,就能给家里买米买面。可是人力车夫也是不好当,有一次,他碰到一个日本士兵,因为拒载而被殴打。据童先生回忆:“这个日本小兵,可能是个台湾人,他会讲中文,但是他不讲,他要讲日语,我们最怕是载日本小兵,我当时因为拒载他,结果被殴打一顿。”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告无条件投降,马来西亚的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童玉锦和所有的华人一样,也开始了新的生活,规划人生新的创业历程。这时的童玉锦凭着父亲留下的仅有一股股票,加入了位于吉隆坡十五碑的机合巴士有限公司。凭着华人刻苦耐劳、勤学好问和敢打爱拼的精神,童玉锦在机合巴士有限公司也崭露头角。他先是从基层做起,一步一个脚印,当过查票员,做过站长,再升任经理和董事经理,最后荣任公司的董事主席。此刻的童玉锦,从一个普通的“三轮车夫”成了“交通业界翘楚”,其才华表现得淋漓尽致。

      童玉锦在机合巴士,一干就是40多年。每每说到机合巴士,他总是露出自信的微笑。他说,开始我是怀着玩票心态,没想到公共巴士行业成为了他一生事业。他还诙谐地自嘲:“自己经营巴土事业,却从来没有成为巴士司机。自己能有今天是父亲的功劳。因为机合巴士是由我父亲童敏一手创办的。当时我虽然尚在念小学,但一路见证父亲努力创业、组织公司,有关情景至今历历在目。”是的,丹斯里童玉锦一生从事公共巴士行业,虽然已不直接参与巴土业务,但一直有人称他为“巴士车佬”。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马来西亚迎来了房地产业发展的高峰期,童玉锦抓住机遇,瞄准商机,转战房地产业。他与堂弟拿督童国模联手投资,成立了房地产开发公司,即阳光(Sunrise)发展公司。公司发展的理念是开发承建经营高档楼房公寓。比如,在吉隆坡开发的孟沙公寓、华联岭公寓、满家乐公寓等,都是社会津津乐道的高品质房地产。一时间,童玉锦这个阳光发展公司的董事主席,又成为大马房产业的翘楚。但童玉锦坦言,房地产是一个陌生的行业,转战房地产也是逼不得已的事,由于很多事情都不熟悉,需要靠别人带领,因此童玉锦得出一个结论:办事得找个诚实可靠的人。他所说的诚实可靠的人,指的是他的堂弟童国模以及整个团队,“也正是因为我的伙伴们都很好,大家目标一致,也带着我一起走。”

      值得一提的是,Sunrise取名为阳光,其实是出自童玉锦的主意,寓意业务像红日高升,而阳光也以红日作为标志。1996年,阳光公司在吉隆坡成功上市,市值大增。但上市才一年多,亚洲就爆发了金融风暴,它不但席卷泰国,也横扫马来西亚、新加坡、日本和韩国。但值得庆幸的是,童玉锦所持的公司所有股权,在亚洲金融风暴来临之前,就已宣布脱售。

      服务社团:无怨无悔竭尽全力

      童先生商务之余,从不忘记服务社会,举凡社会公益事业,他皆当仁不让,因得社会人士及同乡之景仰。为了扩大华人在马来西亚主流社会的影响,他开始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服务侨团上。今天,只要你翻阅马来西亚的华文报刊或华社的文史资料,就会发现,拿督童玉锦的名字与华社是紧紧地连在一起:1964年开始担任雪兰莪兴安会馆会长、名誉会长兼产业受托人;1990年担任马来西亚兴安总会总会长、名誉总会长兼顾问;1998年荣任马来西亚福建社团联合会总会长;2001年又荣任马来西亚七大乡团协调委员会主席(注:七大社团包括福联会、客联会、广联会、海南联合会、潮联会、广西联合会及三江总会),并连任两届。当时已年逾八十高龄的童先生,仍担当着马来西亚福建社团联合会总会长的重任。

      我们知道,服务社团,既需要热情,也需要能力,更需要奉献。早在1934年,雪兰莪自由车商会中的兴化同乡已酝酿组织乡会,由杨兆琰担任筹委会主席。发起人有姚金榜、王元勋、黄文棋、关龙金、彭玉珍,童玉锦的父亲童敏也是雪兰莪兴安会馆发起人之一。翌年,雪兰莪兴安会馆正式成立。幼年的童玉锦在父辈行为的耳濡目染下,对于乡亲、乡情也特别珍惜,对于团结、帮助的内涵也有朦胧的理解。36年后即1970年,童玉锦当选为雪隆兴安会馆会长时,也见证了会馆大厦的落成。从此的雪隆兴安会馆,又开始了新的历史篇章。按照童玉锦的话讲:“其实雪隆兴安会馆草创初期,人数约百来人,也因为人少的关系,所以大家都很齐心。大家主要从事脚踏车店、摩托店、汽车零件业,行业很集中,所以彼此来往都很亲密。俗话说,人心齐泰山移,华人团结比什么都重要。”

