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旅游>重游枫叶塘

    重游枫叶塘

      □黄铭洪

      6年前,慕名游览网红之地东圳水库枫叶塘。那斑斓曾在心里留下深刻印象。每当冬至时节,会念想,那里的枫叶又红了吗?冬至之后,带着悬念,重游枫叶塘。

      走上东部库滨公路,看圳湖映碧依然,群山峥嵘依然。最引我注目的变化是,公路下的库滨缓冲地带被比一人高的铁丝护栏封闭了,藤蔓纠缠着,芦苇花穗搖晃着,保护饮水源的条例、通告、公示等悬挂着……

      走着看着,一个高大路标,是先前没见的,有蓝底白字:“枫叶塘”。到了枫叶塘地段,寻找去枫叶塘的路口,居然没有找到,來回寻觅,终于认出来了,路口被一个大铁门关着,那左扇门里套着小门虚掩着,斗胆推开,走进路口。

      冬至间枫叶塘的多彩,不单纯由枫树渲染,是众多草木的集体创作。

      山坡上的山乌桕,有老有幼,叶子橄榄形,三个指头大小,有的满树青绿色,有的绿中透红,更有那满枝通红的,尤为红艳可爱,远远看去,仿佛火烧火燎。叶子落得早的枝头大抵光秃了,鸟儿正在啄食留在枝头的果实,在碧水远山背景间,分明是一幅幅山水画。

      特立不群的乔木油桐树,光滑的灰色树干,粗壮的简洁枝条。初夏油桐开花,满株洁白花穗,一阵轻风吹拂,花絮纷飞,宛如飘雪,令人陶醉。而在这冬至之际,叶子也醒目,本来卵圆形的叶片,长成鸭爪状,色彩多变,浅黄的、金黄的、焦黄的……给枫叶塘库滨山坡添加迷人色调,也是那么灿烂耀目!

      行到低处,踏向水边,碧水退得远远的,裸露出赭红色的涘滩、渚洲;几个石头垒成的迷你柴火灶,谁曾在此野炊;库水水位不断退却,渚洲上留下一层层清晰的水位线;库水枯落地段,已经绿草萋萋。草丛间有5、6只乌鸦,警惕地行注目礼,看我缓缓渐近,展翅而去,白颈黑翅分明,哇哇鸣声在碧水之上回荡……6年前初临此地,也邂逅一群乌鸦,我的身影曾使它们惊飞,而它们鸣声让我心悚然。今又不期而遇,其声悠昂,那么耳熟,我正该问候,可是故“友”重逢?我玩自己的,无意冒犯,唉,怎么惊慌飞去,是忧患意识让它们不自在?

      乌鸦飞向一片枫树林去,我知道那里有数十棵高大的枫树,枫林下有不知何名的园子,我称之“枫叶园”。园中有楼房、停车场,说预约可提供餐饮、野炊、娱乐等服务。我走近枫叶园,又是大锁看门。透过铁栅栏看园中光景,静悄悄的,枫树枝头稀疏的叶子“红似二月花”,风过叶落,飘飘洒洒。凋落的枫叶覆盖着通行道,堆积在休闲场,浮泛在水池上……不由联想“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的诗句来。

      那楼房大厅门上本来挂着木板做的框式对联,黑底板上刻着阳文的白字:“碧谷观鱼戏,青云羡鸟飞。——某某书” 横批:“自在——某某题”。这“某某”是莆籍的著名作家和书法家啊!能让一位名人出手,可见这枫叶园主不寻常。对联的内容耐人寻味,鱼儿自由游戏碧水,鸟儿自在翱翔蓝天,不仅是枫叶塘美丽风光的写照,也流露着老板追求生意发展能如鱼得水、像鸟高飞的美好梦想;隐隐示意书法家对主人能够无拘无束顺利发达的祝愿。

      可惜,现在,一个幽清的碧谷小园锁闭了,对联已经不见了,原先树林下的桌、椅等服务设施全撤掉了……枫叶园没有达到“自在”愿景。

      这些年来,莆田出现多少欣欣向荣的休闲旅游空间,西隐亭飞瀑、蒜溪休闲景光、崇福村秋水谷……而靠近市区、得天独厚的枫叶园怎么才开始就偃旗息鼓不“自在”了呢?离开枫叶园,行走在湖滨公路,看到多处“饮用水水源,一级保护区”公示牌,我明白枫叶园不再“自在”的緣由了!

      东圳水库是涉及莆田数百万人的大水缸,身临其境,就存在我与众人,自己与他人,自在与他在的联系。诸如此类的“鱼戏”“鸟飞”般的任性“自在”,人所羡慕,但是,公众利益当前,每一个人都应该摆正“自在”与“他在”的位次!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