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文化综合>这里的古民居、古村落会说话

    这里的古民居、古村落会说话

    1 (1).jpg

      埭头镇艰苦奋斗馆  林爱玲 摄

    2 (1).jpg

      珠江村三座厝  林爱玲 摄

    3 (1).jpg

      埭头镇汀港村民俗馆  林爱玲 摄

      每一座古建筑都是凝固的记忆,每一个传统村落都是一部厚厚的历史。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中明确提出,要“深入挖掘、继承创新优秀传统乡土文化,把保护传承和开发利用结合起来,赋予中华农耕文明新的时代内涵”。

      摸清家底,建立“三农”文化遗产数据库;开展乡土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加强文化遗产与乡村旅游融合,讲好农村故事……近年来,秀屿区通过整体规划、重点保护、活态保护相结合的方式留住乡愁、呈现乡愁,同时通过多元化投入、多价值挖掘的利用体系,让古民居、古村落开口说话、落地成诗。

      普查:穿针引线,摸清遗产家底

      “小屿在海中,潮退有石桥可渡,上有小屿巡检司,居民约千余家,皆以渔为业。”明《兴化府志》卷七载有秀屿的历史印记。明嘉靖时期的倭患、清初的截界使其几度兴废,而后作为莆田沿海的商埠中心和交通枢纽,崛起了如今的美丽秀屿港。

      追往来,知兴替,乡愁中凝结着的海水味刻在古建、古厝上。2019年6月,笏石镇被列为省级历史文化名镇,平海村被列入第五批中国传统村落;近3年秀屿区新增壶南祠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珠江林氏民居、港南杨氏墓、石城林氏民居等6处市级文物保护单位,丰荣书社等20处区级文物保护单位。

      给历史文化遗产“上户口”,一是行动,二是机制保障。

      去年12月,秀屿区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的通知》,要求采取“统一普查、联合审查,按法定程序认定公布”的方法,在全区范围内开展历史文化遗产普查认定工作。随即,秀屿区进入为期一个多月的“考古季”。

      普查,是考古的第一步。这一步,秀屿区走的是绣花针路线:对文物建筑、历史建筑、传统风貌建筑(含50年以上建筑),古树名木、古井、古牌坊、古碑、古桥、古渡、古道及其他文物古迹等全面登记、建档,按四个阶段走。

      第一阶段,对区域内已开工的城市更新改造项目涉及的历史文化遗产全面普查,紧急且必要地从城市发展的齿轮下挖宝;第二阶段,排查即将开工建设的项目区域;第三阶段,对区域内的历史文化遗产进行全面普查,汇总整理,归档建库;第四阶段,评估、论证、挂牌。

      结束第三阶段全区历史文化遗产大筛查后,在不包括现有已认定公布文物建筑、历史建筑的情况下,共计发现2004处50年以上建筑及82处历史文化要素点。今年1月28日,秀屿区对高铁南核心片区等9个片区历史文化遗产普查认定结果进行公示,推荐9处为历史建筑、30处为传统风貌建筑、2株为古树预备资源、1处古渡槽为历史环境要素保护建议名录。

      “守住家底重在护,当前,秀屿区正稳步实施有价值的古民居普查工作,将结果登记造册,然后按轻重缓急制订出保护、修缮和开发的规划,再逐步地加以实施,保护那段能看得见、摸得着的老百姓自己的历史,使古民居在文化建设中发挥更大的作用。”秀屿区文旅局局长钱凯说。

      保护:讲好故事,复活历史基因

      夯石为基,垒土为墙,取杉为架,用瓦护顶,错砖镇瓦,三座屋厝相连贯通,占地2805平方米的大厝,外人入之如迷宫,族人亲仁而善邻,古厝留存至今令人称奇。历史过眼云烟,惟余旧宅证史实。

      坐落于秀屿区东峤镇珠江村宫前自然村的三座厝,由经营药业和兼办榨油坊发家的林恒出、林其兰父子于1845年始建中座。其后20年间,三座厝经扩建前座、后座及外院,组成完整的三座厝建筑群。

      “这里最多曾生活着百余个族人,到我已是第五代了。”今年60岁的林剑豪回忆幼时生活在古厝的场景说,一家七八口人住两间房,兄弟几个挤在阁楼上,虽然简陋却很热闹。每年闹元宵,就数林氏三座厝的供桌最大,供品展示时间最久。20多年前,族人陆续搬离破旧的三座厝,但老宅并未蒙尘。