      “华人团结”这4个字,让童玉锦多年来任劳任怨为华团事务奔波,对此他只简短回答:“能为华社服务,是一种荣幸,我无怨无悔。”在服务社团中童老一直抱着一个理念:一个组织不可能只靠一个人成事。社团的发展要靠大家,要注重培养接班人。“这个世界不能说只有你,我可以,你不可以,很多人都可以的。是看你自己是否能牺牲。”

      童玉锦是马来西亚兴安总会的创始人之一。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为了联合全国各地福(清)莆(田)仙(游)社团,团结福莆仙同乡共谋福利,并促进文化慈善公益事业,童先生和同乡拿督林金树、徐福隆局绅,三人联袂日夜奔波,走遍东西马各个角落,号召筹组兴安总会。他们的呼号,他们的热诚,最终得到热烈的响应,全马兴安会馆都加入总会为会员,因此他们三位也被誉为“兴总三剑客”。他们创前人之所未创,真是令人倾服不已。直至今日,“三剑客”的传奇故事,还被当地华人、华社津津乐道之。

      四十年后,当年大马兴总的“三剑客”之一、后来已是大马兴总名誉总会长兼顾问丹斯里童玉锦,他动情地说,回首40年,他见证兴总的倡议及成立,至今仍对兴总怀有无比爱护和情感,绝非笔墨所能形容。为了表达童先生永与兴总同在并与大家共勉之情怀,在祝词的最后童先生还特地引用了泰戈尔的一句名言:“无论你走多么远,你的心总是和我们连在一起,无论黄昏的时候树影有多么长,它总是和树根连在一起。”

      华团工作繁琐,协调乡团事务就更加困难。可童玉锦先生在这个位置上游刃有余,不仅因其才干、能力,也因其人格、德行。成立于1957年的福建社团联合会(福联会),是马来西亚最大的社团之一,可该会一直没有一个永久的会址。童先生上任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建造福联会会所,让海外福建籍乡亲有一个“家”。会所从购地到动土、施工,他事事亲躬。为了筹措资金,他自己带头出钱,并亲自担任筹募会所基金会主席,率领同仁飞东马、跑西马,历时三个多月,实现了筹款目标。对此,乡贤们有口皆碑:“拿督童玉锦,他大公无私及服务精神,令人敬佩。”

      童玉锦常说,社团的发展关键是自身的努力,但也离不开社会的呵护,特别需要政府的支持和关注。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拿督童玉锦在马来西亚侨界和主流社会享有崇高的声望,凭着他个人的魅力,每次社团的重大活动,总是邀得宾朋满座,上至政府高官,下到地方政要。2004年8月20日,在福联会会所大厦的落成典礼上,前首相马哈迪蒂尔不但亲临祝贺主持开幕,而且还与童先生等乡贤一起拉响数十彩炮,共同祝愿:在新世纪到来之际,崭新的会所大厦能为全马福建同胞缔造新的历史丰碑。为此,马哈迪蒂尔在祝词中,高度赞赏在马福建人勤劳能干,为马来西亚共和共荣奉献的精神,已成为其他多元种族国家极力仿效学习的典范。

      童玉锦为人低调、办事高调,广受社会称颂。在排解纠纷中,他内方外圆,公平、公正,合情又合理,化干戈为玉帛,体现出极高的领导艺术。2001年,马来西亚首相署举办“首相与民同圆共庆冬至”活动,童玉锦联合了华人七大社团,组成协调委员会。委员会数度拜会前首相敦马哈迪,就华社关心的课题交换了意见,表达广大华人的合理诉求及愿望,为当局提供决策参考,有效地维护了华族的权益。童玉锦为此赢得华族的尊重。大家都评价说,童老钱不算最多,但最热心社团公益事业了!

