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莆仙方言保护工程(71-80)

    莆仙方言保护工程(71-80)

      □郑国贤

      莆仙方言保护工程(71)

      比牛黄更黄的黄。

      著作权属林成彬(民俗专家——莆田电视台字幕),年轻时(三个孩子的父亲)一杂文标题。

      释义:牛黄性冷,是消炎良药。然是药三分毒,何况‘更黄’,则剧毒了。杂文谈药,剑指人,‘更黄之黄’,指其同事黄永亨(莆田市作协一届副主席,已故)。

      此语由今闲先生在《莆田杂文界》发文婉转批评方言释文不准确而起,我的回答是:我界外腔啊!

      莆仙方言保护工程(72)

      摸屌的八使厄。

      释文:摸屌——比喻最简单的事,职责之内的事。的——都。八使厄——做不了,不够资格。

      例子:我曾经在莆田市政府大院三号楼1~2层楼梯上听一位局长如此评价副局长。

      莆仙方言保护工程(73)

      屌鸟屿。

      故事:吾乡货船,南至潮汕,北到南通、镇江。暑假,一小学生随父北航,船出石城鼻,大屿、笠哆(应为石旁,但无字,因以代之。下同)、乌哆头、后青屿、糖屿、海山(即平潭)、梅花、麦勇(即马祖)、连江鼻、沙埕鼻、俞山岛……小学生好奇,逢山必问;船老大有问必答。入夜,海天昏濛,小学生指一山角问:那叫什么?船老大烦了,答:屌鸟屿!

      货船返航至此,夜雾弥天,从船老大到船夫均莫辨方位,正焦急的互相责备时,小学生高叫:这不是屌鸟屿吗!

      庆幸小学生生活在毛泽东时代,心明眼亮,要是现在戴眼镜上网课的学生,这条船就没这么幸运了!

      莆仙方言保护工程(74)

      吃厝瓦片。吃厝租。

      释文:厝——房子。指本职主业弄得一塌糊涂,只靠房租过日子。往往用来形容败家子。

      时代变了,现在靠房租过日子,被人羡慕,成了成功人士!令我惊讶的是,老北京介绍莆商,脱口而出:‘吃瓦片!’我不再研究什么汉语古音的同源,只能说现实是语言存废最强的动因。

      十几年前,我就发现‘电话’这一词组,莆仙话与日语完全一样。电话的发明仅百年,而电与话的出现应该在5000年以上。这就是原因。

      莆仙方言保护工程(75)

      温汤羊肉。

      释文:即酒家餐桌上的白切羊肉。但做法不同:普通酒家白水煮熟切片即可。仙游是把羊肉切成大块煮了,装入高度白酒的陶罐,闭封窑藏后,取出切片,再上桌。因称‘温汤羊肉’。

      1990年代,莆田市政府、市政协各出一本莆仙风味《菜谱》,称这道菜为昔国民革命军旅长林寿国所创(林曾为屠夫)。错矣!

      这道菜以‘温羊美酒’出现于西门庆给蔡京的贺寿礼单中。《金瓶梅》写于明朝,作者若有依据,则这菜便是蔡京父子传回故乡的;若系虚构,则这菜首创于明朝,就不是仙游名菜,当属鲁菜(清河县,现属河北省)。

      莆仙方言保护工程(76)

      顶厅拴裤,骂下厅货斗。

      释文:顶厅——住在北屋的主妇。下厅——住在厢房的女人。两者的关系往往是妯娌,或妻与妾。拴裤——刚送走野汉子,把裤子提起来。货斗——破鞋。

      莆仙话另有:‘七不笑八’,较文明。直译可为:泼妇骂街,贼喊捉贼,恶人先告状,口水仗……但都不如吾莆语言——生动形象,吾莆人物——专家学者啊!

      莆仙方言保护工程(77)

      教犁,教耙,黄使教儿做老爸。

      释文:教犁教耙——教使用农具,泛指教农活。黄使——不需要。做老爸——此处老不是老的意思,老爸等同父亲。做老爸——造人也。

      如今这话不灵了:父亲不用教的事,转给了生育专科医生了。医生门口,‘排队搭架’,每个医生中午吃盒快餐,看到下午,还是限了号的。

      厦门作家陈慧瑛告诉我:厦门此科门诊,也是场面隆重!

      莆仙方言保护工程(78)

      利用功,利不堪。

      释文:利——越是。不堪——效果很差,或弄砸了。

      与‘有工有夫’恰好相反。说明莆仙方言不是单一的思维方式,同样是复杂多向的。

      不堪与普通话意思完全相同。此句比‘事倍功半’则更进一步,可谓:事倍功无!

      莆仙方言保护工程(79)

      嘴嘻给石狮一下。

      释文:嘻——笑。给——像。一下——一样。意译:喜形于色。

      莆仙方言保护工程(80)

      七村(枪)九(狗)连长,

      站岗喊无人。

      释文:村与枪、九与狗皆谐音,贬损之意尽在其中。语出全民皆兵的1960年代。

      例子不胜枚举:眼前主席、副主席、名誉主席多,却难得有人掏钱买本书,不见有人用嘴巴唱一首新歌。——音乐家自己可能都不会唱自己的歌:我从未见过听过!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