      除了族人同心同德梳理古厝源流,不间断对其抢修,三座厝的另一层身份让它随着时代发展的脚步愈发闪亮——邓子恢革命活动遗址、解放莆田城时飘扬在古谯楼上第一面五星红旗的诞生地。

      1927年7月,共产党人陈兆芳、吴承斌住在珠江村党支部委员林文忠三座厝家中,点燃了革命圣火。同年,在三座厝成立中共珠江支部。此后,三座厝留下邓子恢、黄国璋、张伯庭、曾镜冰、苏华等人的革命足迹。作为莆田沿海最早的革命据点之一,三座厝走出了林汝楠、林汝梁、林焕章、林文忠等30多位革命先贤,其中有6位族亲为革命牺牲。

      古厝忆忠骨,保护珠江林氏古民居,当地政府选择讲好三座厝故事。2018年,秀屿区把三座厝列为文化保护单位,区镇两级政府对红色遗存的保护给予重视;2020年规划投入130多万元进行古厝修缮。眼下,三座厝正在实施地面、墙体、门窗修缮。东峤镇工作人员介绍,修缮升级后将围绕三座厝发展史、红色教育、党史教育、民俗文化等方面进行场馆布置,预计于7月开馆。

      红色基因激活三座厝,挖掘古民居背后的故事,是秀屿区做好历史文物遗迹普查后半篇文章的重要内容。近年来,秀屿区通过留住乡愁、呈现乡愁方式,让古民居“开口说话”。目前,该区对乡村的张氏民居、林氏民居、林氏祠堂、王氏小楼、传统民房的房屋、埕院进行修缮,活化利用;把汀港特色民居建设成汀港民俗馆,展示汀港村的风土人情,人气颇旺……

      利用:打捞共鸣,展陈乡土文化

      巨石上架起人工天河,渠道上再架渠道,水库里套着小水库……上世纪50年代末至70年代初,秀屿区埭头辖区为改变十年九旱的现状,开工围海筑堤,建设水库,当地人民手推肩挑,凿山挖石,留下了艰苦创业的壮丽诗篇。

      2019年,埭头镇汀港山脚下,一座古朴素雅、饱经风霜的旧石厝与当年的创业渠遥相呼应。闲置的旧民居被改造成为埭头艰苦奋斗主题馆,于当年9月开馆。“围垦大业”“建库丰碑”“引水传奇”“修堤壮举”等12个展区各具特色,在凝固的石头上书写流动的乡愁诗。

      今年65岁的热心村民林文彬说:“关于乡愁记忆,更精彩的还属汀港民俗馆。”由一座融合南洋建筑风格的“五间厢”改造而成、占地388平方米的汀港民俗馆,精心还原了一处莆仙经典农家小院,共设红色记忆、票证标花、农家起居、农耕器具、粮食加工、渔业生产等15个展区,展品达2万多件。林文彬说:“展品都是村民自发送过来的,集中展出。”

      近年来,奇石遍布的汀港村变身网红打卡地,离不开这些引起人们生活共鸣的民俗馆、纪念馆。2016年以来,镇里围绕保护一批古厝,提升展陈水平,持续建阵地造实景,探索活化利用闲置资源的新思路、新模式,形成点线结合的文化展陈体系,系统呈现埭头独特的乡土文化。

      保护利用土味资源,放在振兴乡村休闲旅游大盘中,埭头镇把规划时间拉长、框架拉大,聚合成势,社会效益开始显现。单点保护,合理利用,规模规划,盘活古民居、古建筑是救急也是升级。眼下,省级历史文化名镇笏石镇、第五批中国传统村落平海村同样在大盘中。

      “历史文化名镇笏石镇的改造核心区在于拥有400年历史的笏石集镇,如今的古街商业区,大街接小街、小街藏小道的八卦形制味道足;楼、窗等风貌保持尚完整,古厝密集;下店上宅的商住模式风格独特。”钱凯介绍,笏石镇省级历史文化名镇保护规划已通过市局专家论证,目前已报省级部门审查。

      针对中国传统村落平海村的规划,以实施改善提升工程为主。据悉,去年,秀屿区计划总投资128.8万元实施提升工程,包含平海卫城南门遗址修复及文物修缮保护、平海传统村落街巷整治及路标建设、朝阳石刻景观工程等。

      行动和规划都有,只待一阵东风。立足特色民俗、蓝色海洋、绿色山水、金色沙滩、银色饰品、白色盐场等优势,秀美秀屿正筑牢文脉秀屿根基,让乡愁文化吹遍,落地成诗。福建日报全媒体记者 林爱玲 通讯员 刘金通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