      青年是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青年是社团的未来,为了壮大华社力量,吸引及鼓励更多的华裔青年才俊加入到华社大家庭,童先生鼓励并支持社团中的青年团组织根据青年的心理特点,开展丰富多彩的活动,像体育竞赛、绘画比赛、全国华青嘉年华、全国中学华语辩论赛等。有些活动还用他来冠名,比如:丹斯里拿督童玉锦局绅常年杯全国同乡羽毛球锦标赛、丹斯里拿督童玉锦杯校际男女团体乒乓邀请赛。

      这里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故事。曾任马来西亚雪隆华堂会长的颜清文,祖籍福建古田,是马来西亚著名华商华团领导人,在主流社会颇有地位。2004年颜清文因为一笔他担保的公司贷款的利息未还,遭联邦法院宣判破产。“他说我破产,等于没有名誉”,颜清文尝尽人情冷暖,并写下《破产百日记》。在《破产百日记》有这样一段话:“我和拿督童玉锦(福联会会长)认识是近十年的事,大家在社团工作上碰面和交流,没有生意和钱财来往。我非常敬佩他服务社团全力以赴、从不言倦的精神。我破产后不久,他为了安慰我特地请我吃饭,并约了福联会主要董事作陪。饭后,他拉我到旁边,告诉我,需要多少钱还债向他开口。我听了,感到非常欣慰:这一生能交上这么好而会欣赏我的人,令我感到自惭。”

      在马来西亚一份华文报刊上,一篇题为《为广大乡亲谋福利》的文章,概括了童玉锦服务社团的人生心路,现摘抄如下: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童玉锦从小就体味人生百态,也感受到乡亲的亲情和乡谊。所以,从生活略有好转的那一天起,他就开始投身于华人社团,为广大乡亲谋福利,反哺大家的点滴之恩。任何时候,只要社团需要,乡亲需要,他就挺身而出,从不计较个人得失。

      翻开童老服务社团的记录,我们发现,不论在兴安会馆或福联会任内,巧合的是,童老都是在非常时期挺身而出,主持大局,稳住了会务的发展,对同乡的团结,功不可没。例如:1969年,雪隆兴安会长王堂镕因病告假,即由童玉锦代行会长职权;1990年,兴总会长拿督林金树因健康关系辞呈,由童玉锦填补遗缺;2001年,福联会领导层人事有移动,童玉锦临危受命,出任会长;2001年,马来西亚7大乡团(马来西亚福联会、马来西亚潮联会、马来西亚客联会、马来西亚广联会、马来西亚海南联合会、马来西亚广西总会及马来西亚三江总会)拟组建全国乡团联合总会,但群龙无首,童玉锦出任7大乡团协调委员会主席。

      童玉锦先生长期服务社会、奉献社会,对国家做出了重大贡献,获得了全马社会的一致肯定。1976年荣膺马来西亚最高元首封赐AMN勋衔,1976年被雪兰莪苏丹封为太平局绅,1996年又被雪兰莪苏丹封赐DSSA拿督勋衔,2007年被马来西亚国王赐封“丹里斯拿督”称号。在获悉童玉锦被马来西亚国王赐封“丹里斯拿督”的第一时间,莆田市委统战部和莆田市海外联谊会就发去了贺信,祝贺他长期以来竭力促进居住地和祖籍地的交流合作,为居住地和祖籍地的共同繁荣发展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童玉锦先生对华社的执着也不因为岁数的增大而衰减。2012年11月30日马来西亚东方日报有篇专题报导《兴安总会名誉总会长兼顾问:丹斯里童玉锦》。这篇专题报导开头第一个标题是“老福建有情有义  童玉锦眷恋乡团重教育”。

      文章写道:“年过八旬理应在家享受天伦之乐,还活跃在职场和社团工作的,在华社当中丹斯里童玉锦要属其中一人。一个88岁高龄仍在办公室里忙碌的长者,即使卸下许多事业和社团的重担后,却还一直眷念社团工作的人,想必除了过人的毅力,也需要一些情感,尤其是对老乡的情怀。

      童玉锦的人生经历与成就,和马来西亚乡团有水乳交融关系,尤其是大马福建社团联合会总会及大马兴安会馆总会。他对本地福建人及福建省乡亲有着血浓于水的情怀,抱着兴安人就应该参加兴安会馆,老乡之间要互相帮忙的想法,这一投身就是一甲子。

      虽然他后来已退居幕后,但一些事情童玉锦还是亲力亲为。他戏称,“未来日子不懂会如何,现在是走一步算一步。”

      呵护华教:情有独钟

      丹斯里童玉锦出生在战乱时期,年少时经历第二次世界大战,在3年零8个月的日治时期,刚念初中一年级他被逼辍学。可是他一直没有忘记教育是民族的根本,因此积极推动华文教育工作。对于华文教育事业的发展童老可谓情有独钟。他身体力行,处处垂范,同样展示了侨领的风范。

      马来西亚华教主要集中在华小与独(立)中(学),这些以母语(华语)为主要教学载体的私立学校,也是宏扬中华文化的重要阵地。童先生时刻关注着华小与独中的健康发展,哪里有困难,他到哪里去解决;哪里有矛盾,他到哪里去排解。从学校领导层的团结,到教师队伍的稳定;从奖学金、助学金的募捐,到学校文化活动经费的筹措,无不倾注着他老人家的一腔心血。他多次呼吁乡贤应发扬炎黄子孙热心教育的优良传统,既要慷慨解囊,更要以直接或间接的实际行动,来参与华教事业的发展。记得2003年,当地政府要求华小要以英语替代母语来教学数理学科。为保存、争取华社母语教育的发展,童先生以七大乡团协调委员会主席和福联会会长的名义与其他华社侨领,一起拜会首相马哈迪,反映华社的立场和心声,使问题得以圆满解决。

      童玉锦有一句名言:知识可以改变一个民族的命运,教育可以提高一个民族的素质。因为童老深谙,教育是造就人才的摇篮。为了培养更多的高级人才,让更多的华人子弟接受高等教育,童先生在这方面也是不遗余力。当地的华人社团有一个心灵相通的规矩,几乎都成立大学贷学基金,其目的就是咨助那些贫困生,有机会进高等学府深造,庶免埋没英才。据童先生回忆,当年兴安总会为了成立大学贷学金,他和乡贤们带头出资,并奔波东西马各角落,吁请同乡大力捐输,慷慨解囊,集腋成裘,经过数年时间共筹集到上千万资金,为一大批家境清贫、品学兼优之莘莘学子,得入大学之门深造有路。自1976年兴总大学贷学金设立以来,迄今已培育了成千上万的大学生,许多已学成归来服务国家。身为吉隆坡中华独中董事长的他,依旧乐而不疲,每年捐出20万令吉给隆中华清寒子弟。同时还希望能成立一个隆中华独中百万令吉基金,协助更多的清寒子弟完成学业。前年,一家杂志举办《我爱独中》全国征文比赛,童玉锦二话不说,捐出一笔可观的数目,作为赛事活动和获奖者礼品的费用。不久前,他还给吉隆坡州立小学捐献了20万令吉的建校基金。童老解释说,“把金钱撒在需要的地方,是最大的快乐!我以前家庭贫困辍学,很遗憾,我要尽力让贫家子弟都能上完大学。”中学没念完的童老,对教育事业格外重视,他对华族教育事业的资助,是有口皆碑。

      为了在华教中有更多的发言权,童先生还潜心研究儒家教育思想。比如他在多次场合强调,知识教育固然重要,人文与道德素质教育同样重要,两者不可缺一。他说,现代世界各国所推行的五育:德、知、体、群、美,正是孔子所提倡的六艺:礼、乐、射、卸、书、数。他希望社会各界为了促进儿童身心、智能的健全发展,塑造完美的人生,多为他们举办一些健康的文娱活动,让社会充满祥和与温馨,使孩子在一片和平的环境下快乐成长。华文学校这些成功的“品德教育”理念,今天已被奉为典范,也被马来文学校广泛学习借鉴。

      2011年在吉隆坡中华独中中学开学典礼上,童老的致辞别有新意。他说:作为一所民办华文学校,吉隆坡中华独立中学已走过92年的风雨历程,目前已发展成为马来西亚规模最大的华文独立中学之一。距离2019年的百年校庆还有8年时间,但我们距离优越的国际水平学校还有一段路程,因此特别致力推动“成功是一种习惯”主题。这是因为思想决定习惯、习惯决定品德,而品德则决定命运与成败,让我们朝着一流国际学校的目标前进,建设成功的习惯。为了让梦想实现,我希望同学们要记住把握当下、成人才能成才、在学习上必须有实干与巧干,最后是爱拼才会赢。

      当人类进入21世纪,童老又有一个新的愿景,为了壮大中华独中,他设想以吉隆坡中华独中名义在关丹再创办一所分校。于是他精心策划,多方协调,以争取社会的广泛支持。童老还不顾80多岁的高龄,亲自到关丹去实地察看新校的选址。功夫不负有心人,关丹中华独中终于收到教育部的批文,批准创办。但童老对批文中的有关主要教学媒介语的选用表示异议。于是童老又召集相关人士联合签署一份文告,再次致函教育部,要求修改关丹中华独中批文,明确学校推行独中统一考试及主要教学媒介语为华文。

      马来西亚的华文教育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在异国他乡,中华文化之所以得以保存,而且开花结果,放射出灿烂的光芒,靠的是华人华侨虔诚的守卫,靠的是许多站在争取母语教育前线的领袖,他们是炎黄子孙的丰碑,是中华民族的自豪。

      在马来西亚,童老也算是公众人物,经常接受新闻媒体的采访。采访中,童老讲的最多的一是华社,二是华教。比如,在担任福联会会长位上,童老呼吁:热心教育是福建人的优良传统,但是热心教育的方式不应只局限在慷慨捐献上,更重要的是参与其中。福建乡贤应以直接或间接的实际行动参与教育事业,确保华小及独中的发展继续前进。在担任7大乡团协调委员会主席时,童老讲,我们要致力发挥乡会领导机构所能扮演的角色,与马华、华总、商联会及董教总紧密配合,谋求解决华教成长与发展的问题。而在担任吉隆坡中华独中董事长位上,童老指出:“虽然独中的处境如弃儿,但不能任由自生自灭,我们要靠华社的帮助支撑下去。华教是华族的根本,华社绝对不可轻言放弃支持独中。他希望华社继续支持独中,确保华教持续发展,进而维护华族的根本。”

      马来西亚的华文教育,在东南亚乃至全世界首屈一指,是除中国大陆、港澳台地区以外唯一拥有小学、中学、大专完整华文教育体系的国家。但由于种种的原因,马来西亚的华文教育长期都受到政府相关政策的制约,特别是独中的办学经费,几乎很难得到政府的资助。为了华教事业,一代又一代的马来西亚华人和华社进行了长期不懈的抗争,他们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支持华小和独中的生存与发展。大马华文教育薪火相传,生生不息,之所以能有今天的发展,它凝聚了马华各政党和一批经济实力雄厚、热心华文教育的华社同乡的满腔心血。也正是有一大批像丹斯里童玉锦那样的有识之士,他们历尽磨难,自强不息,在艰难的环境中不屈不饶,为争取民族利益、保存华语教育而奋斗,他们是马来西亚华文教育独树一帜的重要原因之一,更是海外华文教育的骄傲。这也印证了“先贤渡海南来,生聚蕃息,为使中华文化薪火不灭,乃不畏艰难,兴学办校,以图继往开来,作育英才。”

      心系桑梓:一往情深

      童先生虽是海外出生,但他对祖籍国——中国却有一种难割的情怀。孩提时,母亲给他讲家乡的故事,什么“嫦娥奔月”“牛郎织女”,什么“苏武牧羊”“岳飞尽忠”;学生时代,他上的是华文学校,受到的是中华文化的熏陶。“中国、长城、黄河、长江;福建、莆田、故乡……”这些遥远又亲切的名字,从小就在他的脑海中萦绕。当改革开放的春风打开了中国的国门,童先生终于踏上了故乡的土地。面对着欢迎的父老乡亲,他无限深情地感叹:“故乡,我日夜思念的故乡,海外游子回来了!”

      大凡能与童先生相处,是一种乐趣;若能亲聆童先生讲话,更是一种艺术享受。拿督童是公认的语言天才,英语、马来语和印度语,是他的看家本领;说起汉语,他是流畅标准;至于难讲难懂的莆仙方言,他说的是地道加味道;此外,他还能用闽南话、客家话、福州话等,与你侃侃而谈。特别是童先生语言,内容相当丰富,幽默中带着浓浓的乡音,渊博里激荡着中华魂。什么唐诗、宋词、元曲,什么孔子、屈原、林则徐,他无所不晓,讲起来是津津有味。倘若讲到家乡的人文典故,他更是如数家珍,滔滔不绝。什么“壶山致雨”“木兰春涨”,什么“抓也十八、捧也十八”,什么“蔡襄、江春霖”,什么“妈祖、钱四娘”……当人们以惊叹的目光看着他时,他会显得十分自豪:“别看我是海外游子,我也是莆田人。”

      正是这浓浓的故乡情结,童先生不但自己捐巨资,支持家乡的社会公益事业;而且还以自己的影响力,激励海外乡亲出钱出力,为家乡的建设多做贡献。那新建的华亭华侨医院、那新盖的故乡小学的教学大楼、那新修的通往故乡宽敞的水泥大道……将永远铭记拿督童玉锦与海外乡亲的芳名。

      正是这浓浓的故乡情结,童先生每次返乡,只要有机会,都要带一批海外亲族成员回来省亲、会亲,寻根、谒祖。其目的是让他们不忘故土,避免亲情联系断层。前些年,童先生还带着全家到北京、上海去旅游观光,为的是让儿女孙辈们从万里长城的英姿和故宫的宏伟建筑中,去领略中华民族悠久的历史文明;从浦东的沧桑巨变,去感受中华民族现代文明的铿锵脚步。也正是这浓浓的故乡情结,童先生甚至还要求远在英国牛津大学和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求学的孙子辈们,每月必须用中文给他写信,否则,就“断绝”他们的生活经费。

      拿督童玉锦有自己公司的业务,又身兼社团要职,公务十分繁忙。但只要家乡有什么重大活动,他总是抽空回来参与。近几年,他多次率团参加“世界福建同乡恳亲大会”“世界兴安同乡恳亲会”及各种的经贸商品交易会。同时,他还受聘担任中国国际贸易促进会常务理事。在问起童先生多年来任劳任怨为侨界奔波,是否觉得太累,觉得付出大多?他的回答是:“能为华社服务,能为家乡做点贡献,是一种荣幸,我无怨无悔。”

      为促进中马友谊和加强两国人民的往来,童先生还是一位出色的民间外交家。在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馆,童先生是一个熟悉的名字。他与我国驻马大使不但有工作上的联系,而且还有私人上的交往。大使馆举行的一些重大宴会,诸如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庆招待会和中国国家领导人访问马来西亚欢迎宴会,经常可见到童先生的身影。2004年中国第九任驻马大使胡正跃离任前,还特地给童先生写了一封亲笔信:“感谢您对我工作的支持和对中马友谊事业的贡献。”也就是这一年5月,在北京马来西亚新任首相阿都拉率团来参加中马两国建交30周年庆典活动。在代表团成员中,活跃着一位身材修长、衣着得体、风度儒雅的长者,他——就是马来西亚著名的侨领丹斯里拿督童玉锦先生。

      童先生每年还要接待多批来自国内的代表团、考察团,同时参加中国举办的一些重大活动。2002年9月,童先生以马来西亚福建社团联合会会长的身份,参加在福建厦门举办的第六届中国投资贸易洽谈会,时任福建省省长习近平,在厦门悦华酒店会见了前来参会的童玉锦会长一行。2006年6月12日-16日,时任福建省委书记卢展工,率领福建代表团访问马来西亚。回忆这件往事,他无不动情地说:“从一踏上马来西亚的土地,我们就感受到海外华人对家乡、对祖籍国的感情。尤其是福联会会长童玉锦先生,82岁高龄,从我们到达马来西亚的那一刻开始,就全程陪同代表团,怎不令人感动!”

      面对祖籍国,面对故乡,童老总是一往情深,感慨万千。他说:“风沙吹老了岁月,吹不老我们的思念”。在一次聚会上,老人用一句自撰的格句,表达了对故乡的感情:“月是家乡的圆,水是家乡的甜,人是家乡的亲,情是家乡的浓。”

      丹斯里拿督童玉锦是一位与时俱进,善于总结、善于思考的人,“活到老学到老”是他的人生座右铭。面对知识经济的强力挑战,他敏锐地感悟到,当今世界要想提高族群和社团的生存与竞争能力,惟有提倡教育及推动终身学习活动。特别是现代的年轻人,不知“苦”的滋味,缺乏前辈们打拼奋斗的创业精神,如果不努力学习,就会被别人抛在后头,因此终身学习的目标方向尤为重要。在童先生的倡议下,福联会在华社中率先开展了终身学习活动。对整个学习活动的计划、内容和形式,他不但认真地参与策划和组织;而且,在《福联——自立》终身学习运动推展礼上,自己还亲自上台发表演讲。马华总会长黄家定是这样评价童玉锦的:“虽然只接受初中教育,可是,他的成就和服务社会的干劲,及不断学习的精神,是值得大家借鉴的。”

      “鄙意人生在世,最重要的是做一个有意义的人,对国家、社会、人群,作出一些贡献;否则,纵使是千万富翁,亦何足道矣!”丹斯里拿督童玉锦如是说,也如是做。这,正是海外游子发自肺腑的心语,更是一代侨领高高飘扬的旗帜。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